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质疑安理会讨论委国危机为何放过黄背心


黄背心26日发起第十一波抗议行动,图为在巴黎抗议的黄背心共四千人左右。路透社

 

(法广RFI 安德烈)委内瑞拉危机深重,美国国务卿蓬皮奥在联合国呼吁支持反对党领袖瓜伊多之际,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启示:既可以谈委内瑞拉危机,为何不可以在安理会也来讨论讨论法国的黄背心运动?此言让法国气愤。

常驻联合国的俄国大使瓦西里•涅边贾周六向德国大使克里斯托夫·赫斯根发出上述质疑后,后者回答安理会讨论委内瑞拉事务不仅仅是美国提出,而且有秘鲁跟多米尼克两个安理会非常任国联署。他解释:委内瑞拉危机对地区和平存在潜在的威胁,安理会讨论理所当然,这是预防性外交。

 

俄罗斯大使涅边贾反讥:“预防性外交,太美好了!...”他抬高声调质问:“假如俄罗斯要求在安理会讨论法国的安全问题,今天又有数万名黄背心涌入法国大街小巷,您作何感想?”不过,这位大使随即补充,“我向法国大使安妮·古根保证,俄罗斯没有向安理会提交讨论法国安全问题的打算”。他接着说,“俄罗斯所要的是尊重一个合法政权,不要干涉一国的内部事务,外部不要向委内瑞拉提供解决办法,而应该帮助委内瑞拉人民自己和平解决问题”。

 

俄罗斯大使的这番话语让在场的安理会成员国大使很惊诧,德国大使遗憾地表示,俄罗斯大使没有回答他之前提出的有关委内瑞拉当局违反人权的问题。

 

德国大使说,俄罗斯想讨论法国22000名示威者,但不要讨论330万逃离本国的委内瑞拉人道危机。

 

俄罗斯大使的话语引起回声,稍晚些时候,委内瑞拉外交部长也对法国发出质疑,他说,在法国,黄背心在这个星期六发起了第11波行动,超过20000示威者要求马克龙总统改善他们的生活和工作条件。

 

这位大使质疑,“法国凭什么向我们发出限期八天重新选举的最后通牒?”“马克龙与其大谈委内瑞拉事务,不如好好想想如何解决本国黄背心的问题”“管好你们自己的事吧!”

 

法国自然对俄罗斯把黄背心与委内瑞拉危机拉在一起比较很不满,但并没有在安理会公开表达意见。

 

稍晚些时候,一位匿名的法国外交官在会后表示,俄罗斯和委内瑞拉有关法国黄背心的提法“严重脱题”,“很过分!”他表示:“委内瑞拉正经历着政治危机,人道危机以及空前的侵犯人权的事件。300万人越过边境逃亡,对地区安全和稳定已经造成重大冲击”。

 

这位外交官表示,把黄背心拿来做比较完全不适合,严重偏题。法国的选举是民主的,我们处理自己的事务完全是遵守法治国家的规则和对话程序进行的。

 

星期六,法国、德国、西班牙向委内瑞拉发出最后通牒,要求该国总统马德里在八日内宣布重新举行大选,否则将正式承认反对派领袖瓜伊多为代总统,英国也于同日向委内瑞拉发出同样内容的最后通牒。周六稍早些时候,俄罗斯与中国联手,阻挡安理会通过一项美国起草的支持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瓜伊多的宣言。

 

星期六,根据法国内政部统计,69000万黄背心再次示威游行,其中在巴黎有4000人,如同前几次,游行过程也出现了一些事故,警方传唤了一些肇事者。

 

在巴黎如同在法国其他地区,黄背心领袖人物当晚呼吁人们参加持续数日的“黄背心之夜”,法国当局几日来在全国各地发起了一场大辩论,希望收集各方意见、最终得以平缓社会不满。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