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11.21事件”的情况反映及诉求

来稿

 

军事科学院政工部党委及院领导:

2018年11月21日晚,海淀公安分局多名警察突然到西黄村军科院小区退休干部艾惠芳家中将其强行带走。这一事件在小区里引起极大愤慨与众多反思,被称之为“11.21事件”。

  一、“11.21事件”发生的起因及经过
  被警察强行带走的艾惠芳(女),系军科院门诊部退休医生,现年66岁,烈士后代,70年(?)入伍,2010年(?)退休时为专业技术五级,2013年(?)移交石景山区军休七所管理。

“11.21事件”的起因:海淀区政府于今年9月告示:将在海淀区四季青镇的宝山地域投资18.9亿元兴建日处理7500吨(包括粪便1600吨)的大型垃圾厂(简称“宝山项目”),将配550辆大型垃圾车日夜兼程收集运输。鉴于此立项建在五环内人口密集区,引起周边近30个小区居民的强烈不满,上访人员连续不断。艾惠芳于11月19日到离小区约1公里的该“宝山项目”临时筹建地进行维权时,随激动人群喊了一句“区长下台”被便衣警察盯上,招致“11.21事件”发生。
“11.21事件”的经过:11月21日20时许,海淀公安分局多名警察到艾惠芳家中,以治安违法传唤为由,要将其带走。小区退休干部党支部书记武法泉、副书记王成志等人闻讯赶到询问警察为何抓人时,警察只拿出了一个证件晃了晃。武法泉亮明书记身份后提出:当事人为军队退休师级干部,我们小区是军事管辖区,不能随便抓人。警察蛮横吼叫:你们阻碍执法就把你们一起带走!随后,警察在艾惠芳的2个小孙女等家人面前将其强行带走。党支部几名负责人同志在尾随警车的同时,向军休七所做了紧急报告。当晚23时许,艾惠芳被押送到东北旺该局的“教育管控中心”带手铐羁押。其间,武法泉等同志求助过军科院有关部门无果;军休七所所长赶来向警察说情无果。当事人丈夫刘锡林(同为军科院正师退休干部)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哭着向警察哀求:她血压很高(190/160),眼病很严重,请问完后尽快放人,但被置之不理。经武法泉等人多方翰旋并出具担保书之后,于22日20时许艾惠芳才被放回,其被带铐限制人身自由长达24个小时。震惊、愤懑、失落、无奈的悲情气氛弥漫于整个西黄村军科院小区!

事后,根据院领导的指示,我党支部对小区住户进行了法制宣传教育和依法维权的警示,并对艾惠芳本人做了思想疏导和精神抚慰工作。目前,艾惠芳同志和小区人员情绪基本稳定。

  二、“11.21事件”系属恶性执法和违法执法

经查对《宪法》《治安法》《信访条例》等相关法规和资深法律人士研判,“11.21事件”属于恶性执法和违法执法,主要表现如下:

1、艾惠芳同志喊口号的行为不具备违法情节。该同志在没有领导和组织的情形下到一个临时施工场地去维权,是个人行为,不属非法聚集;所到地点也不存在严重干扰公共秩序和办公秩序的事实;随他人喊口号充其量属于情节显著轻微的过激行为,对其予以口头教育或口头警告足矣,而对其以喊“区长下台”口号违法为由实施治安传唤和羁押乃属滥用警力激化社会矛盾的违法行为。

2、执行警察在执法中违背法律程序。在跨区执法过程中,没有向石景山辖区的公安分局通报任务,没有通知苹果园街道派出所及军科院小区片警到现场配合执法,属违规行为和对执法规定的亵渎。

3、执行警察直径军科院小区抓人属越权执法。西黄村军科院小区属于军事管理区,大门口有警示牌。小区属军科院和军休七所管理体系,执行警察进入军事管理区传唤维权的退休师级干部,应当向上述单位通报情况。特别恶劣的是,当中共党支部组织闻讯前来质询时,执行警察表现出极端漠视和藐视,且扬言恐吓要将支部负责人一同带走,其不文明的执法言行超出了执法任务的权限。

4、执行警察严重侵犯当事人权益和尊严。执行警察只向艾惠芳出示警察证,没有依法出示治安《传唤证》。后在小区支部书记等人质询下,才掏出《传唤证》虚晃了一下,而没有交给被传唤人详细阅看,更没有告知当事人依法应享有的权利和义务。在告知当事人是正师级退休干部,有高血压、眼底出血等疾病,提出希望变通传唤的合理要求后,执行警察本应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请示主管领导,再行决定是否需要执行治安传唤,却擅自越过这一法律程序,违法强行将当事人带走,令军队退休干部失去应有的权益与尊严。

5、执行警察超过治安传唤时限属于违法。法律明确规定治安传唤询问查证的时间,不得超过8小时。该案情并不复杂,被传唤人只是跟着在场维权群众喊了句“区长下台”口号,调查询问根本就用不了8个小时。但该局却将当事人以对待刑事犯罪嫌疑人或案情复杂可转为行政拘留的法律措施和手段,送到所谓的“教育管控中心”,限制人身自由长达近24个小时,违法超时16个小时,显然是对公民人身自由权和名誉权的非法侵犯。

6、执行警察违犯使用械具的法律规定。《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八条明确规定:当“遇有违法犯罪分子可能脱逃、行凶、自杀、自伤或者有其他危险行为的,可以使用手铐、脚镣、警绳等约束性警械,强制传唤可以适用以上约束性警械。”艾慧芳同志是年近七旬的老奶奶且没有上述违法危险行为和事实,却被戴上械具手铐长达18个小时,是执行警察对法律的公然践踏,应当承担违法责任。

