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家廉可以轉任中國駐加拿大大使

 

    因作畫諷刺習近平遭警察騷擾,先後流亡日本和美國的漫畫家“變態辣椒”在自由亞洲電臺發表了一張有趣的漫畫: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John McCallum)被免職後,正在打包離開北京,站在一旁的習近平對王岐山説:“或許我們可以任命他當中國駐加拿大大使?”

    此前,加拿大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對媒體表示,“大使的主要責任是要準確地代表政府和政府的立場,而麥家廉沒有這樣做,所以他不能繼續留任。”換言之,“在麥家廉就孟晚舟的引渡案發表言論之後,麥家廉的位置就變成無法維繫的了”。

    麦家廉此前的言論宛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他説美國總統川普在孟晚舟引渡案件上作出的评论是政治介入,而且加拿大没有跟随美国对伊朗進行制裁,所以孟晚舟在加拿大法庭上有良好的抗辩理由。麥氏因此受到“大使干預司法”的嚴厲批評,被迫作出道歉。但他隨即再次發表高論:“如果美國撤銷引渡要求,對加拿大來說就是太好了。”這樣一來,他打包走人的命運就無可挽回了。

    比起擔任“言論不自由”的加拿大駐中國大使來,麥家廉肯定是更適合擔任“言論自由”的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如果在中國駐加拿大大使任上,他説上面的那番話,不僅不會有人心存不滿,而且還會得到北京最高當局的獎賞,就連現任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為自己祖國的辯護,也比不上麥家廉這樣清晰而有力。麥家廉如此熱愛中共和中國(兩者在大多數時候確實無法分割),代言中共和中國就更能實現其理想。

    我在西方遇到過不少像麥家廉這樣要麽過於天真,要麽城府極深的“愛中國賊”。這讓我想起當年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中國想像”的破滅:芥川從小熱愛唐詩宋詞,以為每個中國人都是李白蘇軾。一九二一年,他以記者的身份訪問中國,中國的醜陋、破敗與卑瑣卻讓他厭惡。一個讓他震驚的場景是:友人帶他到湖心亭喝茶,在這座雖然聲名遠揚、實際頹敗的茶館,竟然有人公然往池塘裡小便:“那個中國人,優哉遊哉地往池塘裡小便。”芥川寫道,這個撒尿的中國人“是對這又老又大的國家可怕且具有辛辣諷刺意味的象徵”。芥川獨特的眼睛抓住了“撒尿者”這最典型的象徵。可惜,熱愛中國的麥家廉沒有讀過芥川的《中國遊記》,否則他就不會因頻頻“失言”而去職了。

    去了麥家廉,還有後來人。麥家廉的同仁們仍然佔據著西方大學和媒體的重要位置。有一位中國留學生在我的臉書上留言説:“我在加拿大上學,上週五上國際政治課,老師也挺二百五,問學生習近平和川普你會投給誰,舉手表決,大部分人都投票給習近平,我最後應該是幾個不多的幾個投給川普的人。”

    麥家廉繼承了他的前輩、抗戰期間到延安的白求恩醫生的道路。我記得中學時必須背誦毛澤東“老三篇”之一的《紀念白求恩》(其他兩篇為《愚公移山》和《為人民服務》),毛對白求恩的讚美,只要稍作改動,就可移用到麥大使身上:“麥家廉同志是加拿大共產黨員,五十多歲了,為了幫助中國華為的抗美戰爭,受加拿大共產黨和美國共產黨的派遣,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去年春到北京工作,不幸遭到加拿大反動政府免職。一個外國人,毫無利己的動機,把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當作他自己的事業,這是什麼精神?這是國際主義的精神,這是共產主義的精神,每一個中國共產黨員都要學習這種精神。”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威脅説,“中國遠強於加拿大,加方自戀又誤讀世界……怎麼可能把人送走,自己欠下的賬就不用還了呢?”那麽,如果習近平任命麥家廉為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將是對麥家廉等一切“中國人民的新老朋友”的最好獎勵,以及對加拿大的最佳報復方式——既然中國遠強於加拿大,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的位階和份量自然遠高於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這對麥家廉來說是何等的光榮,而對加拿大來說是何等的羞辱啊。

    祝福麥家廉早日轉任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在新職位上完成白求恩沒有完成的事業。

    余杰,《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