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70年带来太多灾难 北大教授促中共体面退场

北大教授郑也夫 新浪博客

(法广RFI 安德烈)中国民间声望很高的北大教授郑也夫决定挺身而出,尽“匹夫之责! ” 他在刚刚公开的『政改难产之因』一文中分析政治改革为什么在中国根本就没有发生?他认为中共今天淡出历史舞台,符合中国广大人民和执政党共同利益。但作者同时指出,如果大家不发出声音,就不配看到专制政体的终结!

一个比较奇特的现象是,习近平执政以来对敢言者采取的高压、封锁、拘捕政策,产生的恐惧效应似乎已经封顶。在中国改革40周年之际,反而越来越多的中国知识分子公开发言表态。他们或者指出习近平当局根本不可能改革,一切对当局的指望都是天真的;或者仍寄希望于当局解放思想,放手改革;或者认为改革已死,宪政当立;近日公布的『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改革感言』就具有代表性。这一波中国知识分子的涌动中,郑也夫2018年年底的发声,极其尖锐!

政治体制改革为何不曾发生

郑也夫文章开门见山,中共为何提出要政改?因为它意识到法治缺乏,权力滥用,社会经济生活不可能走上正轨。但是中共为什么没有实施政改:因为中共“党首”意识到,“政改的每一项内容都是在削弱他的政党”:

党政分离和政企分离,意味着党的权力旁落,党将失去对国家行政与社会经济的操控;法制的健全将限制中共的行动范围;真正的政治协商一旦开启,中共的主张在争论中有落入下风的可能;在与党内外对手博弈中,决策者坚定地认为要抑制和应对社会多样化、民主化、自由化的趋势、统治集团内部也不能民主,必须权力集中。


PUBLICITÉ

inRead invented by Teads
自上而下的改革只有过一次,那就是1978年的改革,但是那次改革的原因是“不改革就亡党”.作者指出常常把亡党亡国放在一起说的谬误,“殖民时代划上句号了,不再可能有亡国灭种的事情”,毛泽东造成的局面使得中共害怕亡党,亡党就意味着统治阶级退出历史舞台,“他们当然不愿意发生这种事情,所以有了改革”。

中共和平结束专制符合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

郑也夫指出,中共在其执政的大多数时间中,其方针政策不代表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巧取豪夺,先将人民私有土地变为国有,然后大搞地皮财政,各地政府高价将地皮卖给地产商,无数公民成为房奴……

作者认为中国共产党在其执政的70年历史中,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演化到今天,“它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它的性质已经彻底蜕变….加入它是为了做官,捍卫它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对不同政见的仇视与日俱增,对危机的恐惧令自己失态。”

在作者看来,有一项符合中国广大人民和执政党共同利益的事情,就是共产党和平地、即以避免暴力的、最少社会动荡的方式,淡出历史舞台。“我以为,今后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

但他认为,和平终结专制的历史,依赖于共产党的一位明智的领袖,不然难有非暴力的转型。

如果我们不发出声音,就不配看到专制政体的终结

台湾终结一党专政,在作者看来,如果没有台湾民主派多年打拼,蒋经国如果不是面对巨大的压力和多元的局面,蒋经国不可能做出那样的选择。作者认为,有什么样的统治者,就有什么样的被统治者,二者相互塑造,恶性循环是双方造就的。“得势者为什么要主动让权,改变现状呢?没有外部的压力,没有强烈的开报禁、开党禁的要求,执政党的党魁想这么做,都没法向同僚交代---同侪们会觉得老大有病了。”

作者接受“互动”的说法,作为党魁,带领中国走上结束专制之路实为不易,“难处不在于党外有反对派,恰恰在于没有反对派的存在” ,“让我们互动起来,力争踏上这唯一的、白驹过隙般稀罕的双赢之路”。

如果书生都敢于讲出自己的想法,中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作者最后谈到为什么要写这样一篇文章的目的,就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还有一个卑微的动因,就是让我还能看得起自己。,多年来我涂抹了上百万字。如果我最终在这个我想了许久的、关乎民族大业的问题上不置一词,我会看不起自己的。”

作者认为“今天的书生还没有尽责”。“如果他们都忠实于自己的良知,都勇于讲出自己的看法,中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