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加关系之寒始于习近平

孟晚舟12月10日温哥华一家法庭出庭示意图路透社


(法广RFI 蒙特利尔特约记者潘卫)因孟晚舟在温哥华被捕,中国连续抓捕加拿大公民和改判加拿大毒贩死刑,两国关系降至冰点。前不久还讨论要调停美中紧张关系的加拿大人,突然发现自己成了北京的头号敌人。但仔细回顾十多年来的中加关系,不难发现中国对加拿大的态度非一日之寒,且根源在于最高领导人习近平。

早在2009年2月,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墨西哥批评“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划脚”,而时任加拿大总理哈珀被北京视为批评中国最多的西方领导人,曾说不会放弃“重要的加拿大价值观”、“不会向万能的金钱出卖自己”的哈珀当时是八国集团中唯一不去中国访问的领导人,也拒绝出席北京奥运会。后来哈珀缓和了对华关系,但2012年2月习近平以中国王储身份访问美国时,就拒绝了哈珀发出的顺访邀请。

2013年3月习近平正式接班后展开了密集的元首外交,他再访美国和墨西哥,在北美三国中再度冷落加拿大,截止到2014年7月,他会晤了七大工业国组织中五位国家领导人,除交恶的日本外,加拿大也被冷遇。当时本台发表《中加关系降温到三线国家水平》一文,引述加拿大国际关系学教授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的观察,指“在中国的对外关系中,加拿大不再处于优先级别”,“对中国来说,加拿大的地位已经下降到了第三线国家,不仅排在主要的超级大国之后,还落后于澳大利亚和韩国”。

到2017年2月,习近平已访问了欧美及大洋洲的14个发达国家,但没有加拿大。此时,习近平是否来访已成为加拿大政界的敏感话题。当时中国新任驻加大使卢沙野在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采访时被特别问及“习近平何时来加访问?”卢沙野以习近平“日程非常紧张,能不能成行取决于他的日程”加以搪塞。到2019年1月,习近平已经七访俄罗斯四访美国,连菲律宾和越南都去了两次,世界重要国家中唯一被遗漏的只有加拿大。

中国古话说“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中国外交系统对习近平冷淡加拿大领悟甚深,2016年6月1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口出恶言,“怒斥”加拿大记者“傲慢与偏见”。当日是中加外长年度会晤后的记者会,新闻网站IPolitics记者向加拿大外长提及香港书商失踪事件,质疑有鉴于中国人权问题“加拿大为什么要与中国保持更紧密关系?如何通过这种关系来促使中国改善人权?”王毅手指记者说:“你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所谓的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王毅并反问记者“你去过中国吗?”“知道中国政府从一穷二白,帮助六亿人摆脱贫困吗?”“知道中国是人均(GDP)8000美元的第二大经济体吗?”“知道中国把保护人权列入宪法当中了吗?”此番言辞与七年前习近平在墨西哥痛斥“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如出一辙,甚得习近平的欢心。

2019年1月9日,中加公开交恶1个多月后,中国大使卢沙野在加拿大《国会山时报》撰文,指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双重标准的根本是源于自大与白人至上主义”,1月17日他在接受中外媒体集体采访时更明指有些加拿大人“根深蒂固地存在着白人至上的陈腐思想,一旦外部环境、条件发生变化,他们就会不知不觉地流露出来”。

中国的行为令加拿大人从白求恩式的梦境中醒了过来,渥太华智库《麦克唐纳-劳里埃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执行主任克劳里(Brian Lee Crowley)意识到“膜拜强者,不尊重弱者”的中国正在欺负加拿大 ,其“目标不是美国而是加拿大”,1月16日他在《环球邮报》撰文《中国捏上了加拿大这个软柿子》(China smells weakness – so it’s picking on Canada),大声疾呼“中国显然是把加拿大当作了其与西方全球性竞争中的薄弱环节”。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