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邮踢爆美国权威智库布鲁金斯收了钱为华为好话说尽


上海一家购物中心附近的华为公司 2018年12月6日
路透社


华为虽然被美国政府视为“生人勿近”的一家中国私营电信企业,但美国最权威之一的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根据华盛顿邮报一篇专栏报道,不但收取华为大笔的捐助,而且还为华为好话说尽。

美国亚洲协会旗下中美关系资深学者费希(Isaac Stone Fish)在华邮撰文指出,布鲁金斯去年7月发表一分题为《安全城市创意的好处和最佳做法》的报告,里面包括了一个个案参考,以非洲肯尼亚首府奈洛比(又译内罗比)和中国的辽宁为例。

 

费希的文章指出,布鲁金斯的报告刻意不提为上述两个“例子”城市提供科技设施的,正好是备受非议的中国电信企业华为,报告的意思显然有意指出,安全城市的设施,非华为所提供莫属。布鲁金斯这份报告确实在末段提到:“这份报告得到华为慷慨的大力支持。”换言之,布鲁金斯在一份由华为赞助的报告中,大肆褒扬华为的科技。

 

文章指出,尽管布鲁金斯副会长坚持,该研究所对赞助者有严谨的指引,“布鲁金斯不会接受意图削弱研究学者独立性或其他意图施展影响力的捐款或赞助者”,但布鲁金斯这次与华为的关系,确实涉嫌利益冲突的问题,尤其是华为一直被美国视为一家麻烦而有问题的企业。华为的财务总长孟晚舟12月5日就因为涉嫌违反伊朗制裁,在美国要求下被加拿大当局拘捕等候引渡。

 

这个行动不但加深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关系紧张,并凸显了为什么美国处处对华为予以防范。2018年5月,美国国防部建议美国军事基地的商店停止出售华为和中兴生产的手机,因为它们或“构成不可接受的风险”。

 

文章引述布鲁金斯的年报指出,从2016年7月至2018年6月,华为透过旗下的美国子公司FutureWei科技公司,向布鲁金斯研究所捐出至少30万美元。研究所的副会长强调,为了秉承该所对透明度承诺,华为对该所的捐助都反映在2018年、2017年和2013年的年报之中,而华为只在上述年度向布鲁金斯提出捐助。然而文章却踢爆,华为在2012至2013年间,向布鲁金斯分别捐出10万和24万9千美元。

 

文章进一步指出,撰写上述安全城市报告的学者是韦斯特(Darrell West),韦是布鲁金斯的副会长以及旗下科技创意中心的创办主任。韦之前是布朗大学教授,曾经出过19本书,是一个备受尊敬的科技政策、私隐和安全事务专家,但韦斯特与华为之间的关系,引发这位学者的独立性,并同时反映了中国对美国主要智库的全面影响力。文章作者费希曾多次试图接触韦斯特,但韦拒绝回应。

 

文章又指出,韦斯特在2008年加入布鲁金斯,他与华为之间的关系可追溯到2012年。根据华为的官网,韦斯特当时出席华为在巴塞罗那举办的一次座谈会,主讲有关宽频的议题。而根据韦斯特在2014年所撰写、布鲁金斯出版的《亿万富豪:上层社会的折射》一书,韦斯特在一次科技研究会上认识华为的创办人任正非。尽管多数的报道都形容任正非是一个低调的人,但韦斯特在书中形容任是一个“迷人、优雅和有趣”的人。

 

2014年,韦斯特又出席华为在米兰主办“华为创意日”,并发表演说。在同一时候,美国政府已经差不多禁绝华为所有的产品在美国市场出售,而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在2012年10月的报告中,已经指控华为是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但在米兰的那一次会议上,韦斯特却站在华为的一方,声称“我认为华为被美国政府单挑出来,是不公平和反效果的”。韦斯特2016年亦出席华为在巴黎举办的第四届“欧洲创意日”。

 

文章进一步指出,韦斯特最令人非议的行动,是2017年11月华为在吉隆坡举办的一次会议上,他发表一份调查报告。华为的官网亦发表消息称“布鲁金斯研究所在华为的2017年亚太创意日”上发表一份全球安全城市创意的排行榜,网上同时刊登了韦斯特演讲的照片,而且还在报告的幻灯片印上布鲁金斯研究所的官方标记。当被问道有关做法时,布鲁金斯的副会长说,“这并非是我们认可的最后版本,因此我们正与华为联络,要求他们消去标记,这显然是不正确的”。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麦燕庭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