廖亦武:灵魂战争

廖亦武 來稿

柏林进入天昏地暗的隆冬,才短短幾日,就發生三件大事:王怡抓了,孟浪死了,我的書被扔進垃圾桶。

王怡和孟浪都是我的故友,提起他們,一言難盡。王怡後來做了秋雨聖約教會的牧師,在最近的一次布道中,他說:“這個國家正在發起一場對靈魂的戰爭,這是最重要的一場戰爭……但他們卻為自己樹立了一個永遠不可能被關押,永遠不可能被毀滅,永遠不可能被降服被征服的一個敵人,這就是人的靈魂……所以他们注定要失败……”

 

ab

 

接著他提到靈性的生活,提到沒有靈性的生活是如此沒有尊嚴。他强调:“正因为灵性的生活是人类生活的本质,正因為基督信仰是我們最不能失去的、寶貴的、甚至是我們這些罪人唯一擁有的財富,所以當這個國家要來奪走我們的唯一財富之際,求主讓聖靈充滿我們,阿門。求主讓我們不但如此,還讓我們用我們的受逼迫,向中國社會傳達一個受逼迫的福音,讓他們來拷問他們的價值幾何?在這樣一個專制的、金錢的、絕對權力的統治下,他們的尊嚴、體面、自由到底在那裏……”

王怡因此被定为“顛覆國家政權罪”,等待他的刑期也許不會低於同一罪名的劉曉波,但他作為殉道者的榮耀,我預言,絕不會低於劉曉波。

王怡最看重的“靈性的生活”,也是多年流亡的孟浪的生活,共產黨一再用鎮壓和收買,從一個個中國人的身上剝奪去的生活。

有人在演唱孟浪的詩句:“一個孩子在天上。”太朦朧、太浪漫,令人想起多年前的顧城。可孟浪還寫過“連朝霞也是陳腐的”,所以他將徘徊在我們這代人中間,揮之不去。

最後是許多勞改倖存者的回憶錄,也包括我的《中國冤案錄》,被美國華盛頓勞改基金會的繼任者們扔進垃圾桶,卻被魏京生基金會的黃慈萍和張菁偶然發現——這是被王怡牧師提到的、被詩人孟浪餞行至死的“靈性生活”被毀壞的證明,卻發生在自由世界,發生在極少有人看書的海外民運圈兒。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