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的价值:世界金融与媒体格局将会被重构

 

熊万里专稿
 
没有人是万能的,包括人所供奉的万能的神。
人类文明得以发展到社会化的主要原因,就是人们具备取长补短、发挥群体力量的能力。人类的每一个个体——人,都具备不同程度的智慧。而智慧的多寡,当然不是以人民群众与非人民群众来区分的。也就是说即使你挂上了某个党或者某个教会、团组,也还是属于人群,总不至于属于畜生。
 
人类的文明积累于代代相传的人类智慧,而智慧本身对于人类是可以被检验的。无论是发现电还是发现万有引力,无论是利用风还是利用黄金分割,都属于人类的智慧,但智慧是否存在正义与邪恶之分呢?是否如同自然界的万物一样,只要有正的智慧就一定存在负的智慧?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否则人类的历史就将是坦坦荡荡的太平盛世。倒行逆施的人们如果没有智慧,难道都是傻子?于是衡量智慧的价值,首先要区分的不是智慧的多寡,而是正价值的智慧与负价值的智慧,同时勿将负价值的智慧误以为仅仅是愚蠢。
 
美国的《独立宣言》,主体出自托马斯.杰弗逊 (Thomas Jefferson) 之手,是人类的顶尖智慧,它将人类从人治发展到了法治,但有了法治的美国,之后又不断地补充完善了各种法令法规,这其中有一些却相当地负智慧。比如美国联邦储蓄委员会,就是根据1913年美国国会通过的《联邦储备法案》而设立,其主要目的是避免再发生类似1907年的金融大恐慌(又称银行危机)。美联储的组织结构设计差不多是全世界最复杂的,不必赘述,根据美而简单的自然法则,人类立法以及签订合同协议等等事宜的过于复杂,背后往往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过去三十多年的美联储,从格林斯潘到鲍威尔,其操作的结果更像是在利益集团的操控下来操纵美国以及全球的金融市场,它的行为简单到就是升降利息和量化宽松以及缩表,貌似美而简单还普世,对于操控它的利益集团。难得川普通过推特十几次质疑美联储的升息与缩表,在展现他正向的智慧的同时,让更多被云山雾罩着的人们又多了一个疑问。
 
1907年的美国金融大恐慌,起因就是一些纽约银行回购市场流动性。回购与缩表当然属于人类的智慧,但利用回购和缩表来制造恐慌,就属于负智慧了。花时间和精力去损人利己,是典型的负智慧的特点。川普时不时地痛斥假新闻,包括假新闻公然将川普认为美联储升息过急而曲解为川普挑战美联储的独立性。其实美联储的独立性也是另一个扯得蛋痛的负智慧,美国总统任期四年,参议员是六年,众议员是二年,但美联储委员的任期是14年,联储主席是四年却没有连任限制,而且都是委任制。到处都是民主选举、限制权利的美国,到了美联储这里,怎么就失效了呢?对于操控着美金的这一全球货币机构,美联储,这个世界财富的实际掌控委员会,其账目怎么会从未经历过任何审计?难怪犹太金融的鼻祖罗斯柴尔德曾经说,他们只需要掌握货币的发行权,那比掌握国家重要多了。
 
犹太人在历史上曾经长期没有国家,或许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受到宪法的约束,以至于美联储也不受美国宪法的约束。或许恰恰是杰弗逊和富兰克林等人的伟大智慧,让他们忽视了人类负智慧所能达到的无耻之极。美国有依据宪法组成的政府,还有一个置身于宪法之外的私有信贷垄断者机构:美联储。“联邦储备系统不是政府的一部分。” 莫非是川普在成为美国总统以后才知道的事实?
 
每个种族都有各式各样的优劣之人,我无意看低任何种族,但对于国人的妄自菲薄,却深恶痛绝,中文网上,常有犹太人多么好读书的描述,但对犹太人再多了解一点就会知道,犹太人对数钱的兴趣远超读书。为了钱,为了钱来得更容易,操纵市场是最有效的,但仅仅依赖中央银行是不够的,于是犹太人基本控制了世界的媒体,其中包含中国大陆的媒体,至少算是被马克思变相控制,所以市场被舆论进一步操纵的同时,历史也被篡改了,人们不断地被提醒,犹太人所遭遇的屠杀,但犹太人屠杀的其他族裔的人数要远远多于被屠杀的犹太人,这个事实不需要举例了吧?从东欧到中国,多少死不瞑目的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被怎样劣等的负智慧所屠杀甚至活活饿死。
 
