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猪年到来 贸易战出路仍是第一话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图片路透社图片


【要闻分析 】 : 在新年的炮竹和人们的合家团聚中,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华人社区,及受到中国文化影响深刻的韩国和越南等地,都迎来了农历新的一年。无独有偶,今年是中国传统十二生肖中的猪年,虽然在平时的生活中对很多人来说猪是懒惰和脏乱差的象征,但在这特殊的节日氛围中它同样也有着多财多福、平安温和的寓意。显然,对于刚刚在去年经历了包括美中作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贸易战的中国执政者和普通民众来说,在新年到来之际猪年是否将平稳度过,美中两国间接下来由贸易谈判所引导的大国关系走向,在新年中仍将会对中国产生巨大影响。

作为无论对内外都宣称是正在崛起的全球大国,中国政府在此前所推出的诸如《中国制造2025》等,意在短期内从人工智能等多种新世纪科技和经济发展战略领域,以完成从“制造大国”到“制造强国”的决定性发展,从而取代美国、日本和德国等发达国家,成为全球领先的目标,及中国在周边国家和亚非拉欧推动的“一带一路”建设计划等,颇具地缘政治色彩的对外贸易和援助项目,他们所共同展现出中国对外影响力的扩张,以及对改变现行世界秩序的诉求,也在过去的一年中引起了以美国为首的二战及冷战后,世界秩序缔造者的西方国家们的高度关注。特别是在美国,随着特朗普总统的上台,自中国成功加入世贸组织以来曾在过去十余年中,屡次警示和宣扬中国在现行全球贸易体制下“既不遵守承诺,又不完全按规矩办事”,使美国国内受到巨大影响的声音也不再被边缘化。

 

这些被认为是对华鹰派的美国学者和官员在特朗普的政府中,以之前的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当下的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总统贸易顾问纳瓦罗等人的面孔正式登上美国权力的厅堂。同样的,中国国内的人权问题和与中国的经贸往来,也不再是国会山上议员们在谈及中国时最关注的问题,由特朗普所代表的希望以经贸谈判形式,改变其眼中美中不对等,特别是失衡的经贸关系的观点也得到了共和和民主两党的共识。既然美国政府高官和国会议员们的对华态度,在近来出现了巨大改变,那其他美国社会的精英阶层的对华现状呢?

 

显然,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但单就自特朗普上台后,一直批评他不断的美国主流媒体来看,尽管这些以《纽约时报》 和《华盛顿邮报》为代表的声音被认为是左倾媒体,但回顾他们在过去一年的报道特别是专栏评论中,就特朗普对华发动的经贸制约行为,及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现状,大部分还是表达了认同的观点,区别多在于民主党人士不赞成以贸易战的方式来对此进行解决。而受到美国普通人欢迎的,以福克斯新闻频道所代表的右派观点,则更不用说的向民众多在重复着支持白宫的声音。中国方面,中国当局和民间社会似乎普遍在去年年初时,低估了特朗普对介入和改变中美经贸关系现状的决心。事实上,曾为特朗普白宫服务的多名强硬派官员就公开介绍称,他们认为在过去中美建交后的很多美国总统似乎都认为美国的衰落和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或刻意回避及在政策上应对这一话题。

 

而这一现象也随着中国的经济在近20多年来的飞速成长,得到了美国媒体和更多知识界人士的默认。但这些人却坚持,这一现象不是必然,其背后有诸多中美之间的经贸因素,该观点也得到了还是总统候选人时期的特朗普的高度认同。或许正是由于特朗普政府是有备而来,且其本人作为总统的执行能力惊人不惧外界批评,所以这届美国政府在2017年完成税改等,促进国内经济发展和投资信心的政改后,来年不久就正式对中国以贸易问题发难。反观中方的初始反应,特别是受到严格审查的媒体们在报答这一可能时,所给予的却是一种现在看来并不妥当的“安全感”。诸如“打贸易战,美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用抗美援朝的意志来打对美贸易战”等极具民族主义惹人注目的标题,连月出现在了《环球时报》和新华网等主流媒体的社评中,并被大量门户网站和地方媒体转发。

 

然而很快由于中国电信巨头中兴因屡次违反美国制裁,被美国政府威胁部件禁售的事件发展,逐渐使国人,包括最高领导层惊醒似乎美中之间的贸易战没有这么简单,且中方在很多高科技领域,甚至是占中国GDP三分之一的制造业出口都与美国的经济往来紧密相连。而从美中在夏天后互加关税的激烈反应,直至两国领导人在2018年年底的阿根廷峰会,共同同意以90天的谈判期限来尝试解决双方分歧来看,中国官方的反应正在放缓。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去年年底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发言中做出了,“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该 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颇具深意的发言。

 

美国方面,特朗普本人和由其领导的谈判团队目前对媒体一直保持着乐观的态度。虽然美方主动承认还有很多包括结构性改革的问题需要进一步谈判,但“中美很可能达成协议,不需要延长谈判大限”的此类发言,也多次于近日出现在特朗普的嘴边。依照中国副总理刘鹤在日前访美参见谈判后,白宫所公布的双方对话清单来看, 包括(1)美国公司被迫向中国转让技术的做法;(2)在中国境内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执行的需要;(3)美国公司在中国所面临的大量关税和非关税壁垒;(4)中国对美国商业财产进行的网络盗窃所造成的伤害;(5)扭曲市场的力量,包括补贴和国有企业,如何可能导致产能过剩;(6)取消限制美国向中国销售制造业、服务业和农业产品的市场壁垒和关税的需要;(7)货币在美中贸易关系中所起的作用,这七大方面都被双方提及,当然还有“中方关切的问题”。

 

此外,特朗普在上周日接受专访,谈到这一其口中“史上最大贸易谈判,甚至是史上最大协议”的谈判进程时称,“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正在达成协议,但我们有好机会。如能达成协议,这个(两国间的)协议会是真的协议,而不会只是权宜之计。” 他说,“美国向中国施加大幅关税,中国正在付出高昂代价,这严重伤害到中国的经济。我希望中国与美国达成一个公平的协议。”而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哈塞特(Kevin Hassett)则在星期一说,“到底具体取得了多少进展还有待观察,两国仍有大量工作要做”。他告诉记者称,“到底上星期的谈判具体取得了多少进展,以及姆努钦部长和莱特希泽代表下星期能取得多少进展我们还在拭目以待。”

 

法广RFI弗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