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馬毛島國有化,佈署薩德劍指中國

 

日本預計在3月完成馬毛島國有化,意在改善駐日美軍訓練環境、加強美日安全保障體系。日本計畫在馬毛島使用自衛隊,以“整頓新自衛隊設施”。美日雙方軍方高層已在謀劃將曾經在東北亞掀起軒然大波的薩德系統在該島部署。

(李雨桐,戰略顧問和危機管理專家,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學博士,政協四川省第十二屆香港特區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台港澳研究中心研究員、上海交通大學國家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員、澳門新紀元研究中心會長,《超訊》雜誌特邀研究員。)

  新年伊始,當全球都在關注中美貿易戰和美國政府關門之時,日本中右翼媒體《讀賣新聞》卻發佈了一條不那麼引人注意的消息,稱日本政府就美國航母戰機起飛、著陸訓練場地計畫(以下簡稱FCLP,field carrier landing practice,艦載機陸基著艦訓練場地),與馬毛島(隸屬於鹿兒島縣西之表市)的所有者(其原文就稱是一家東京的開發公司,而刻意隱去公司名字,意圖耐人尋味)達成了協議,日本政府將出資160億日元購買該島,而日本防衛省也在1月9日與該島所有者簽署了臨時協議,預計今年3月該島將實現國有化。新聞還強調,此次達成收購,在改善駐日美軍訓練環境、加強美日安全保障體系方面具有重大意義。

  同樣是私人島嶼國有化,同樣也在東海,是不是讓您想到了什麼?是的,很多人都會想到釣魚島!雖然該島主權沒有爭議,但其國有化承載的意義和造成的影響,卻並不亞於2012年的釣魚島國有化事件!為什麼這麼講,我們要從這個面積不到9平公里的小島的前世今生說起,要從它對美日軍事戰略部署的重要作用說起,更要從其對中國的國家安全的嚴重影響說起。

 C01

C02

C03
日本160億日圓買下馬毛島 供美軍移防基地

一、馬毛島可能成為薩德系統新部署地

  之所以日本軍方對馬毛島垂涎已久,費盡心機,可以公開說,是如讀賣新聞所言,“其對日美軍事部署具有重大意義”,而只能私下講,是因為其戰略位置對中國有重大威脅:

  對於日方而言,除了2018年7月15日日本防衛省公開確定將馬毛島作為海上、航空兩自衛隊的據點,可供鹿屋航空基地的P-3C和新田原基地F-15J馬毛島展開起飛、著陸和防空訓練的公開用途外,還有四個隱含的重要作用:首先,由於馬毛島的戰略區位優勢十分明顯,距離上海895公里,距離北京1654公里,都在或接近日本主戰飛機F35和F-15J的作戰半徑之內。同時,考慮到日軍西南方向唯一據點那霸基地戰時可能受到攻擊的可能性較大,因此日本空軍也研究了在馬毛島分散部署F-15J的計畫。

  此外,日本前防衛大臣石破茂還曾表示,之所以日本防衛省對此事積極推動,還因為日本防空自衛隊的F-15J比較老舊,許多飛行員在執行東海監控中國海空軍任務時都有擔心機件受損而導致臨時迫降的顧慮,而馬毛島的國有化也將解決這一問題。

  而更令人注意的是,馬毛島的作用還遠遠不止於此,日本防衛省網站主頁的“保衛國家”一欄上,就曾說明了該島的其他用途,即日本計畫在馬毛島使用自衛隊,以“整頓新自衛隊設施”。據悉,防衛省還計畫將該島用作登陸演習場、部隊集合基地以及災害救援時的物資堆放場地,其作用絕不會僅僅限於大眾媒體報導的所謂美軍FCLP。

  而對於美國而言,其一直希望在駐日美軍基地再配備一個FCLP場地,馬毛島完全具備此條件;同時,普天間基地的V22作為日本未來可能爭奪釣魚島的主要武器,一直面臨擾民的投訴,因此如果將其轉移至馬毛島,不僅解決了當地民眾的困擾,而且進一步靠近釣魚島,利於美日聯合作戰;更為重要的是,馬毛島如果能夠國有化,駐日美軍將在東京橫田基地、沖繩嘉手納基地之外再擁有抵近中國部署F22的重要基地,對中國戰略牽制作用明顯。