  三、“11.21事件”的负面影响及原因分析

“11.21事件”虽然是艾惠芳个案,但被警察突然抓走,带上手铐,感到受辱的是军队退休干部这个集体!不仅引发小区广大军休干部的极大震动和强烈不满,很可能一石激起千层浪,波及移交地方管理的20万军队退休干部整个群体。

“11.21事件”产生的主要负面影响:移交地方管理的军休干部顿时觉得,我们的军人身份无形中被剥夺了;军籍法定也无形中没有了;退休时的无论你是部长、主任、师职(级)、大校,还是专家、学者、功臣等一切政治身份、社会地位等荣誉光环被一扫而光、一律归零!不少同志认为,在军队干了一辈子,级别与海淀区长等同的艾惠芳同志喊了句“区长下台”就突然被警察传唤,镣铐加身,是对我们军队退休干部的污辱和虐待,也是我们的莫大耻辱!还有不少同志感到,被移交地方管理时承诺的政治待遇、生活待遇不变,竟然是“空头支票”!也有的同志觉得,军科院对军休干部缺乏情感,过于冷漠,要是在部队碰到类似情况肯定不会无无动于衷(因为军休者大都是在职者的老领导)。还没有移交地方管理的已退休同志,十分庆幸自己还没有走出这一步。恶性事件笼罩在大家心灵上挥之不去的阴影,有待从根本上予以解决。

“11.21事件”发生的深层次原因:在全党和全国人民积极响应和全面贯彻习主席提出“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要求的新时代背景下,竟然发生如此令人发指恶性事件,最根本的最深层次的原因是长期以来对军休干部的身份定位不准、司法管辖混乱、权益保障不清所致;同时也与某些政府官员和执法人员无视军休干部的特殊身份违法执法有直接的关系;另外,也与我们有些军休干部自我保护意识不强、有待进一步增强做守法公民和依法办事的理念有关。

  四、“11.21事件”善后工作的建议与诉求
  我们虽然是移交地方管理的军休干部,但均是从军科院退休的(不是退役)。三年(?)前,军科院各大单位在每年春节都会邀请所有退休干部到军科院欢聚,听取本年工作和来年任务的介绍;并一再强调:你们在军科院工作了大半辈子,军科院是你们的“娘家”,不会忘记你们,有什么问题军科院一定会尽力帮助——令人心暖!基此,就“11.21事件”善后工作我们向“娘家”提出下列建议和诉求。

  1、恳请军科院有关部门向北京市相关部门反映或通报“11.21事件”。真实反映海淀公安分局执法民警恶性执法的基本情况,要求其向艾惠芳同志赔礼道歉和给予必要的精神损失赔偿。这不仅仅是为艾惠芳同志雪耻的个人所需,更是小区退休干部对“娘家”的共同企盼,也是军科院维护辖区权益和安全的应有举措。

  2、恳请军科院向军委有关部门如实反映军休干部“身份定位”面临的困境。鉴于上世纪80年代为减轻军队负担将师以下离退休干部移交给地方安置,因地方组织部门不愿接纳而匆忙交由民政部门接收,不但事前没有论证,事后至今也未理顺和建立相关的管理法规与政策制度。最为严重的是:军休干部因移交地方而造成了军籍身份的丢失,致使其几十年的军人职业尊严和荣誉感自豪感化为乌有,应有的权益得不到有效维护甚至遭受侵害。军休干部的今天,是现役军官的明天。真正落实习主席关于“军人成为尊崇职业”的要求,理应包括免除军休干部后顾之忧在内。冀望军委有关部门能引起高度重视,以明确军休干部的身份地位、调整军休干部的司法管辖、强化军休干部的权益保障等问题为导向,力争在国家层面健全和完善有关政策法规制度,确保军休干部的权益得到有效维护,真正让包括军休干部在内的军人成为全社会最为尊崇的职业。

  3、企盼军科院相关研究单位将军休干部权益保障列入科研选题,并作为议案郑重地提交人大。军科院是中央军委决策咨询机构和国家国防建设的智囊团,研究军休干部权益保障机制责无旁贷。提议设立课题组进行专题研究:一是向军委提出司法建议,参照浙江、江西等省颁布的《军人军属权益保障条例》所明文规定“离退休军人、战时执行军事任务的预备役人员和民兵,按照军人对待”等相关条款,在正起草的《军人权益保障法》中给予法定;在《国防法》、《兵役法》、《现役军官法》等法规修订中,增设条款明确军休干部的军人身份。二是在研究贯彻落实习主席军队政策制度改革创新指示中,提出新成立的退役军人事务机构应全面实行军民融合体制的方案。目前,仅国家层级的“退役军人事务部”配有一名现役副部长,地方各级政府新成立的退役军人事务机构均未统配现役军官(且多为没有从军经历的人员)。我们认为,全国各级退役军人事务机构只有实行军民融合体制,才能保障好退役军人和保有军籍军休干部的正当权益;实行移交地方管理的与仍由军队管理的离退休干部并轨也才有组织基础。此外,因“军休军人”不属于“退役军人”范畴,退役军人事务部牵头起草的《退役军人权益保障条例》不便将军休军人权益保障条款列入其中。故有必要军地双方共同起草《军休军人权益保障条例》,并明确军民融合体制的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为执法主体及担负责任。三是就上述问题草拟议案,争取明年三月召开人大时,由军科院人大代表向人大提交。

  4、企望军科院永远是我们的“娘家”。虽然我们已移交地方管理,但军科是“娘家人”的事实永远改变不了。每逢佳节倍思亲,企盼恢复三年(?)前的做法,每年春节让我们“回娘家”相聚一回。
 
     西黄村军科院小区
     
     2018年12月13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