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化政治大挪移,事违常识必有妖

 

  河南省临颖县南街村区区一个“生产大队”竟然欠债十七亿元人民币,折率2.6亿美元。不知二百年能否真真正正儿的还清。

  香港《亚洲时报》发表文章说,“南街村神话”幻灭了!这个“红色亿元村”,原来只是“空心大老倌”,表面风光,实际欠债累累,香港《文汇报》报道,南街村欠债十七亿元,至少要二百年才能还清债务。为了竖立这个典型,国有银行付出高昂的可笑代价!

  河南省临颖县南街村,虽然只有三千来口人的村庄,却有着特殊政治意义。南街村迄今坚持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道路,村民们过的仍是几十年前一样的集体生活,每天高唱革命歌曲,呼喊毛泽东时代的口号与浮夸的语录,村口还竖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的巨型雕像。

  总之,进入这条村街,仿似进入时光隧道,回到五十年前的一穷二白的中国。不过,跟几十年前的农村相比,南街村的外貌却有着天壤之别的景象,村民人人居住于别墅、家家有私家汽车、个个腰缠万贯!因此,这里被称为亿元村,是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有机结合的无力证据。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在市场经济大潮下,南街村的经济奇迹是如何打造出来的?靠什么保持二十多年的“高速增长”?

  这些问题现在终于水落石出!这个社会主义集体农村,其实就是八十年代末靠兴办乡镇企业起家,先是砖厂和面粉厂,再扩展至食品加工、医药初制等,现在村集体名下有二十多家企业,雇用逾万名外地劳工(已经有违反对僱佣与富农、地主阶层形成),村民不用工作也可坐享其成,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全由村政府包下来,可笑的是村干部每月只象征性的每月领二百五十元人民币工资。

  问题是,同期全国各地农村都在大办乡镇企业,同样大量“剥削”外地劳工,为甚么上天独享南街村,让它享受二十多年的高速发展,而其它乡镇企业则在市场经济大潮下被淘汰呢?秘密其实就是“资金”;一九八九年之后,南街村高举“毛泽东同志的伟大旗帜”,坚持走“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道路,结果,明示暗示之下,中国农业银行变成南街村的提款机,一九九八年批给南街村的贷款已是一九九一年的整整七倍。

  《南方都市报》报道,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冯仕政根据银行向南街村的贷款进行研究,结论:“南街村的高速经济增长不是靠自身积累,而是靠银行贷款。”他认为,南街村是典型的“高增长、低效率”,在巨额银行贷款下,南街村经济才可在效率大大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增长速度却奇迹般的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秘密原来如此简单!原来这撮有权之人为了证明毛泽东思想的正确,为了保护共产主义的一点血脉,不惜违法乱纪,人为的扭曲贷款风险机制,大量贷款给南街村(且暂不说贪墨敛财频的村委大员),为了造就这个典型,养活这个典型,树立这个典型,梦想广大这个典型。可惜当它变成典型后,就要投入更多资金,以确保这个典型继续发光发亮。但纸终究包不住火,不能再以伪政治作为批出贷款的唯一标准,结果,南街村不仅很难获得新的低息贷款,还面临空前的还贷压力与法律制约。

  为了还债,南街村旗下公司近年发售的大豆种子,名为航天二号,声称坐过宇宙飞船上太空,利用太空特有的微重力和幅射环境,令到种子产生基因突变,收成会比普通大豆种子高30%收成。这个当然是子虚乌有,造成很多买了种子的农民血本无归!集体企业为了还贷,连坑害农民兄弟的这种下滥勾当也做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年前死跷跷的原村主任王金忠近日也被揭发,其办公室保险柜中至少有二千万现金及名下多本房产证。这就是只拿月薪二百五十元的村干部首辅,何来如此丰硕巨额资产?更甚者,几个声称是王村首辅的二奶、三奶、四奶……,抱着小孩到灵堂提出分身家的要求。

  南街村神话幻灭,不仅令国库亏损十多亿人民币,而是让人们明白了,欲达无徳的政治目的,不择手段以人为扭曲市场,违背自然规律、背离经济定律,是不可能持续的!当年的大寨如是,南街村同样逃不出这个经实践检验屡屡证实的规律!

  纪南,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