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象牙女王”获刑15年,拯救非洲大象获标志性胜利


被称为“象牙女王”的中国女商人杨凤兰2019年2月19日在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法庭内。

 

坦桑尼亚一个地方法院2月19日星期二判处一名近七旬的中国女商人15年徒刑。被称为“象牙女王”的杨凤兰被法庭认定参与走私非洲象牙罪成。动物保护组织对这个高调的案件审结表示欢迎。非洲大象一度因为主要来自中国的象牙需求而遭到盗猎者大范围杀戮,数量急剧减少。“象牙女王”被判入狱被视作拯救非洲大象努力的一个标志性的胜利。

2015年10月,坦桑尼亚当局宣布抓获一名参与象牙走私的关键人物。在非洲大陆上大象数量已被猎杀到濒危边缘的时候,杨凤兰被捕引发了甚至是全球性的广泛关注。保育界需要这样的胜利让世人认识到拯救大象的急迫和艰难。长期受腐败和贫穷困扰的非洲国家也亟待证明其管治、执法及司法能力和决心。

非政府机构环境调查署在华盛顿和伦敦均有办公室。该机构总裁,同时也是创始人之一的艾伦·索顿(Allan Thornton)对美国之音说,他对判决结果感到高兴。

索顿说:“我们希望这将意味着坦桑尼亚将坚持强力执法打击象牙盗猎者,尤其是推动象牙盗猎的犯罪集团。我们还希望看到坦桑尼亚政府提出更多这样的检控。”

近年来,坦桑尼亚的大象数量因非法偷猎而骤减。去年6月的一个统计报告显示,这个东非国家的大象2009年时有11万头,而到2015年,只剩下4万3千多头。

路透社星期二的报道称,杨凤兰被指参与向亚洲走私至少350头非洲大象的象牙。她和两名坦桑尼亚男子被控在2000年到2004年间,走私了860根象牙,价值约560万美元。但她否认对她的那些指控。

几度拖延后,杨凤兰案在一年后终于开庭审理。2016年10月20日,检方向法庭提交了案件事实。在这份3页纸的文件中,检方简单陈述了案情,与杨凤兰被捕后媒体援引的内容大致相同,即执法机构得到情报,了解到一个主要犯罪团伙在坦桑尼亚各地向中间牙贩收购象牙。

据该文件,与杨凤兰同案的被告之一玛纳斯·费勒蒙是在2014年4月20日被捕的。费勒蒙供出另两人,撒利乌斯·马坦博(Salivius Francis Matembo)和杨凤兰。马坦博被捕后,供认他向偷猎者收购象牙,而这些象牙的唯一买主就是杨凤兰。

案情报告简单提到,杨凤兰被捕后供认了自己在这个犯罪团伙中的角色。检方指控三人在2000年1月1日到2014年5月22日间非法走私至少706件象牙,称经调查已掌握该团伙偷运象牙的方式、存储形式,和支付方法等,但未做详细描述。

但是,2016年10月20日开庭时,几名被告均否认有罪。之后,该案因为证人缺席等原因几度推延。

在那之前,开庭日期已经几度延后。同年10月5日,记者前去达累斯萨拉姆基苏图法院采访该案开庭,但因被告方提出翻译要求,当天未能开审。杨凤兰短暂出庭后,其辩护律师之一尼希米·恩科科地美国之音说,他们为被告做无罪辩护。

杨凤兰的女儿杜非同日也在庭外对美国之音表示,她母亲没有犯法。杜非在此后的几次电话采访中,一直坚称杨凤兰无罪。她曾说,她的母亲是没有象牙的女王。

在经过漫长的法庭审理后,达累斯萨拉姆基苏图法院的法官胡卢马·沙伊迪星期二宣布了判决结果:杨凤兰和同案被告撒利乌斯·马坦博、玛纳斯·费勒蒙各获判15年刑期。

法官还要求各人或缴其走私象牙价格两倍的罚款,或追加两年刑期。

判决后,杜非在其微信账号上发了几张照片,在杨凤兰出庭的截屏图上,杜非写道:“15年,希望妈妈可以坚强度过。”

她在另一个帖子上说:“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象牙女王案件的关心,再也不用担心了,判了15年,明天所有报纸新闻媒体都会看到。”

杜非在微信上回复美国之音时写道:“假的证人证词,大言不辞(惭)的在法庭宣读,假的都变真了。还有的可谈吗? 这个国家我无语了。”

