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獨立知識分子階級之消亡(下)


悲塵 專稿

(續昨)六.獨立、自由的必要條件與中國知識分子之現狀

1. 陳寅恪提出的“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被知識分子視為自己的最高理念。作為個體,追求獨立與自由或許依靠個人意志可以實現。然而作為階級而存在的龐大群體,則沒有任何一種社會力量能夠把個體意識統一起來,去實現獨立與自由。因此作為階級的獨立和自由絕非依靠個人意志能夠實現的,而是需要存在的必要條件,換言之,也就是獨立與自由得以存活的環境。首先獨立是自由的基礎。一個不獨立的,思想卻能夠自由的階級的存在是無法想象的。因此,探討“獨立”存在的必要條件,便成為認識知識分子階級“思想自由”是否自由的關鍵所在。

2.獨立的必要條件如下:
2.1.對權力沒有依附性。換言之,即權力不干預思想。知識分子必須具備這樣的生存環境,才能夠實現獨立:不因順從權力的意志而獲益,也不因有悖於權力的意志而受害。權力是否干預思想,其根源來自於國家意識形態。
2.1.1.中國大陸屬於“非普世性排他”的國家意識形態。所謂的“普世性的國家意識形態”,是指那些不分領域,超越宗教、國家、民族,出於人類的良知與理性的國家意識形態。而“非普世性的國家意識形態”,是指那些限於某個領域、宗教、國家、民族的,並非適用於全人類的國家意識形態。這些只需打開《黨章》和《憲法》的第一頁便可以一目了然。中國大陸的國家意識形態的主導思想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它要實現的終極目標是一個莫須有的共產主義。這是限於一種信仰,一種主義的非普世性的,排他的國家意識形態。
2.1.2.國家意識形態是一個國家的靈魂,它必定要訴諸法律,法規,政策等等一系列國家制度和行為。無論國家具體的領導人是誰,意識形態都是不可逾越的。因此,自從它作為國家意識形態在中國確立,它的排他性無論在國際事務,還是在國內事務中都表現得十分充分。在對待知識分子的態度上,集中的表現就是“知識分子改造”政策。使得知識分子對權力產生了一種無法擺脫的依附性,否則便無法生存。

2.2.生活來源的獨立。人必先活著,然後才能思想。知識分子必須能夠養活自己,思想才能自由。
2.2.1.知識分子獲得生活來源有如下方式:
被雇傭。實際上這是出賣腦力勞動力,領取工資。
出賣作品。著作,科研成果被發表;專利被購買;演出的票房收入等等。
2.2.2.如上兩種方式是以自己的思想產品養活自己。這就依賴於一個自由的思想產品市場的存在。如果這個市場存在,他們便能夠以思想產品換取生活資料。然而中國大陸由於“非普世性排他”的意識形態,使得這樣的市場不可能存在。
2.2.3.中國大陸的思想市場是“國家壟斷的思想產品市場”。分為兩種:
第一種,思想產品的“統購統銷”。如同人民公社時期農副產品的“統購統銷”一樣,在以公有制為主體的社會主義國家,國家掌控著絕大多數的思想產品的生產和銷售。國家各種官辦媒體(電視台、廣播電台、報紙、網絡媒體);大中小學校;各級黨校,研究所,科研單位等等知識分子供職的地方,其雇用、任用人員都在權力的掌控之下。使得知識分子必須在國家這個雇主的雇傭下,生產權力需要的思想產品。否則將無人雇用,失去生活來源。
此外,國家立項也是典型的“統購統銷”。舉例而言,2015年“上山下鄉運動”作為社會科學院的科研項目批給了復旦大學。項目由黨委書記牽頭,資金定期到位。作出的項目“成果”國家出經費出版,成為國家認定的官方歷史,保存於國家圖書館、檔案館。出版物可以作為參與者評定職稱的條件。這樣參與者就必須依附在項目之下,生產符合國家意識形態需求的產品。而知識分子獨立性在這樣的產品中是無法體現的。
第二種,市場交易。即著作,論文等直接發表,影視作品上演等等。國家權力對此有著嚴格的審查制度,不符合權力需要的無法出版,不能發表,不能上演。

bc2
作為社會科學院的官方科研項目,復旦大學等單位舉辦上山下鄉研討會。

3.在這種狀態下,使得知識分子階級對權力產生一種無法擺脫的依附性。依照人的天性,依照人類思想運作(算法)的內在規律,不免會有某些知識分子個體違背權力的意志。一旦此類現象出現,國家權力將采取行政手段給予處分,開除公職,嚴重者將採取法律手段判予重刑。這不僅僅使他們的生活來源失去保障,也使他們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於是他們只有兩種選擇:順從,便可以安全地生活,得到提拔;不順從,輕者被邊緣化,重者失去生活來源,甚至身陷囹圄。

