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擊性物種——大雁


有人說,加拿大雁是世界上最兇殘的動物之一,絕對可以算得上“戰神”。一位名叫Kerry Surman的渥太華女子騎自行車遇到幾隻橫越道路的大雁,沒有停車禮讓,一隻大雁突然飛起,憤怒地用翅膀將她扇倒,摔得頭皮血流,直接去醫院住了五天。有網友調侃:這麽彪悍的戰鬥物種,大概只有普京大帝才能降服它當坐騎了!


堪當普京大帝坐騎的猛禽——大雁

在北美,大雁攻擊人不算稀罕。特別是春天生育季節,正在孵卵的大雁你最好繞着走。此時的大雁極具攻擊性,看誰都不順眼,尤其是孩子。這是動物的天性,無可非議。可憐天下父母心。但是,在我的感覺中,大雁的這種攻擊性確係“防衛過當”。女兒幼時,騎上小三輪車一同去散步,每到兩湖中間的必經小路就緊張起來。湖邊吃草的雁群不僅不讓路,還常常有幾隻衝過來威脅,埋下頭張開嘴,發出蛇一樣的嘶嘶聲。小女兒嚇得滿眼驚恐,若不是我拉住她的車把,一定是轉身就逃。只因為有大人干預,這些大雁才憤憤不平地讓開一條通路。我心想,真是笑話,在中國不過是一道菜,在美國就這麼猖狂?簡直是慣的!大雁生得有翅膀,可是過馬路從來不飛,總是一步三搖邁方步。吃住了汽車不敢壓,他們有先行權。很快我習慣了,覺得這樣很好,大家都有一份大致平等的有尊嚴的生存權。

所謂北美大雁兇殘,那是因為人不反擊,更不攻擊。有次和朋友打野鴨歸途,發現只有在城鎮附近,大雁才不避人,野地裡的大雁,則根本是不可能靠近的。為了驗證這個觀察結果,我們把小卡車開到一片空曠田野,至少有上千只的大雁在麥茬地裡撿麥粒兒吃。一停車,警衛的大雁發出信號,雁群頓時起飛,眨眼工夫一隻不剩。我至今沒想明白,牠們小小的腦瓜裡,這安全區和危險區的判斷是怎麼做出來的。一到住宅區附近,你就是拎起一隻槍,人家也不睬你。這證明,人類對野生動物的保護、關愛得到了正面的回饋。牠們完全懂得了。

美國科羅拉多州出了一則新聞:一個“大雁家庭”一家七口散步,竟然走到繁忙的公路上。警察發現了,以警車護送,旁邊一輛,後面一輛,按照牠們步行的速度緩緩而行。其他車輛也紛紛減速慢行,一直到這家大雁安全地走進附近草叢。有路人拍下了這些感人的畫面,“有愛心的警察”大受稱讚。

相反的故事也有:2017年5月間,美國福克斯新聞報導:一位名叫麥克丹尼爾的男子看見一隻大雁張開雙翅追逐自己4歲的兒子,隨手撿起兒子的玩具塑膠球棒打了大雁,隨後抓起兒子逃離險境。他說只打了一下,目擊者說打了三下。馬裏恩縣動物服務部門來到現場,認為麥克丹尼爾“殘忍對待動物”,給他開了張告票。麥克丹尼爾認為他只是在保護孩子。他還說,媒體曾報導大雁越來越具有侵略性,“這是非常令人沮喪的,為什麽不允許我保護我的孩子避免野生動物的傷害?”對這個案子,自然資源部(Department of Natural Resources,DNR)官員表示,人們有權在受到野生動物攻擊時保護自己和他人,但只能根據特定動物可能造成的傷害程度,采取合理武力。依我看,這位父親不應受到懲罰,因為他畢竟是在保護自己的兒子。但他確實防衛過當,只要站出來阻止,大雁必定退縮。加拿大是允許用槍支對付大雁的,條件是萬不得已之際。但使用槍支必須先證明其他手段無效,並獲得野生動物服務中心許可,而且只能是鳴槍驅散,不是打下來吃肉。

 

 
動輒對人發起攻擊的北美大雁
 
在北美,大雁不是見人就跑,反而“越來越具有侵略性”,我以為是一件好事。這是人與動物、人與自然更趨和諧的例證,也是人性向善的例證。中國的事不忍多說,一切珍稀動植物都是待烹佳餚。其實大雁在中國是最應該受到禮遇的。在中國古代,男婚女嫁,聘禮是一隻大雁,即《禮儀》中的所謂“昏(婚)禮下達,納採用雁”。證明男子勇武,起碼能射落大雁。寄情更深的是,大雁是愛情、婚姻最美好的象徵。大雁是候鳥,往來有信。大雁忠貞不二,一夫一妻,終身不渝。後來,大雁變成了家鵝,可能因大雁是候鳥,得之不易。雖然以鵝為聘禮得到社會承認,但人們心中仍然有揮之不去的遺憾。家鵝似雁,卻沒有雁的操守品德,不過是個替代品、假貨。於是在雁字下面加了個“貝”(錢的意思),造出一個新字“贗”,贗品的“贗”。

大雁是不是至情至性、忠貞不二?我沒有直接經驗,但天鵝肯定是的。家居馬裏蘭州蒙哥馬利鎮時,附近有一小湖,湖邊樹林裡有灰鶴,湖上有許多大雁。最令人驚喜的是有一隻白天鵝,一年四季不離去。可是就這一隻。有人說,是另一隻死去了,剩下的這隻不肯離去。這隻孤獨的白天鵝陪伴人們多年,後來消失了。很快,本地小報刊出一篇報導:日前,這隻大家喜愛的白天鵝被一位醉駕者重傷,送醫不治,就埋在了湖畔,立了一小碑,以紀念這位陪伴我們多年的朋友。

鄭義,《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