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獨立知識分子階級之消亡(上)


悲塵 專稿


零.題記

1.一個嚴冬,一場大雪,黑色的兔子滅絕了。大雪中的黑兔,膽大的出來覓食被鷹啄食了;膽小的躲在巢穴不敢出來,餓死了。這是達爾文進化論物種滅絕的基本邏輯。
2.一場共產革命,中國獨立知識分子階級消亡了。這是人類社會階級消亡的一個實證。
3.沒有足夠的史料證明,消滅獨立知識分子階級是中國共產革命的目的,或者是實現目的的手段。然而卻有足夠的事實證明,在中國共產革命的一系列運動中,在中國共產黨政權近70年的運作中,作為階級而存在的獨立知識分子消亡了。從消亡過程看,這是一個定數,一種必然。
4.本文旨在探討中國獨立知識分子階級的消亡的軌跡、消亡的內在邏輯、以及消亡必將導致的結果。
5.價值評判因價值觀不同可能導致無意義的差異,本文盡可能避免。一切都在事實與邏輯中。
6.本文是基於“文明和發展對人類是有意義的”這樣一個大前提之下的討論。由於大前提不同而引發的與本文不同的觀點,筆者認為是不同的價值選擇所致,故而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之內。

一.關於“知識分子”的定義

1.要給“知識分子”下一個普遍被接受的定義是十分困難的,因為無論是在中共國內,還是在世界範圍內,當人們使用這個概念時,其內涵和外延都有一定差異。即便是不同的個人對這個概念的內涵和外延也都有著不同的理解。因此,要通過一個定義把這個概念統一起來是一件無法實現的事情。
2.然而,即便是在千差萬別的不同理解當中,畢竟存在著對這一個概念一致認可的內涵。這個內涵應該就是這個概念的最本質的東西。
3.如欲找到這個公認的內涵,必須,也只能把目光集中在人類文明的歷史上。追根尋源,人類之所以會發展出文明來,其根本原因是他們創造出了人類以外的其它動物沒有創造出來的思想產品。而迄今為止的人類文明成就也不過是這些思想產品的總合。而未來文明的發展,沒有疑問也會出於相同的原因,依賴於新的思想產品的出現。因此,思想產品是人類文明發展的動力。
4.知識分子是思想產品的創造者。盡管在人們公認的知識分子職業中,並非所有人都創造思想產品,然而思想產品的創造者無疑是知識分子的核心組成部分。
5.應該提示的是,本文當使用“思想產品”時,指的是“人類大腦思考的產物”。通常人們所謂的“精神”產品,諸如宗教理念、道德規範等等,當然也歸屬於“思想產品”之內。同理,科學、社會人文學科在同是“思想產品”層面上也都沒有區別。
6.這個“產品”有可能是商品,也有可能不是商品。這個“產品”有可能是論文,著作等可見的或可觸摸的,也可能只是“思想”。比如釋迦牟尼和孔子都是“述而不著”的,他們自己並沒有著作,但他們都創造了思想產品。

bc1
孔子述而不著。

7.基於如上道理,當本文使用“知識分子”這個概念的時候,它的定義是:創造思想產品的人。
8.請注意是“人”,不是動物。我們討論的是人類文明,當然所指是人類的活動。
9.既然是“創造”思想產品,所指就是此前沒有過的新的思想產品。
10.當然,依照這個定義所劃定的“知識分子”的外延,或將與個人固有的“知識分子”的外延不盡吻合。然而,如上本文的概念抓住了最為核心的內涵,以此內涵進行闡述,將不會發生邏輯上的錯誤。

二.世界上只有兩種人

1.以“是否創造思想產品”為標準,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知識分子,另一種是非知識分子。這是人類最基本的分工。
2. 這種分工必將導致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的分化。在人類早期沒有專業的腦力勞動者。思想產品創造只不過是某個人偶然的靈光一閃。這時候的創造者與非創造者之間的智力差異十分微小,甚至不被人察覺和重視。實際上恰恰是這一點點差異,構成了、發展出了人類最基本分工的唯一因素,即:知識分子之所以能夠成為知識分子,非知識分子之所以成為非知識分子。
3. 科學技術的發展,文明的進步是無限的。這必將導致這兩種人的分化進一步加大。只要人類發展在繼續,這種傾向就不會完結。
4. 馬克思曾經預言,在未來的共產主義社會將消滅“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的對立”,是不符合歷史趨勢的。未來體力勞動肯定會減少,或者被消失。但腦力勞動與非腦力勞動的對立只會越來越強烈。兩種人的差異將會越來越大。《人類簡史》的作者尤瓦爾·赫拉利預測,未來的人類將只有兩種人:一種是“超智人”,另一種是人口眾多的“無用人”,並且各自形成兩個在智力上、社會資源掌控上差異巨大的兩個階級。這是基於與上文相同邏輯而作出的極致的預測。

三.傑出的思想家是否可以被替代?