4.獨立的必要條件不能滿足,屬於知識分子階級的獨立和自由已經失去。這是一種必然,無法挽回;也是一個事實,無法無視。所謂“不自由毋寧死”,作為個人理念是崇高的,做得到的,歷史上也不乏其人。然而,要求知識分子整個階級做到是不可能的。因為“不自由毋寧死”不符合人性。余英時說:“由於歷史和文化的傳承關係,在中國尚未變成一個正常的現代社會之前,我們總不免對中國知識人抱著一點特別的期待。他們似乎仍有責任重振五四以來久已消沈的‘個人獨立自主的人格’,在知識和價值兩大領域中不斷作開拓和耕耘的努力。因此我對於今天被迫沈默的中國知識人依然寄予最大的希望。”這個希望只能寄托在不怕失去生存來源,不畏死的個別人身上。然而,一旦希望成真,這個人的命運將不堪設想。劉賓雁客死異邦,劉曉波病死獄中,就連只評價了一句樣板戲的畢福劍也丟了飯碗,並且之後無人敢於雇用他。

七.被馴化是知識分子的宿命

1.無法證明中國走上共產革命道路的必然性。然而,一旦走上這條道路,知識分子被馴化便具有了必然性,這是知識分子的宿命。邏輯之必然,無可更改。歷史上所有共產革命國度毫無例外。

2.共產黨獲取政權的合理性以及道德基礎均來自於馬克思主義。一旦獲取政權後,則不得不把馬列主義的一整套理論,包括哲學、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以及價值觀奉為政權的法理基礎,這便是中國當今的國家意識形態。如若更改,政權就失去了合法性,也失去了道義基礎。

3.然而,馬克思主義的三個組成部分的任何一個部分,都不是所謂“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理論。它的哲學,即便是在它產生的時代,也不是哲學領域的最高成就,充其量只是諸多學派之一而已;它的政治經濟學所謂的“剩餘價值論”從它面世的那一天起就受到強烈的質疑,而這一點,卻恰恰是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理論的基石,這個基石的動搖,將會導致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全面坍塌。此外,馬克思主義不僅僅是一套理論,還有一整套源自於這套理論的方法論、價值觀和道德觀。特別是獲得國家政權的方法論,即暴力革命,剝奪剝奪者,階級鬥爭理論等等,都不僅僅不是普世的,甚至是反文明、反文化、反人類的。

4.因此共產政權必定要偽造歷史。

5.“算法”,在人腦中運行,其天性是與真相、真理相契合的。這是自然程序,並非個人意志決定的。是如同日月運行一樣的自然現象。

6.因此知識分子與共產政權發生衝突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

7.這個衝突在歷史上所有的共產政權的國家,以及在它們全部執政期間始終是存在的,無法消除的。

8.這個衝突的解決之道只有兩個:或者政權改寫意識形態;或者知識分子放棄思想自由。

9.為了維持政權的存在,所有的共產政權對於這一個衝突所採取的措施都別無二致,即使用強制的方法,改造“算法”這種天然機制。實質上這是對知識分子的馴化。
10.知識分子階級被馴化,權力馴化知識分子成為必然,一切始於一個源點:國家意識形態的謬誤。

八.牛頓和莎士比亞誰更偉大

1.通常人們把學術分為兩類:科學類,社會人文類。

2.通常國家權力與科學類交集較少。這並不是因為國家權力無力干預科學。權力永遠是蠻橫的,只要威脅到它的生存。而是因為科學太強大了。

3.最著名的權力觸犯科學的事例是,羅馬教廷以火刑處死布魯諾的事件。這個事件給後人最大的啟示是,狹隘的國家意識形態,不僅僅可以阻滯社會人文學科的發展,甚至可以阻礙自然科學發展。

