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默克尔没有领导能力

2018年12月30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总理府录制其新年讲话。John Macdougall/Pool 路透社转发

(法广RFI 柏林特约记者丹兰)【柏林飞鸿】德国总理默克尔 (Angela Merkel) 12月初失去基民盟党主席职位后,她的政治生涯的终点就隐隐若现。2019年很可能是默克尔总理生涯将画上句号的一年。

默克尔自2005年11月开始,已做了13年的总理,担任基民盟领袖时间更长,有18年。默克尔曾是个叱诧风云的铁娘子,但2018年,她已风光不再。联盟谈判费时很长。艰难上台后,执政继续毫无新意,给人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感觉。对许多民众关心的问题,默克尔尽力回避。执政党因移民政策和安全问题争吵不断,默克尔无力阻断。10月,巴州和黑森州两州州议会选举,基社盟和基民盟惨跌,引发政坛地震,默克尔承担后果,宣布不再竞选连任基民盟党主席,由此拉开了她退出政治舞台的序幕。虽然她表示,总理一职将干到2021年任期期满,但一些媒体已向她打出信号,表示她退位的恰当时间应是在2019年。

德国《世界报》上周末即年底报道说,民调显示,38%的德国公民期望默克尔2021年前就退位,也就是说,每第三个公民期望默克尔提前下台。但德新社委托民调机构YouGov进行的民调显示,43%的公民仍希望她干到期满为止。但多份媒体认为,默克尔可能干不了这么久,2019年发生政坛地震并非不可能。

《法兰克福汇报》认为,2019年很可能是给默克尔总理生涯画上句号的一年。(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克兰普-卡伦鲍尔虽然成为基民盟新领袖,但她必须在新年开始时就尽快解决基民盟路线争吵,否则,她的权力就将受到削弱。2019年的多个选举就将让基民盟感到害怕。2019年5月,除了欧盟选举外,德国有10个地方选举。欧盟选举通常是选民和执政党算账的日子,所以,执政党常常得不到好分。2019年秋天,德国东部三州举行州议会选举,它们都可能给基民盟和执政大联盟带来震撼,提前结束默克尔的总理生涯。

德国《商报》也认为,基民盟虽然有了新主席,但并不意味着后默克尔时代过渡期已经走完。默尔茨虽然竞选党主席勉强败北,但基民盟内部渴望默尔茨上台引导本党走向新方向的意愿仍在持续,从而暴露了基民盟的分裂。素有小默克尔之称的克兰普-卡伦鲍尔若要稳固自己的权力,就不能继续走默克尔的老路,而必须为许多问题提供新答案,把默尔茨代表的保守和经济自由派也拉到自己身边来。

西南广播电台认为,默克尔2018年的政绩没有光彩耀人之处。移民话题带来的冲突笼罩政坛,默克尔始终不能取得社会和政治的统一,也无力亮出强人手腕,革掉和她争吵不休的内政部长泽霍费尔的职。再者,默克尔执政缺乏内容和方向,在众多政治领域里,没有给选民提供答案。比如,德国应如何看待老盟友美国?中国和俄国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既然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预告的比完成的要多,那么,德国的经济强势究竟在哪里?默克尔的领导能力又显示在哪里?西南广播电台得出的结论是,默克尔2018年根本就没有领导能力。她留下了这么多没有回答的问题,以至于新年要回答所有问题时间会不够。2018年,默克尔可说是没干成啥事儿。不过,她至少铺平了有秩序权力交班的道路,这也就是她这一年的政绩了。德国迫切需要一个新的开端。2019年可能将成为默克尔担任总理的最后一年。在这一年里,她还有机会充满尊严地退出政坛。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