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案:中驻加大使谴责西方傲慢的“白人优越论”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发表演讲,2018年12月14号,渥太华 REUTERS/Chris Wattie

(法广RFI 艾米)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再次公开撰文,指责加拿大拘捕华为首席财务长孟晚舟,同时又要求立刻释放被中国指控“危害国家安全”而逮捕的两名加拿大籍人士是“双重标准”,是加拿大及其盟友的“西方中心论”和“白人优越论”作祟。

卢沙野周三(1月9号)在国会山庄时报(The Hill Times)署名专文标题是:《不要让傲慢与偏见蒙蔽双眼和灵魂》为标题。他在文中指控加拿大美国等一些西方势力一贯对中国采取双重标准,而法治只是他们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所做所为是对法治的嘲弄和践踏。

华为财务长孟晚舟被控违反美国针对伊朗的制裁措施,加拿大去年12月1号将其逮捕,12月11日交保获释,目前在家中等待引渡听证会的结果。

孟晚舟被捕后,上个月中国也拘留了加国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及商人斯帕弗 (Michael Spavor),他们被指控从事“危害中国安全”的活动。尽管北京否认,但此举都被外界认为是北京要报复加拿大逮捕孟晚舟一事。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和美国总统特朗普7日通了电话后,共同谴责中国“任意”拘留康明凯和斯帕弗。澳大利亚、英国、法国、日本、德国和欧洲联盟也发表声明支持加拿大。

因此,卢沙野在文中表示,当中方要求加方释放孟晚舟女士,切实保障她的合法、正当权益时,在媒体上发表言论的精英人士口口声声称加是“法治国家”,“司法独立”,要“依法行事”。但当涉及本国公民在中国涉嫌违法被拘押时,他们则完全不顾中国也有法律,蛮横地要求中方“立即放人”。在他们眼中,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法律才是法律,需要遵守,而中国的法律不算法律,不值得尊重。

他还说说,加拿大拉上美英等个别国家就以国际社会名义向中国施压,要求中方放人。他问道:“难道屈指可数的几个西方国家就能代表国际社会吗?在动辄以国际社会自居的某些人眼里,非西方国家都不是国际社会成员,国际事务也只有他们几个国家说了才算。”

文章最后说:某些人之所以习惯于傲慢地采取双重标准,归根结底还是“西方中心论”和“白人优越论”在作祟。他并认为,在这样的语境下,法治只不过是他们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是在国际上推行霸权主义的遮羞布罢了。他们的所做所为不是对法治的尊崇,恰恰是对法治的嘲弄和践踏。

据中央社报道,卢沙野的言论引起加国舆论哗然。前加拿大驻北京外交官、安省布罗克大学副教授柏顿(Charles Burton)表示,卢沙野的言论扭曲事实,进一步损害加中关系。柏顿强调,卢沙野在公众外交方面似是而非的企图,再次放大加拿大人的担忧未来加中关系重建是否还有任何信任与和解的基础。

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发言人劳伦斯(Alex Lawrence)重申,加拿大深深关切上个月被中国“任意拘留”的两名加拿大公民康明凯和斯帕弗,要求中方立即释放。

中国外交部的回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周四的记者招待会上被问及卢沙野的文章;外交部网站上刊出的记者问题是:“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昨天发表的一篇文章引起了外界的关注。卢大使文章称,中方拘捕2名加拿大公民是对加方拘押孟晚舟的报复,称中方举措系自卫行为。这是否相当于承认了中方拘捕两名加拿大人是对加方的报复? ”

陆慷回答称建议记者看看原文,避免有些报道或评论对卢大使文章进行歪曲解读或延伸。他还指出, “关于孟晚舟事件,我们已多次表达过中方的立场。加拿大方面在承认孟晚舟女士没有违反加拿大法律的情况下,仅仅根据美方的意志,就无理、错误地拘押孟晚舟女士。中国人民对这一行径表示强烈愤慨。我们要求加拿大方面纠正错误,立即释放孟晚舟女士。至于你提到的两个加拿大公民,我们已公开明确告知全世界,他们是因为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而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

评论注意到这是卢沙野第2度以大使身分在加国媒体发文痛批驻在国,对西方外交圈来说极为罕见。去年12月13日卢沙野曾在《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发表专文,批评孟晚舟被拘押“是美国政府有预谋的政治行动”、“加拿大是美国猎巫同谋”、“不希望看到加拿大走上背离公平正义的道路”。

另据法新社报道,下周一(1月14号),加拿大公民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因涉嫌贩毒案将再次开庭,他之前被中国司法判处15年监禁。法新社指出,他的刑期可能加重,这个案件或将加重中加两国之间的外交危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