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动放松空间有限

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 贸易战前途未卜,2019年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动边际放松空间相当有限。路透社报道,美国加息进程渐入尾声的预期升温,中美利差虽持续收窄但速度减缓,给中国货币政策自主化腾挪更大空间。然而2019年跨境资本流动的监管仍面临重重考验,包括经常项目顺差可能显著收窄,资本项下的流入流出更为频繁。更关键的是,在多重不确定性下如何以内部均衡为主兼顾外部均衡来找到最优平衡点。

结合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等高层会议内容,中国的货币政策仍坚持“以我为主”的政策取向,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国的跨境资本宏观审慎政策预计将保持灵活的相机抉择,对内部政策目标的重视要高于外部目标。

中国国家外管局数据显示,2018年三季度经常帐户和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均呈现顺差,国际收支保持基本平衡,前三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保持顺差,跨境资本延续2017年以来净流入的态势。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此前明确表示,针对跨境资本流动要有宏观审慎的考虑。资金的流入、流出有的时候会产生“羊群行为”,有的时候会产生非理性的恐慌,“这时候我们就要考虑实施宏观审慎政策。”

跨境资本流动形势主要有两点不确定性:一方面是中美两国经济的态势,中国正处于下行趋势当中,而美国经济目前虽然尚好,但是2019年存在一定的下行可能,两国经济的基本面如何变化,将对资本流动产生关键的影响;另一方面是中美贸易谈判的进展。

中美经贸摩擦的不确定性尚难改变中国国际收支相对平衡的格局,可以预期的是,2019年资本项下的开放带来的跨境资本流入会偏审慎乐观,金融开放的政策重点仍是加大金融市场开放,扩大资本流入。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国经常帐户顺差明显缩窄甚至出现逆差;不过在金融开放大背景下,跨境直接投资和资本市场投资净流入可能成为小亮点,虽然规模尚小,但潜力很大,有可能适度对冲经常项目顺差缩窄引致的国际收支失衡风险,并在一定程度上稀释人民币贬值压力。

随着国内金融市场的开放和“一带一路”的建设,人民币的流入和流出途径会相应通畅和拓宽。但是毕竟人民币贬值预期仍在,资本账户还不能一下子放开,所以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还不会很快。但基于对中国经济正在震荡筑底、美国经济步入周期尾声的总体判断,中国发生跨境资本集中流出冲击的风险较低。

另据上证报报道,中投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屠光绍15日在2018上海金融论坛上表示,近年来全球跨境资本呈现几个现象。一是规模大减,与过去几年相比,全球跨境资本增量已经有明显下降,但是全球跨境资本存量规模依然很大。二是构成变化,长期稳定资本缺乏,FDI在整个全球资本流动里面下降得很快。三是流向逆转,金融危机之后,随着全球货币宽松,前几年新兴市场有大量资金流入,但是随着宏观政策改变,流入新兴市场的资金出现逆转。四是波动加大,危机以来新兴市场资本流动周期变短。

作者:法广 RFI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