1.普列漢諾夫說:“當有人問我們,如果A沒有來得及解決課題X便去世了情況會怎樣時,我們竟以為社會智慧發展之線會中斷。殊不知在A去世的情況下,B或者C或者D會著手來解決這個課題,因此,社會智慧發展之線仍然會是完整的,盡管A過早地死去。(普列漢諾夫《論個人在歷史上的作用問題》)”


俄國革命家、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格奧爾基·普列漢諾夫。

2.這是典型的唯物論反映論的觀點。在中國大陸,對於這個問題,大約普氏是一個最具影響的人物了。他認為,思想產品創造的動力來源於人類實踐活動所提出的問題;只要問題被提出,解決此問題的人會接連不斷出現。換言之,普氏認為,只要問題被提出,那個解決問題的思想家是可以由後人替代的。
3.思想產品產生於大腦的特殊的功能。那種功能用計算機術語表達就是一種“算法”。
4.傑出的思想家與常人不同之處在於算法不同。
5.普氏觀點錯在,他有一個預定的大前提,他預先假設,在一個特定的時段,解決問題的人的算法是相同的。依照他的例子即:A的算法=B=C=D=……。如果這個大前提為真,沒有疑問普氏的觀點是正確的。然而這個大前提不真。現代科學證明,某些算法,只能產生於某個特殊的大腦。那個特殊的大腦是個體基因突變產生的,後人無法替代。
6.對於人類文明發展而言,傑出思想家是造物的恩賜,是最為珍貴的資源。錯過了,可能會是人類文明的巨大損失,無法補償。因此任何對知識分子思想活動的限制、干擾、甚至戕害都是極大的罪惡。
7.假如,孔子或者愛因斯坦降生在中國當下,經過中共全套教育,在20年或者30年後,他們會脫穎而出成為今天的孔子或者愛因斯坦?還是被淹沒在庸庸碌碌的莘莘學子的汪洋大海之中無所作為?


假如愛因斯坦降生在中國當下……


四.知識分子是不是一個階級?

1.維基百科在解釋“知識分子”概念時有這樣的說明:“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知識分子不被視為一種階級成分,但可被視為小資產階級的一部分。”
2.這說出了一個重要的事實,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打從成立那一天開始,國家意識始終不認為知識分子是一個單獨的階級。盡管如此,在以階級鬥爭為基本理念的共產革命過程中,卻認為它必須有一個階級歸屬。在中華人民共和國70年的歷史中,國家對“知識分子”的階級歸屬一直是首鼠兩端,依據政治需求隨時更改的。在1957年之前,它屬於“小資產階級”的一部分;“反右”前夕的八屆二中全會上,正式把它歸屬為資產階級。從此知識分子成為社會主義革命重點打擊的對象,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文革結束。此後,在發展經濟的政治需求下,又把它劃歸為“工人階級的一部分”。這在中共的等級理念中,知識分子的政治地位是被大大地提高了,即:從一個敵對階級的一部分,一躍而成為“領導階級”的一部分。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今天。
3. 經典的馬克思主義階級劃分的基本邏輯是: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資產階級的社會存在是,他們擁有生產資料,並依靠生產資料賺取利潤,依馬克思的說法是剝奪剩餘價值。這些決定了他們的剝削階級的思想意識。而知識分子完全不具備這些社會存在,也不具備資產階級的剝削的階級屬性,從而集體意識也完全不同。同樣道理,知識分子也不具備小資產階級和工人階級的社會存在,因此,他們的階級屬性以及集體意識跟小資產階級、工人階級也完全不同。
4.馬克思主義階級劃分的目的是為他的階級鬥爭理論服務的。因此在這一框架下劃分的各個階級都有所謂的剝削或者被剝削的階級屬性。而這些屬性直接決定著某個階級對待共產革命的態度。
5.然而從更為開闊的視野思考,階級劃分的意義不僅僅只為確定其“剝削”或“被剝削”的階級屬性,進而為共產革命服務。撇開共產革命的視角,階級的劃分有著更為廣闊和深遠的意義:社會學的、經濟學的、心理學的等等。
6.維基百科這樣定義“階級”:
【在很多歷史或政治中引用的“階級”意指“具有不同身份,不同地位、財富、勞動形式、生活方式、或其他社會、經濟、或文化因素等,不同意識形態的多個社會性群體”。】
7.知識分子是以提供思想產品的方式滿足社會需求的,多數情況下,他們也以相同的方式獲取生活資料。他們有著獨特的“腦力”的勞動形式,因而也具備獨有的階級意識,獨有的階級特質。這些構成了知識分子作為階級而存在的充分條件。