  而據《超訊》獲得消息透露,馬毛島對中國的威脅還遠不於此,美日在合謀購得馬毛島後,雙方軍方高層已在謀劃將曾經在東北亞掀起軒然大波的薩德系統在該島部署。這一企圖一旦得逞,探測距離達2000米以上的薩德雷達必將配合業已部署的韓國薩德系統,對中國東部沿海地區進行全域監控。而其強大的探測隱身目標的能力,更將對中國未來會大量部署以奪取東海及西太平洋制空權的殲-20形成重大威脅。

  儘管美日對此至今仍然秘而不宣,但從目前中美貿易戰特朗普不擇手段的趨勢,加之日本非常擅長“邊談邊打”或“表面友好而實質牟利”的前科(珍珠港事件之前美日關係也是如此),因此決不能排除日方利用中日關係向好的契機,利用中國一貫顧全大局的外交特點,借機牟取更大戰略利益的可能,對此,中方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

二、馬毛島前世今生

  馬毛島(まげしま),日本無人島中的第二大島(僅次於北海道的渡島大島),位於日本著名的太空發射中心-種子島西面12公里的東中國海,屬於鹿兒島縣西之表市,面積8.2平方公里,視野開闊,地勢平緩。

  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馬毛島就因為經濟、政治乃至軍事等種種問題成為多事之地。1951年開始,為增加農業生產,農業開拓團進駐該島,但由於不適合種植,再加上蟲害和天災,農業生產難以為繼,因此島民陸續離開該島。1980年3月最後一個島民移居到島外,該島關閉,成為無人島。1974年,日本經濟逐漸恢復並高速發展,因此各大銀行財團對這些無人島興趣大增。當時的和平相互銀行成立了馬毛島開發股份公司,並於1975年收購該島,並計畫建設旅遊島或國家石油儲備基地。可是,隨著最終由鹿兒島縣誌布志灣確定建立石油儲備基地,因此馬毛島繼續被擱置。而到了1983年,日本右翼分子豐田一夫又盯上了該島,炒作該島可以作為自衛隊的超高頻雷達用地賣給當時的防衛廳,借此詐騙銀行貸款,導致和平相合銀行經營惡化,最終被住友銀行並購。

  直至1995年,此時,馬毛島國有化的主角終於登場了,其實,它就是前面讀賣新聞一直遮遮掩掩的所謂東京的一家開發公司——立石建設,其董事長為韓裔日本人,立石勲(勳)。立石建設收購了馬毛島開發公司,之後更名為田村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之後,立石曾經與日本政府接觸,考慮將其作為日本版太空梭HOPE的降落地,但由於日本太空梭後來壓根兒就沒搞成,所以立石只得將其變成了採石場。而且為了便於採石運輸,立石還修了兩條簡易飛機跑道,南北長4200米,東西長2400米,而也正是這兩條跑道,讓該島引起了日美軍方的高度興趣,開始了打起了讓其國有化的主意……

  為了能將馬毛島用於軍事目的,從2007年開始,當時剛剛升格的日本防衛省就開始討論是否可以將其作為代替硫磺島的美國海軍航母搭載機的FCLP使用。2011年5月,時任日本防衛相北澤俊美開始通過各種管道與立石建設接觸,並開出了50億日元的收購價。當時的連絡人則是日本現役海軍少佐田中節三。而美日安全保障協議委員會也開始把馬毛島列為關注目標。