杜非没有回答是否上诉的问题。

杨凤兰和坦桑尼亚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结下不解之缘。从当年为坦赞铁路做翻译,而后因不甘平淡重归坦桑尼亚创业。但她原本教科书般的奋进经历,在步入晚年时却逆转。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在坦桑尼亚耕耘多年的中国妇女,转瞬间却成了“象牙皇后”。

杨凤兰是北京外语学院首届斯瓦希里语专业毕业生。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她先后在坦桑尼亚生活了数十年。杨凤兰曾经对采访她的中国媒体说,她是个“老坦桑”。

1975年,杨凤兰毕业后,被分配为中国援建的坦桑尼亚到赞比亚的铁路工程项目(坦赞铁路)担任翻译。她曾对媒体说,自己与非洲有特殊的感情,在援建时认识了丈夫,后来连女儿的名字中也有非洲。

杨凤兰的女儿杜非来坦桑尼亚也将近20年了。她已经加入了坦桑尼亚籍。杜非说,坦赞铁路完工后,她母亲回到北京生产服务局工作,1993年被煤炭部借调,到坦桑尼亚当翻译。杜非说,两年后她要考高中了,杨凤兰回到了北京。

回京不久,杨凤兰偶然看到报纸上登了一篇坦桑尼亚驻中国大使伊迪写的招商引资的文章,说坦桑尼亚要敞开大门,欢迎各地的人来投资,商机很多。她动了心。

杜非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我妈妈说,坦桑确实是,它落后国家吧,机会会大一些。然后语言又熟悉。我妈妈又跟使馆的人接触了一下,就觉得可以出来。 后来跟几个同学聚会的时候说起坦桑尼亚,说学了语言别白学了呀。这样就又出来了。”

杨凤兰起初在达累斯萨拉姆开了一家火锅店,后来成为当地颇有名气的北京饭店。杜非说:“基本上就是慢慢地一点点把生意做起来,慢慢扎根在这里。”

杨凤兰在达累斯萨拉姆富裕的密克切尼(Mikocheni)地区租了一栋两层楼的民居。中国日报两年前的一篇专访中,杨凤兰说自己的餐馆开在一层,二楼则用作其长城投资公司的办公室。她说自己当初因缺乏经商经验的担心看起来多余了,因为饭馆开张之后,登门的不仅有中国驻坦桑尼亚的使节及其新朋老友,更有当地人光顾。

杨凤兰还对该报说,自己已经不靠餐馆赚钱,而是把它当作一个中坦人民交流的场所。她说,希望利用自己在语言上的优势为中坦两国人民增强互信尽一份力,并说“自己就是中坦友谊的最好例证。”

身材矮小的杨凤兰已经被关押超过3年,很难把她和一个冷血象牙贩子联系起来。但是,坦桑尼亚执法机构说,她是从坦桑尼亚到东亚的一个象牙走私团伙的关键人物。在象牙从源头到最终市场的走私链中,掌握或运作资金的人相当关键,通常被称作kingpin。这些人通常在幕后,且多在境外,落网者寥寥无几。

杨凤兰案的审理一再拖延,令很多关注这个案件的人感到不解。我们多次试图与坦桑尼亚的执法和司法机构提出采访申请,不是石沉大海,就是被搪塞。

达累斯萨拉姆(Dar es Salaam)在阿拉伯语中意为“和平之家”(the abode of peace)。这座位于印度洋沿岸的城市,非洲班图文化与阿拉伯及印巴文化交融,形成了独特的斯瓦希里文化,同时也混合着德国和英国殖民文化。近年来,随着中国在非洲影响力日增,到这里经商乃至打工的中国人也越来越多。

随着越来越多中国人到非洲寻找机会,一些中国人参与贩卖象牙被捕的消息也多了起来。

非政府机构环境调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 EIA)在华盛顿和伦敦都设有办公室。该机构2014年11月发布了一份题为“消逝的大象”(Vanishing Point)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以翔实的调查和数据,揭示了坦桑尼亚非洲象盗猎和象牙走私背后的犯罪、腐败以及残杀。

但是报告中不乏华人染指象牙走私的案例,其中包括警方在达累斯萨拉姆市密克切尼区突袭一个民宅时抓获三个中国公民,并发现706根象牙。报告提到这706根象牙的供应者,则正是一年后被捕的杨凤兰的同案疑犯马坦博和费勒蒙。

“消逝的大象”援引的法庭文件,揭示了与上述案件有关的走私团伙的主谋是两名中国公民邓继云(音译)和张明智(音译),以及一名桑给巴尔当地人,而邓据信曾是中国驻桑给巴尔领事馆工作人员。报告说,案发后,三人均逃往中国,其中邓、张二人是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数据库中的通缉犯。