4.中國大陸的國家權力對待學術的態度是:
4.1.對社科人文類嚴加掌控。凡是與國家意識形態相抵牾的一律禁止。具體表現粗略如下:
4.1.1.禁止批判馬克思主義。
4.1.2.為歷史研究劃定禁區:抗日戰爭史、解放戰爭史、土改史、反右史、文革史、六四真相等等,幾乎涵蓋了中國共產革命整個歷史。
4.1.3.為時政評論劃定禁區。提出“黨媒姓黨”,嚴禁“妄議中央”,違背者遭撤職,解雇。

5.仿佛有了科學,就有了國家的強盛,民族的復興。而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於國家民族的強盛發展無關緊要。

6.科學與社會學科都是人腦對世界的反映。在人類文明發展的過程中都有著無法替代的作用。誰也無法證明,科學比社會人文學科對人類文明更為重要。誰能夠證明,牛頓跟莎士比亞誰更偉大?

九.獨立的知識分子階級消亡的軌跡

1.對知識分子的馴化與中共建政同步。

2.社會主義公有制的確立,表明壟斷的思想產品市場已經形成。土地收歸國有,和對生產資料私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則徹底斷絕了知識分子尋求獨立的退路。

3.1949年,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一個政治運動。運動始於1949年8月,到1952年秋運動結束,持續時間三年半。毛澤東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的開幕詞中說:“思想改造,首先是各種知識分子的思想改造,是我國在各方面徹底實現民主改革和逐步實行工業化的重要條件之一。”維基百科對這次運動作了如下記載:

【教師在運動中被迫“排隊洗澡”,教育部領導人的指示是,“盡量用熱水燙這些人,只要燙不死就成。他們在大會、小會上一次又一次地作檢討,一面用廣播、大字報揭露他們的劣跡,一面發動許多青年黨團員(助教、學生)給這些人‘搓背’。在檢討會上通不過,再跟到老教師的家裏去,觀察他們的言行,只要有一言半語不合,第二天在檢討會中再加上新的罪名。”到1952年秋運動結束時,91%的全國高教教職員工,80%大學生“思想洗澡”。
思想改造配合組織清理,消解了知識分子的獨立性,如于風正在《改造》一書所說,“無論是自願的歸屬還是被迫的依附,知識分子集團在這個運動中的表現,說明新中國的知識分子正在成為革命中造就、革命勝利後迅速擴張的新的思想權威的奴隸,他們在五四中獲得的以精神自由為核心的主體意識和獨立品格正在消退。……其獨立精神已基本上被摧毀,再也沒有恢復。】

4.1957年,“反右運動”。不管“反右”運動起因如何變幻莫測,它的最終原因無疑是知識分子讓中共感到了他們對政權的威脅。此時的知識分子在八屆二中全會的“反右”前夕,剛剛被歸屬為資產階級,成為共產革命的敵人、消滅的對象。據1978年平反右派過程中的統計,總計約140萬人被打成右派。被打成右派後的多數人失去了原有的工作,被發配到邊遠地區、以及農村勞動改造,無數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右派中絕大多數是知識分子。

5.1966年開始的文革。知識分子被定性為“臭老九”,對他們的打擊範圍和力度都登峰造極。

6.1968年“上山下鄉運動”。毛澤東在1968年的“12.22指示”中明確指出“上山下鄉”的目的是“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範圍是“初中、高中、大學畢業”的學生。值得注意的是,與以前不同的是,這次教育的對象,嚴格的說還不是知識分子,而是未來可能成為知識分子的學生。馴化從娃娃開始,這是以往不曾發生的。“上山下鄉”運動持續時間11年之久,總人數1700萬。

7.1989年“六四”。動用部隊開槍鎮壓學生,與以前不同的是手段升級為大規模武裝鎮壓。

8.2009年,劉曉波被定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11年徒刑。2017年病死獄中。不惜以破壞憲法為代價,使用法律手段,是馴化工程的一個新突破,起到殺一儆百的效果。

9.從娃娃抓起的另一個工程是,從小學就開始灌輸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中學有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哲學、科學社會主義課程。在大學、碩士、博士研究生入學考試中,“馬哲”“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是計算成績的。從啟蒙教育開始,直到教育的最高端,馬列主義教育貫穿全部過程,摧毀著一代又一代知識分子的思考能力。“一分為二”,“量變質變”,“螺旋式上升”等等不科學的思想方法成為多數人信奉的方法論。使他們世界觀扭曲,方法論畸形,視野狹窄,邏輯混亂。

