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暴力总是与黄背心形影相随


                                                          巴黎圣日耳曼大街,1月5日,黄背心放火。路透社

 

(要闻分析 / 法广RFI 安德烈)法国政府周一宣布将推出一项类似于“打击打砸抢“的新法并承诺将以接近12月中旬的警力水平应对下周六黄背心第九波行动,即,全法动员80000名警力,其中巴黎5000名来维护秩序。黄背心运动人士其实一直在不断地撇清,他们的运动跟打砸抢毫无关系。

总理菲利普称,“在法国多座城市,示威游行都在和平中进行,但我们不能接受其中一些人乘机打砸,纵火,法国永远也不会让这种人说了算”。黄背心运动本来是自觉被冷落被抛弃被边缘化的部分法国民众为寻求社会正义而爆发的抗议行动,但是在连续举行“八波行动”之后,黄背心行动时几乎形影不离的暴力正在损害着他们的形象,这可能是这一运动的发起者所始料不及的。

 

让全体黄背心人士为他们中少数人的暴力行为负责是不公平的,然而,法国社会存在的一种“暴力是坏事,但不闹出点事就不被理睬”的心态似乎形成了对暴力的迁就。黄背心的每波行动都伴随着相当程度的暴力,纵火、殴打、积累下来,已在舆论中留下越来越不佳的印象。的确,参与黄背心运动的人员很复杂,难免参杂着反犹仇外的一些极右翼,也有非常暴力、主张无政府的极左翼,他们行动明确,攻击目标明确,不经意之间,不管愿意不愿意,成为黄背心的某种附加性标志。另外,还有郊区偷窃团伙乘机混入其中,乘警力不及时入店抢劫,也留下极坏的印象。

 

第八波行动中发生的一名黄背心在巴黎连接塞纳和杜乐丽公园桥上暴力殴打宪兵的恶行让舆论十分惊诧,当日宪兵在此地拦阻黄背心向国会挺进,这位黄背心一边喊着让开一边开始拳击。原来此人曾经是法国的职业拳击冠军,他在暴打宪兵时护住自己的脑袋,连蹦带跳的发动一连串打击,左右开弓,并且对一名已经被击倒在地的宪兵再踩上一只脚,他的敏捷,打击的准、恨、自我保护的能力惹人惊异,在视频播出后查明他是前职业拳击手,大名克里斯多夫.德廷格,关于他的视频一时间被数万人浏览,人称“黄背心拳击手”,周一被临时拘押。这是一个人人拍摄的时代,还有另外几部他在拳打宪兵的视频到处流传。德廷格得知被立案调查后第一时间躲了起来,随后前往警察局自首,他知道自己的名字现在路人皆知。

 

37岁的德廷格是法国2007至2008职业拳赛重量级冠军。他在一个星期日录制的视频为自己辩护,“我参加了八波抗议行动,我参加所有在巴黎在星期六举行的抗议,我亲眼目睹了镇压,我看到了警察动用催泪弹,我看见有人受伤,我愤怒了,的确,我做的不光彩,但是我这是在自我防卫。不过,法国拳击协会知情后,发表文告揭露他的行为决不能容忍,他给拳击手带来的是仅仅是耻辱。拳击手打人是一起独立的事件,但与整个运动越来越暴力化的倾向有一定关系。

 

黄背心对记者们也越来越充满敌意,他们称记者是政府的合作者,是狗腿子。进行实时现场报道的法国新闻台BFM星期一决定拒绝报道占领盘旋路的黄背心们。占领盘旋路,是黄背心的经典之作,在这里,可以堵住所有的交通路口。

 

这家电视台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的一个记者团队和他们的保卫人员星期六在法国北方鲁昂市遭到了一群黄背心袭击,于此同时,他们的一名女同事在巴黎香街报道时被黄背心有意投掷的石块击中。在发生这些事件之后,BFM编辑部决定,作为抗议,星期一没有任何记者前往法国任何一个盘旋路口报道黄背心的堵截行动。这家电视台的决定是空前的,电视台长对法新社表示,看看周六周日以及前几次发生的暴力,我们的决定是有充分依据的。他说,示威者把记者作为袭击的对象尤其把电视记者作为攻击对象,在法国是历史性的。

 

其实,不仅仅是BFM ,许多媒体记者都遭遇了类似的攻击,黄背心们不信任传统媒体,拒绝记者采访,他们中一旦有人出来同媒体说话,他们便给予集体性攻击。法国西部报,东部共和报的记者也已遭到他们的攻击,法国记者协会出面抗议,指许多同行受到生命威胁甚至强奸威胁。法国记者无疆界协会揭露,记者们仅仅是在进行他们的让民众知情的工作。但是他们遭到黄背心和警察双方暴力行为的夹击。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