报告还提及访问坦桑尼亚的中国国家领导人回程专机满载象牙,以及中国海军舰艇停靠达累斯萨拉姆港口时,众多象牙贩子闻风赶去销售象牙的事件。这样的传闻,对于中国政府而言显然是关乎国家形象的负面消息,一经披露,即刻被否认并予以驳斥。

“非洲华侨周报”记者姚姣被问及相关事件时说:“护卫舰来的时候,我是全程跟着的。而且我想给您说一句话就是:谣言止于智者。所以不需要跟风。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往上面搬过东西。”

姚姣认为,这些谣言背后是有“黑手”的。

TRAFFIC中国项目主任周非曾供职中国外交系统。他说,EIA报告中披露的这段相当于丑闻的事件没有根据。

周非说: “但是在我看来,EIA这个报告是很好,它有很多数据。但是就这个事情本身它并没有证据。它仅仅是说,一个卖家在那儿用嘴说了一下。”

周非指的是EIA报告中一个坦桑尼亚象牙贩对乔装的EIA调查人员说,他如何在中国国家主席访问坦桑尼亚期间,向其随行人员售卖象牙。

而另一位曾供职中国外交系统的受访者则对美国之音说:“李长春专机去坦桑访问,(中国)外交部对(坦桑尼亚)使馆进行调查,使馆回答是象牙是以前购买的,当时没有禁运,就用专机带回国内。这个事情被外交部压下去了。”

但他说,习近平访问坦桑尼亚时,应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谈及与中国海军军舰相关事件,这名因事件敏感,不愿具名的前中国外交部职员说:“中国在亚丁湾护航的军舰在达累斯萨拉姆补给,军舰是免检的,当地有人通过军舰带回国。当地没有抓到具体事件,但是华人都知道。有可能官方知情,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环境调查署总裁索顿在一次采访期间对美国之音说,坦桑尼亚的一个官员曾对他说,中国曾利用坦赞铁路运送象牙。

索顿说:“国际象牙禁贸后,中国在坦桑尼亚仍长期染指象牙贸易。由坦桑尼亚总统任命负责打击象牙贸易的前野生动物部负责人告诉我,中国援建的坦赞铁路曾经在国家公园和保育地附近都有站点,禁令后,象牙在那里被装上火车运送出境,最终运到中国。”

杨凤兰的女儿杜非在一次采访期间,也提及坦桑尼亚人对中国人的看法她说:“对,肯定有原因。当时警察问我妈,是这么问的:你们中国人为什么来修铁路?要知道,Tazara(坦赞铁路, Tanzania, Zanbia和railway的合成词)在斯瓦希里语里有“自由”的意思。那些警察来抓我妈的时候,他们说你们(中国人)当初就是冲着象牙来的。自从1970年代我们第一届政府那时候,你们就在打象牙的主意了。”

杜非认为,杨凤兰被捕和坦桑尼亚人对中国的成见有关。

随着华人染指象牙走私案不断被曝光,这对于中国政府而言,已经是国家形象问题。习近平政府在象牙禁贸方面的承诺和举措,得到长期关注中国象牙政策的海外机构和活动人士的称赞。一些分析认为,中国在象牙禁贸问题上一改往届政府否认和驳斥的被动姿态,或是习近平为树立中国国际形象而走出的一步棋。

2016年12月30日,中国政府宣布,将在2017年底前,实现中国境内全面象牙禁贸。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2015年9月访问美国时,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各自停止国内象牙贸易作出共同承诺。美国新的联邦法案已于2016年7月6日生效。新法案几乎完全禁止了国内象牙贸易。

中国两年前宣布的禁贸时间表,对于致力于大象保护的组织和活动者,是一个令人鼓舞、雄心勃勃的承诺。

经过漫长的法庭程序,杨凤兰案审结,在动物保护人士看来也是坦桑尼亚司法制度的胜利。

环境调查署在伦敦的执行理事玛丽·赖斯(Mary Rice)说:“象牙女王的定罪和宣判见证了坦桑尼亚所承诺的多机构,由情报主导的方式已经扭转了一些高级别国际贩运网络的势头。”

她说,杨凤兰案的不同寻常之处在于一个网络背后的谋划者已经被检控并做出判决,而另一个具有开创意义的是杨凤兰作为共同被告,被控领导一个有组织的犯罪网,并且拿国家荣耀进行非法交易。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