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钱是谁的?——“好了歌”就是韭菜之歌

 

中国人很早就懂交易,市场之发达,财富欲之强,别的民族没法比。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出现了一些海内闻名的大商贾。比如著名的陶朱公、巴寡妇清等等。手工业之发达,在当时的墓葬发掘中,就可以发现,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即便是农民,真正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也相当少见。拿自己的产品出来交换,或者生产就是为了交换的,在秦汉时期,就已经常见了。刘邦虽说做着亭长,属于低级国家干部,但由于好吃懒做,经常得到哥哥家蹭饭,所以,老爹骂他,不如哥哥会挣钱。

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人,谈不上财富,成为富人,在这个身份地位不固定的国家,理论上都是有机会的。为人佣耕的陈胜,发宣言说苟富贵勿相忘,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一个朝代,只要延续的时间足够长,总会有些人起起落落,有人发达了,有人败落了。成为有钱人,在古代的中国,就是每个农民经久不息的梦。

但是,真的变成富人了,一个大问题出来了:财产能保得住吗?罗马法据说有产权保护的条款,但中国古代没有罗马法。在平头百姓之间,理论上官府是可以保障你的财产的,如果两人定了契约,借钱的要赖账,法律会惩治他。但是,轮到百姓跟官府了,这事就没的说了。从秦到明,都有迁徙富户的传统,一个农户真的发财了,皇帝一纸命令,说让你拔地而起,你就得拔地而起,原来的田庐,就都化为乌有了。即使躲过了迁徙,如果得罪了地方官,说让你破家,你就得破家。哪怕你家属于豪族,人口众多,碰上一个酷吏,说杀光,也就杀光了。

做商人,从事工商业,是来钱最快的事业,但是,发财了之后,财产能不能保住,就更没准了。在明代之前,商人属于贱民,或者准贱民,官府要你的钱,哪怕不是以皇帝的名义要,你也得给。且不说汉武帝式的告缗,商人纷纷破家,即使没有这样的极端情况,财产说没,也就没了。历代的盐商,都说奢侈,甚至富埒王侯,但是,只要被官府盯上了,挣多少钱,都是过路财神,说抄走就抄走。对皇帝来说,富可敌国,本身就是最大的罪。寻你个罪过,再剥夺,还是客气的,不客气的,直接就杀人劫财。

做官员,比较起来似乎既保险,又尊荣。但是,即使位极人臣,封侯拜爵,皇帝换人了,或者皇帝不高兴了,一纸诏令,照样破家。富如石崇,比皇帝还有钱,也一样家败人亡,爱妾绿珠,若不跳楼,就得归别家所有。历朝历代,达官贵人修了大宅子,就没有不换主人的,有时候换得还相当的频繁。在欧洲甚至日本,都有几百年甚至千年的老企业,但在中国绝不不可能有。一个老字号,能有百年历史,已经不错了。至于百年的世家,就更稀罕。整个国人的财富史,就像《红楼梦》里“好了歌”里唱的那样,好便是了,做好了,也就了了。纵是烈火烹油,也有个油尽灯枯之时。

一句话,没有私人财产保护传统的国度,我的钱是谁的,谁都不知道。连贵为皇帝的,朝代覆灭了,凤子龙孙,还不照样成为乞丐。有权就可以抢人家的,抢来之后,自己又变成被抢的对象,即便自己这一辈没事,到子孙辈上,也就不好说了。说到底,只要有点钱,大家都是韭菜,无非前割后割,大韭菜小韭菜之别。被割的是韭菜,割韭菜的,难免日后也变成韭菜,割人者复被割,没完没了,没有赢家,最后什么都剩不下。“好了歌”,也是韭菜之歌。

难怪,偌大的中国,那么长的历史,人也勤勉,财富就是积累不起来,文明的发展,也就没法期待。人家的资本,能发展成资本主义,我们的资本,就只是争抢的对象。

张鸣,博客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