  但是,由於島主立石勳為韓裔日本人,雖然年事已高,而且身患癌症,可能不久于人世,但他出於對日本軍國主義的仇恨和韓日關係的歷史觀衝突,又親身經歷過獨島爭端和釣魚島國有化事件,他真心希望馬毛島不要成為加劇東亞爭端的又一個不利因素。加之其花在島上的建設費用巨大,遠遠超過日本軍方的出價,因此一直反對將馬毛島賣給日本軍方。而日本軍方為達目的,可謂威逼利誘、內外夾攻,經濟、法律以及行政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2011年,在立石勳明確表達拒絕賣島後,日本政府找了個所謂逃稅的理由,判公司和立石勳有罪,並因此要求各金融機構停止對立石建設貸款,其數額高達近百億日元。可以想像,一個地產開發公司被停掉了貸款,會陷入什麼樣的困境?好在立石集團還在東京港有2個非常稀缺的廢料處理碼頭,可以提供一些現金流支援,因此幾年來還能頂住壓力,絕不賣島。
  日本軍方見一計不成,再生一計,又找到鹿島建設、清水建設等大公司作為馬甲,想用公司並購的辦法取得馬毛島的股權。誰知在立石與其接觸的過程中,發現日本前防務大臣久間章生的公司也在於其中,立馬就識破了日本軍方的詭計,日本軍方又無功而返。而在這種情形下,防衛省居然把工作做到了立石勳先生兩個兒子身上,而正是這兩個歷史觀淡漠、見利忘義的不孝子,成為了壓倒立石勳的最後稻草,在親人的不斷勸說和外界重重壓力之下,立石勳先生百般無奈,終於在2019年1月9日,同意日本軍方以160億日元的價格收購馬毛島。

三、亡羊補牢未為晚矣

  令人遺憾的是,據《超訊》瞭解,其實中方早在幾年前就察覺了此事,有關部門曾經利用中間人向立石勳先生傳話,希望他以東北亞和平大局為重,拒絕日本政府的國有化企圖。而幾家上海和香港的民間公司,也曾找到立石先生商討股權收購的問題,後因日本右翼媒體曝光而流產。而立石先生也正因為如此,直到去年11月份還在堅守底線,並主動希望找到日本以外的外國公司合作(日本公司都面臨日本政府的強大壓力)。而解決此事的辦法非常簡單,日本法律規定,有關公司資產的轉讓,只要一個股東不同意,無論股份大小,這個轉讓就不成功。

  當時立石建設最頭痛的就是幾家銀行總共近100億日元的貸款,日本政府讓銀行抽貸,使立石的經營舉步維艱,而只要有合作者願意收購其價值100億日元的股權(這一價格比日本防衛省的收購金額少了許多),那麼立石就可以償還債務,堅持到底,而且新的股東也可以否決日本政府的收購計畫。同時,如果立石集團緩解了資金壓力,無需將馬毛島國有化,其願意直接將該島租給日本環境省。因為根據日本政府計畫,今後10年將逐漸廢棄79個核能相關設施,費用高達1.9萬億日元。

  關鍵的問題還不是沒有錢,是沒有地方儲存多達57萬個以上的放射性廢棄物儲藏鋼罐,而馬毛島則正是具備這一條件的優良堆放地,其遠離日本半島,又有運輸條件,天氣海象都比較理想。因此,日本環境省一度表示每年願意支付上千萬美元的租金來使用該島,足以說明其巨大的利潤空間,可惜有心無力的立石集團現在卻實在招架不住日本軍方的多重壓力,只得放棄這一計畫。

  其實,該計畫如能實施,對於中日都可以解套,中國周邊安全環境得以改善,日本也無需面對必將到來的中方重重壓力,而輸家只有一個,美國。所以,我們真心期盼,釣魚島國有化之後,中日關係6年對峙,現在好不容易可以轉暖向好,不能再因為該島國有化,甚至未來可能的薩德部署再陷入僵局,跌回低谷。

  畢竟,我們可以選擇鄰居,但卻選擇不了鄰國,相信中日交惡,對兩國政府和人民都不是好事。在此,更有必要嚴肅的提醒日方,在對外關係中,中國從來不會主動生事生變,但一旦你置大義大利於不顧,甘願做美國的馬前卒,那麼你可能也要準備好做替罪羊!無謂言之而不預,如果你不珍惜現在,那麼失去的就是你的未來!


C04 
萨德反导弹防御系统

李雨桐,《超訊》2019年2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