人类正在走过公元2018年,负智慧的泛滥越来越令人发指。在媒体对特斯拉肆无忌惮毫无底线地围剿方面,马斯克一直在进行着追踪和统计,在马斯克看来,华尔街日报,彭博社还有纽约时报等几十家媒体对特斯拉的肆意抹黑,当然属于负智慧对于智慧的围剿。别把各路媒体看成所谓人类新闻自由的旗帜,它们本质上都是棋子。纽约时报在过去的100年,从未支持过任何一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而是全部支持民主党的候选人,这比之于“媒体必须姓党”的一党专政下的中国大陆媒体,其实更加肆无忌惮。纽约时报的这种行为,属于在人类的自由社会将自我约束成为一党服务。奇怪的是,大多数人被长期灌输成纽约时报是专业与公正的媒体的旗帜。在互联网日益发达的今天,人们将逐步感受到,在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彭博社和CNN等等媒体上,人类的智慧有多高,负智慧就也会有多高。正负相对,的确是无处不在的自然真理。犹太人只在乎金融贸易和媒体宣传,他们不屑于做实业。破产的实业才是他们抄底赚钱的宝藏。捡了马克思主义垃圾当成宝贝的中国,还要再跟犹太人学习发展金融创造金融衍生品甚至做P2P吗?把制造业赶出中国?这可是要亡国的节奏,君不见犹太人无国的时间远远长于有国。
 
或许什么人都有可学之处,但犹太骗子一无是处,马克思之流就是极致的人类负智慧代表。因为他们没有国家,所以希望全世界都消灭国家而进入共产主义,如此美而简单的结论,哪里需要一大本绞尽脑汁欺骗世人的《资本论》来云山雾罩?
 
负智慧的价值对于人类文明当然是负的,其伴随智慧发展的状态,人类无法改变。可以认知和改变物种基因的智慧,一定会面对为权力与利益团伙甚至个人而重组DNA的负智慧。于是辨识负智慧,揭露负智慧,并让世人所共知,成为人类未来必须高度重视的事宜。否则负智慧所利用的金融体系联手人工智能,真的可以毁灭人类。
 
负智慧与智慧的差别往往被人们忽视的主要原因,在于其与智慧的差异很细微,它寄生甚至融入性隐藏于智慧之中,如同法治与法制之间的区别。法治是人们依据法律去治理社会,属于杰弗逊为人类贡献的智慧;而法制是指某些当权者用法来限制其他人,是中国的历朝历代所推崇备至的权力与利益阶层为奴役大众而设的负智慧。在杰弗逊的《独立宣言》和美国的《宪法》产生之前,法制是隐藏如智慧的负智慧,甚至孔老二和他的弟子们努力为法制前仆后继地奋斗了两千多年的历史,就足以将法制的负智慧包装成人类顶级的智慧。但是在美国建国之后,法制就一天比一天地露出了其负智慧的狐狸尾巴。如同人们突然发现,在孔老二的学说中,竟然根本就没有考虑“人权”,这个人类社会产生与发展的最重要的要素。
 
人类社会的发展,的确是随着时间在历史中积累,但积累的程度并不是由时间的长短来决定的,而是决定于智慧积累的多寡。
 
人类社会智慧的积累,如同个人智慧的积累。智慧积累得更多的个人,通常会对积累得少的个人提供帮助,从父母教子女吃喝拉撒睡,到设立学校为青少年提供教育,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传播智慧。但是这其中亦不乏负智慧,假奶粉、假疫苗就属于是负智慧的产物,比起假教育,它们或许还属于危害较小的负智慧。马克思的理论是彻彻底底的负智慧,因为共产本身就是会导致人类对不劳而获的依赖,以至于丧失生产力。马克思的理论比起至少知道“君子好逑,取之有道”的中国古人,还要更加原始。虚伪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就是人类假货的温床。在毛泽东时代所创办的人民公社,鼓吹吃饭不要钱,免费吃农村大食堂的大锅饭,各地争相发明粮食食用增量法,可以将正常煮出来的饭增重增大五倍甚至十倍。这和亩产万斤粮一起成为三年饥荒饿死几千万人的负智慧帮凶。从假饭假粮食,再到假奶粉假疫苗,在马克思主义的武装下,负智慧显然也是可以发展壮大的。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取得了伟大的成就,其中包括成为世界假货之都、地球山寨之王。这一现象与中国奉行来自西方的邪教——马克思主义是直接相关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本身就建立在谎言之上,于是需要堆砌无数的越来越多的谎言来维持其发展,而基于谎言来发展假货就成了顺水推舟的事情。否则我们无法解释在马克思思想产生之前的中国历史中,从来都是重信守义,安分守己的中国人,怎么就变成了背信弃义,欺师灭祖的倒行逆施之流。
 