10.余英時對當今知識分子的狀態有如下所描述:
【外面最有機會聽到的則是粉飾“太平”、歌頌“盛世”的大言壯語,寄托於“三代工程”者有之,依附於“三後論說”者也有之,“主權”高於“人權”的呼聲近來更是響徹雲霄。此外,以天朝的“弄臣”自喜,對邊鄙“資產階級腐朽文化”肆其輕薄者亦復時有所聞。】


余英時教授多年研究知識分子課題。

這是依靠依附權力、獲取利益的知識分子之所為。
而有意追求自由的知識分子也絲毫不敢放縱,足將進而趑趄,口將言而囁嚅。這不是知識分子的個別現象,而是所有知識分子在談論敏感話題時的普遍表現。
11.獨立的知識分子階級已經消亡,因為他們生存的條件已經被徹底消滅。存在著的是一個對權力充滿依附性的知識分子階級。

十.殘忍來自於恐懼

1.從如上粗略的歷程看,對知識分子的馴化在中共執政的70年中從來就沒有間斷過。其手段有政治運動的殘酷鬥爭;有發配邊疆的生存威脅;有文革中“紅色恐怖”肉體摧殘;“六四”有大規模武裝部隊血腥鎮壓;有通緝抓捕;有法律判決;有開除公職。另外還有沒有提及的跟蹤“喝茶”;黑頭套綁架失蹤。方法全面,手段兇殘無所不用其極。

2.這並不是執政的領導人個人道德低下,或者生性殘忍的原因所致。那只是一種偶然。需要探求的是必然性。

3.如上文所述,“非普世性排他”的國家意識形態與知識分子之間的衝突是天然的,無法回避的。在這種衝突的狀態下,政權必須使用各種手段把知識分子的思考範圍限制在國家意識形態範圍之內。所有社會主義國家概莫能外。

4.馴化的效果,只能是暫時的,表面地順從。權力只要對知識分子的馴化稍有放松,自由思想便會立即湧現,動搖權力的穩定。“階級鬥爭鬆一鬆,階級敵人攻一攻”,這是毛澤東當年陷入的困境。現在的權力當局依然面臨著相同的困境。

5.權力的本質都是馬基雅維利主義的。這是構成對知識分子馴化、鎮壓的必然性因素。

6.因此,只要“非普世性排他”的國家意識形態還在,這個衝突就會存在,這個馴化過程就不會停止。只要需要,殘忍度升級也不可避免。

7.兇殘來自於恐懼。恐懼與兇殘成正比。這是生物的自然反應,也是社會有機體的自然反應。如同生物的中樞神經調節維持著生命的存在一樣,國家首腦作為國家機體的神經中樞,第一本能便是要維持自身體系的生存,以及國家首腦個體的生存。

8.恐懼來自於機體自身的脆弱。有誰能夠比國家首腦更清楚這個機體有多麽脆弱?

9.大英帝國能夠容忍甘地和曼德拉刑滿出獄,繼續他們的事業,是因為甘地和曼德拉沒有顛覆它的可能。而劉曉波卻只能死在獄中。

十一.達摩克利斯之劍

1.“非普世性排他的”國家意識形態在中國存在了70年,權力馴化知識分子70年,至今並沒有完成。未來對權力構成威脅的,依然是知識分子階級。

2.在整個知識分子被馴化過程當中,因為社會科學以及人文學科的缺席,必然伴隨而來的是積累愚昧,積累野蠻,積累奴性,積累謊言。

3.唯一的解決之道只有權力放棄“非普世性排他的”國家意識形態。

4.放棄之法只有兩個途徑:
4.1.通過權力崩潰從而改寫國家意識形態。蘇聯解體,東歐劇變走的都是這條道。
4.2.在長期的執政過程中,通過改革之路,逐漸放棄,而不是一次性地改寫現有的國家意識形態。其間,也不免同時伴隨著對知識分子的馴化,因而也伴隨著積累愚昧,積累野蠻,積累奴性,積累謊言。
5.兩條道路,無不險象環生。這是懸在公產革命權力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十二.結論——共產革命的宿命

1.改寫國家意識形態,還給知識分子階級獨立和自由,此外別無選擇。

初稿於11/14/2018,完稿於12/16/2018

《明鏡月刊》第108期,全文完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