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们都讨厌马杜罗


  一国总统最大的噩梦,大概就是自己的反对者突然在民众的簇拥下宣布:我才是总统。

  然后美国说:我觉得没问题。

  委内瑞拉国会领袖瓜伊多,在周三的加拉加斯反对派集会上宣布就任“临时总统”。几分钟后,加拿大首先承认瓜伊多的总统地位(是的,又是加拿大)。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发表声明,认可瓜伊多,并呼吁其他西方政府加入支持行列。几小时后,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等十个拉丁美洲国家也宣布认可。

  震怒的马杜罗立即宣告与美国断交,并勒令所有美国外交官72小时内从委内瑞拉“消失”。他指责美国干涉内政、蓄意推翻他的位子,而美方则表示将无视72小时的时间期限。

  这场看似戏剧化的“墙倒众人推”其实早有铺垫。去年,2013年就任总统的马杜罗,组建由自己亲信掌控的制宪大会,绕过反对派占多数的国会,更改选举制度,令他最具威胁的几大竞争对手无法参选。又突然把大选时间从2018年12月提前至5月,其时只有他一个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并成功当选,在今年1月10日正式宣誓就职。

  而这次支持新临时总统瓜伊多的所有国家,几乎都在2018年的大选后,指责马杜罗操控选举,并拒绝承认他连任的选举结果。巴拉圭更是直接选择与委内瑞拉断交。为解决委内瑞拉问题而组建的十二国多边组织利马集团,也长期对马杜罗施压,让其把权力移交给瓜伊多为首的国会。

  委内瑞拉的危机影响已经超出了国界。利马集团由加拿大和十一个委内瑞拉周边国家,于2017年在秘鲁成立,旨在以和平手段解决委内瑞拉的危机,以稳定拉丁美洲的局势。美国、欧盟和委内瑞拉反对派均对集团表示支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呼吁利马集团的国家,禁止委内瑞拉高官使用利马国家的财政系统,且禁止他们入境。

  2018年那场混乱的大选结束后,更多的委内瑞拉难民涌向邻国。利马集团坚决否认大选合法性,并召回各国大使以表抗议。在美国的经济制裁之下,利马集团对委内瑞拉的进一步孤立令马杜罗政府在经济问题上更加举步维艰。1月4日,委内瑞拉外长阿雷亚萨在电视讲话中就曾严厉谴责利马集团,指其严重干涉委内政,称利马集团在美国的指使下企图对委内瑞拉发动政变。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表示,因为马杜罗政府不再是合法政府,所以无权和美国断交,美国会继续与临时总统瓜伊多领导下的委内瑞拉保持全面的外交关系。并呼吁委内瑞拉军方保护民众,不要轻举妄动。

  美国国务院发布在官网的一份声明中,称“美国选择与临时总统瓜伊多、民主选出的国会、以及委内瑞拉人民站在一起,因为他们在和平地恢复国家的宪法秩序。美国不认为马杜罗政府是委内瑞拉的合法政府,前总统马杜罗在法律上无权代表委内瑞拉和美方断交,或是驱逐美方外交人员。”

  “我们向委内瑞拉军方呼吁:继续保护的委内瑞拉民众、美国以及别国公民的福利和生命安全,不要做出违背国际社会外交规则的行为;任何侵犯美国使团或者人员的行为,我们都会采取适当行动追究到底。”

  马杜罗一直被利马集团和美国视为解决委内瑞拉经济难题的障碍。作为有着南美第一储油量的资源大国,委内瑞拉产油业面临设备投资匮乏、技术人才流失、管理层政治化与债务负担等问题,使产能严重收缩。再加上马杜罗任期内广泛的腐败现象以及骇人的通货膨胀,委内瑞拉进入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2016年开始该国陷入饥荒,约三百万人因为食物短缺被迫逃往海外。

  另一方面,在集会中宣布就任的瓜伊多并不是完全无法可依。根据委内瑞拉宪法第233条第二段:当选出的总统永久性地无法担任总统职务时,国会会长应该担起总统一职,直到新的总统就任。这里的“永久性无法担任”包括被国会正当地宣布罢免,或是被民意要求离职。

  当然,35岁的工业工程师、议会领袖瓜伊多能否坐稳新总统位置,还是一个未知数。一位参与游行的民众这样说:如果集会游行就可以推翻马杜罗的话,那他已经被推翻好多次了。

  瓜伊多的人身安全此时受到极大威胁。尽管因为担心被逮捕,他已经转移到秘密的位置。但如果瓜伊多真的担起总统的角色,公开露面和社会活动是不可避免。虽然已有数千名士兵及军官选择离开军队岗位,大多数观点还是认为,效忠于马杜罗的军队目前不至于走向分裂。

  不过,《华盛顿邮报》称,根据美方情报部门的消息,委内瑞拉国防部长洛佩兹曾私下劝说马杜罗让位。周三,洛佩兹发表推特反对瓜伊多自封总统,但有意思的是,他没有重申对原总统马杜罗的支持。他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称:“这个国家的士兵不会接受一个非法自封的总统,国家武装部队会守护宪法和国家主权。”同样,没有提到守护马杜罗的总统位子。

  至于把这件事搞大的特朗普,被问到美国是否会考虑军事行动时,他回答:我们并没有在考虑任何行动,但是一切皆有可能。

作者:李钊成,世界说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