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是王全璋黄琦等中国维权“硬汉”的战场


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网络图片

 

(要闻分析 / 法广RFI)迎接2019年时,人们就说:带“9”的年头,对中国人具有多重的历史意义,2019年也将是一个多事之年。不成想,此话每天都在得到验证:被监禁数年的“709案最后一人”王全璋律师被判监禁4年半、剥夺政治权利5年后很可能提出上诉。“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在秘密审讯中不承认法庭的合法性,当庭解聘律师。

王全璋案

现年42岁的王全璋,2015年7月10日在当局打压维权律师行动时被带走,2016年1月天津市公安局宣布将他“逮捕”,指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去年12月28日在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秘密审讯,当局派出600人在场,阻止包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在内的家属、支持者进入法庭听审。

 

天津检察院起诉王全璋曾经与瑞典人达林(Peter Dahlin)等人合谋,在香港注册成立公司接受境外组织的资助,以“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等名义,组织“赤脚律师”培训,传授与政府对抗的方法、技巧,并积极向境外提供、发布调查报告,攻击中国法治和人权状况,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起诉书还指控王全璋代理过三宗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抹黑了司法机关形象。

 

同样在709事件中被捕、但已获释的北京维权律师谢燕益认为:这次判刑只是抗争的开始,以他认识的王全璋,一开始已经不认同这次审判,所以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包括在开审时已经解雇获官方认可的辩护律师。王全璋一定会提出上诉,不会按照当局安排,在审讯时说出“不上诉”的话。

 

谢燕益相信:王全璋一定会抗争到底,除提出上诉、将案件提到更高级的法院之外,他的家属现在到处上访、提出申诉,而他即使入狱,获释后亦会提出申诉,向当局要求交代。

 

前年刑满出狱的新公民运动创办人许志永在推特上表示,“王全璋颠覆国家政权,四年半,一条硬汉,顶住了酷刑,顶住了威逼利诱,为709群体争得了荣耀。更值得骄傲的是李文足、王峤岭、原珊珊等家属们,她们勇敢智慧的抗争使这轮来势汹汹的打压最后荒诞不经草草收场”。

 

被称为 广州三君子之一人权人士王清营称,“王全璋被判四年半,他是709的顶点,是大陆大权律师的又一个光辉座标,为后来者制定了标准”。维权人士吕动力称:“一审宣判4年半徒刑判决完全是不公义枉法迫害”。知名民运人士陈闯创则认为,政治犯除无期及以上的一般剥夺政治权利附加刑,判到5年就是顶格了,至今我只知道11起(宗),但709案总共4起(宗)判实刑者全都是5年剥权,吴淦8年、胡石根7年半、周世锋7年、王全璋4年半。

 

黄琦案

 

“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案件秘密审讯是1月14日在四川省绵阳市中级法院进行,据网上传出消息: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和「泄露国家秘密」的黄琦不承认法庭的合法性,并为了辩护律师的安全,当庭解除对方的代理,此举导致审讯中断。有估计认为:当局即将会安排官派律师代理案件。

 

现年56岁的黄琦,2016年11月被当局带走羁押,至今已经两年。在此其间传出他被当局虐待及强迫认罪,而他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急需妥善治疗。国际人权组织曾多次敦促中国政府释放黄琦。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去年底前往北京呼吁当局释放患病的黄琦,却被北京西站国保和截访人员强行带走,与外界失联已经一个多月。庭审当日,家属、民众和外交官都无法到庭旁听。黄琦案件开庭期间,多人被当局带走失踪,之后被遣返家乡。

 

季孝龙案

 

基督徒、上海民主维权人士季孝龙也是一位“硬汉”。2019年1月14日,他被以“寻衅滋事罪”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当庭宣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但季孝龙不服判决已经提出上诉。

 

2018年7月20日,季孝龙在网上发文,呼吁“厕所革命”说:一小时工作量,上万人能看到。在医院、大学等公共场所的厕所门上,用马克笔写上:“大病治不起,习胖狂撒币,修宪妄称帝、苦难何时毕!打倒共产党。还政于民,结束民众苦难。推翻习核心,拒走文革路”等字句。季孝龙在庭上承认,自己曾在公共厕所的门上,写下“打倒共产党“等敏感字句,并认为他这样做应该没问题。他为公众呼吁,不是为自己个人利益呼吁,他又没得名没得利。

 

黄琦56岁,王全璋42岁,季孝龙 更加年轻,这些中国维权者以不同方式,或为百姓维权,或发声发达政治观点,试图改善越来越糟的政治和人权状况。法庭成为这些“硬汉”们的战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