五.中國“獨立”知識分子階級之存在

1. 中國知識分子作為階級而存在由來已久。春秋末年出現的“百家爭鳴”則是一個明顯的標志。以常理推斷,還可追溯到更為久遠。
2.《孔叢子·居衛》記載:“天下諸侯方欲力爭,競招英雄以自輔翼,此乃得士則昌、失士則亡之秋也。”表明這個時期出現了一個成熟的思想產品市場,和思想產品市場的“剛需”。這促使各學派廣收門徒滿足市場的需求。僅孔子就有“弟子三千,賢人七十二”。以市場經濟的視角而言,其實孔門就是一個思想和人才產品的生產廠家。此後,齊國有“稷下學宮”,魯國有“闕里之學”,魏國有“西河之學”。思想市場的強烈需求催生了一個中國思想史上黃金時代。中華文化的重大(甚至所有)學派諸如:儒家,法家,墨家,兵家,名家,陰陽家,縱橫家等等都產生於這個時期,自此奠定了中華文化的基礎。
3. 《孟子·梁惠王上》說:“無恒產而有恒心者,惟士為能。若民,則無恒產,因無恒心。茍無恒心,放辟邪侈,無不為己”。孟子所描述的這種狀態表明,知識分子在這個時期,已經形成了自己特有的精神面貌,或曰階級特質。這種特質既不同於有產階級,也不同於無產階級中的普通百姓。透過這種狀態我們可以看到,這時候的知識分子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思想產品養活自己。這個時候的知識分子階級是一個精神獨立、思想自由的階級。
4. 中國知識分子的完全自由,是由儒家思想被統一的政權選中,並確立為國家意識形態而告結束的。有學者認為是從秦末,但更具有可靠證據的則是從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開始。這種狀態持續了大約兩千年,直到民國建立。其間雖有國家主流意識尊崇佛教的時期,但總體而言,國家意識形態基本是以儒家思想為核心的。特別是隋末科舉制度建立之後,直至滿清廢除科舉之前。此期間,科舉考試則以儒家思想為核心內容。由於仕途的吸引,使得大多數知識分子趨之若鶩,這不啻在知識分子階級思想世界中設立了一個樊籬,使得他們的思想範圍局限於儒學。所幸的是,儒家的基本價值觀“仁義禮智信”,即便以現代思想衡量,都具有普世價值的性質,無一例外。此期間,儒家思想雖為國家意識形態,但儒家思想本身並不排斥、更不扼殺其他學派。這使得中國思想史的發展,還沒有脫離人類文明而走得太遠。
5. 在這兩千年的時間裏,由於國家意識形態的局限,知識分子雖然部分地失去了自由,但他們作為獨立的階級始終是存在著的。他們依然有著“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的選擇。他們能夠獨立的基礎,是有一個自由的思想產品市場存在,他們可以依靠思想產品養活自己。
6.土地以及生產資料私有制則是中國知識分子不辱沒自己信念,保持獨立的物質保障。依靠擁有的土地養活自己,構成了獨具特色的源遠流長的“耕讀文化”。
7. 滿清政權的滅亡,給知識分子階級帶來了一次巨大的精神解放。余英時說:“20世紀之初,中國雖然既弱又貧,好像隨時有被‘列強瓜分’的危險,但中國知識人卻正如日中天。(余英時《重振獨立自主的人格》)”出現這種狀態的重要原因是,一方面政權的更替拆除了作為國家意識形態的儒家思想——這個樊籬;另一方面世界文明的潮流湧入了中國。“五四運動”成為了中國文化繁榮的黃金時代,“五四”的精神也成為中國走向現代文明的旗幟。中國知識分子帶著獨立的根基,自由的氣概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


浮雕:五四運動。

《明鏡月刊》第108期,未完待續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