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源于美国从返还庚子赔款以来的不断地对贫穷落后的中国进行扶持帮助,以至于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终于又回到了世界老二的地位。但这个老二,如今却准备变成老大了。无论哪一国是老二,美国都无法选择,但要取代老大的地位,美国就得嘀咕一下了,至少得靠真本事吧?不能再靠占老大的便宜了吧?占老大的便宜,再肆机把老大打倒,这的确一直是中国社会的习惯,也是猴群世界的惯例。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是老大觉得过去长时间的付出没得到起码的尊重和感谢,已经到了必须坐下来谈谈,需要做出一些改变的阶段,是属于谈一谈就能够解决的事情,至少能暂时解决。但到了负智慧那里,却变成了贸易战。而当政者一旦接受成贸易战的概念,当然就变成了寸土不让,以牙还牙。对于老二的位置才刚刚坐稳的中国,智慧指引的方向是——贸易摩擦应当通过谈判来解决,如果不谈,以牙还牙的结果可能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智慧常常是较量出来的。南海的问题,解放军真的要撞沉美舰吗?要再现甲午的邓世昌?致远舰在哪里?南海,我们废寝忘食、加班加点的猛干了好一阵子以后,也总该歇歇了,歇歇是智慧,继续再蛮干是负智慧,可能遭遇过劳死。
 
川普毕业于属于世界的常春藤大学,他怎么就会被那些连常春藤长得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的人们看成是弱智?习近平把前任的中央军委委员全都灭了,还是连带着政法委的头子一股脑灭的,放到中国历史上的历朝历代,还需要再怎样定于一尊?怎么就成了大撒币?2042年人类的前二十大城市,有13座在非洲,另外也全部在亚洲和南美如今相对落后的国家。中国暂时不能消耗的美金,投在那些国家,等待升值,就如同1984年投资深圳。这本身是智慧,但这些的确并不意味着他们在任何方面都是智慧,而没有负智慧,例如独裁就是最恐怖的负智慧,无论对于国家还是其个人。
 
近代独裁做到极致的,从希特勒、墨索里尼到卡扎菲、齐奥塞斯库,好多死无葬身之地的例子,究其原因,无非是他们要挑战人类为何要发展成社会的基本智慧。别把人类社会当成自己的玩具,那样只会玩死自己。
 
负智慧真的不是小聪明,负智慧就是彻彻底底的阻碍人类文明发展也阻碍自身生命延续的思想,希特勒思想如此,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思想更是如此,致于毛泽东思想乃至其他思想,恐怕是越往后就越是负智慧的离谱、越背离人类进化的基本要素。
 
人类的未来,需要智慧的陪伴,更需要智慧的发展,川普和马斯克这两位在推特上的超级大V,已经是最有影响力的自媒体, 竟然不约而同地宣称人类需要建立新的媒体。其实是从根本上告诉世人,负智慧对人类的蒙蔽就是通过虚假媒体的假新闻、伪评论宣传,严重威胁着人类未来的长治久安,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川普和马斯克对于伪媒体假新闻的痛恨以及要着手改变,是针对美国,那么中国呢?当年纳粹的戈贝尔,可谓那个时代负智慧之极,除了马克思,无人能及其右。戈贝尔夫妇在死之前还要最后一次蒙骗自己的孩子们并将他们全部杀死,死后没有人埋葬他们。马克思说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后人愕然发现,原来社会主义的独裁者及其主要帮凶连墓都没有。
 
人类在不断地进化,人类的智慧也在不断地发展,人类智慧的发展进程就是不断地认知和改进人类过往的不足。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进的,何况人类已经发展到了人工智能阶段,调教人类如何下出更高深的围棋定式的,已经不再是人类本身,而是机器。
 
2019年展望人类未来智慧的发展,有些近在眼前的事情将必然发生。世界金融与媒体的格局将会被重构,世界几个主要央行的体系将不得不变得更加透明。人类信息的传递将从追求速度与数量,发展成追求质量与智慧。人类的信息技术革命,将发展到信息革命的阶段。传统的被不同的利益集团操控的媒体都将面临解体和破产,因为它们过去所拥有的巨大的蒙蔽世人的力量将迅速被瓦解,无论是电视广播还是报纸期刊。过去用于选择性传递消息,操纵人类命运,榨取商业利益的媒介将濒临灭绝。人类的法治,到了必须“缩表”的时代,一些仅仅满足利益团体需要的法律条款,将被不断地揭露而逐渐被废除。法治应当越来越有效地服务于人类文明的进步,追求法治的效率会成为人类智慧发掘的方向之一。人类将更多地被个体且独立的智慧协同驱动,这是人类的福音,也更是中国的福音。不要说是大海,即使是地球和太阳系,在茫茫宇宙中都是微不足道的,世间万物,不变的只有死亡。
 
2018年12月31日 波士顿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