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断言鼓吹爱国的国歌法在香港只会适得其反


资料图片: 2017年10月10日,亚洲杯外围赛香港对马来西亚比赛时,香港球迷在场嘘国歌。
图片来源:路透社/Bobby Yip


由于内容不但欠缺明文规定何谓违法、而且检控时限长达两年的国歌法草案,在引起社会争议声中23日正式展开立法程序,在立法会上进行二读,学生运动领袖黄之锋和“香港众志”其他成员在政府总部门外广场举行抗议,并在国旗旗杆上挂上《不歌颂的自由》标语,直斥政府将国歌法刑事化和进行洗脑教育,期间与保安员发生肢体冲撞,事后又有保安员声称受伤送院,政府于是按例报警,黄之锋等人又极可能再一次受到港府的检控,尽管黄等人否认对保安员造成伤害。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23日在立法会上重申,国歌法条例草案主要精神是尊重,相信这种尊重的精神对市民大众而言是容易理解,亦容易做到,又称相信大部份市民都尊重国歌,因此条例草案对市民生活根本不会有影响。但事实上,何谓不尊重国歌,草案并无明文说明,但草案却规定,一旦被判定从事贬损国歌的行为,可以判监3年,罚款5万港元。

 

权威的国际政论杂志经济学人最新一期发表评论指,香港的球迷过去经常在国际球赛中,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大喝倒彩,以嘘声压过国歌,无疑引起北京的尴尬,特别是香港的球迷在1997年回归之前,也没有对英国国歌《天佑我皇》喝倒彩。

 

评论指出,球迷对《义勇军进行曲》的反感,似乎源自2014年要求真正普选特首的“雨伞运动”失败,自此之后,很多港人心中已经明白,所谓的一国两制其实只有一国,一个由中国共产党把持的国家,港人只享受所谓50年不变“高度自治”,只是一个假象。

 

经济学人指出,中国犹在不断的为香港这个情况火上浇油,今天它坚持要香港通过国歌法,规定所有中、小学必须懂得政治正确地唱国歌。这个法据称原意是要“加强港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认识”和“推广爱国主义”。《义勇军进行曲》是抗日战争时鼓舞人心士气的歌曲,歌词包括“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歌词没有共产党的字句。有些年轻人可能会喜欢这首用普通话唱出的国歌,尽管他们很多连普通话也说不准,但有些则非常不喜欢国歌,例如2017年就有香港的大学生在毕业礼奏起国歌时拒绝站起来。中文大学去年11月也有一群学生在毕业礼上抗议香港计划为国歌法立法。

 

香港的官员再三保证,草案不会惩罚那些因为喉咙痛而不能唱国歌的立法会议员,但港人对国歌法的忧虑,是有充分的理由的。自雨伞运动之后,越来越多港人要求中国给予香港更多的自主,但中国却越来越神经兮兮,指示香港唯命是从(pliant)的官员将一切分离主义的苗头,消灭于萌芽阶段。有独立倾向的议员被取消议员资格逐出立法会,甚至连参与选举也被享以闭门羹。去年9月,一个微型的香港民族党,因为鼓吹港独而被禁。

 

评论引用香港大学去年5月发表的民调指出,港人对中央政府的不信任,从之前的少过三分之一,跳升到几乎一半。港大上个月的民调更发现,多数的港人宁愿自称为“全球市民”也不愿意被叫“中国人”。

 

对此,北京显然认为最好的方法就是强硬对付,但迄今尚未运用最令人惧怕的一招,那就是基本法23条立法,一个等同大陆叛国、分裂国家及煽动罪的法律。国歌法或许是中央政府对香港测试水温的前奏。

 

评论说,由于国歌法的检控期限长达两年,一般刑事案也只不过是6个月,可见政府已经对一些企图挑战国歌法,例如戴上面具隐藏在人群之中向国歌喝倒彩的球迷,早有办法严加对付。不过经济学人说,香港政府纠缠于执法检控的细节,却只会让成立国歌法的目的背道而驰。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