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鱼蛋革命”遭警殴打记者投诉无果只好控诉警务处长


明报记者与编辑高举该报头版抗议暴力,2014年2月27日。
照片来源:路透社REUTERS/Bobby Yip


时任明报记者邓力行2016年年初二采访旺角鱼蛋革命时,其间遭多名警员袭击。事隔近三年,邓力行4日决定入禀区域法院,向警务处长卢伟聪追讨人身伤害赔偿。惟入禀状未有提到索偿金额。邓力行宣称,他被警方围捕时已经出示记者证,但仍难逃过黑警的毒手。他今天在法院入禀控告警方“一哥”时,手指仍然包扎绷带,尽管邓被警方施暴已几乎是三年前的事情。

邓力行日前发表声明,强调赔偿金额不重要,自己对涉事警员已无怨恨,但认为当时警员行为威胁记者的人身安全及采访自由,“事件绝不能不了了之”,警方应承认责任并深切检讨,避免同类事件再发生。

 

2016年2月9日农历新年前夕凌晨,邓力行采访旺角爆发的鱼蛋革命时在弥敦道登上一停驶巴士的上层观察采访,其间警察清场,他出示证件表明记者身分并配合警员呼吁离开,但离开巴士后被多名警员用警棍殴打及被脚踢受伤,多间传媒机构均清晰拍摄到事发经过。

 

事后他向警方报案,其后被转介至警察投诉课跟进,经过两年多的调查,当局于去年7月把其指控列作分别“无法完全证明属实”和“无法追查”,原因指无充分证据证明投诉及确定被投诉警员身分,监警会当时已审阅并同意有关调查结果。其后他已去信警察投诉课要求覆核,惟至今监警会仍在审议中。

 

邓表示,事件距今已近三年,对于警方仍未能还他公道感到非常失望,由于提出人身伤害申索的时限将近,因此正式入禀区域法院,向警务处处长追讨人身伤害赔偿。他上周亦已向法律援助署申请法援,强调无论法援批核结果如何,都会继续诉讼,直至讨回公道为止。

 

明报职工协会则于日前发声明,指会为记者提供全力支持及协助,亦希望监警会尽快处理此案的覆核申请,以免案件被无限拖延,并在有决定后公布相关理据。

 

2014年初的鱼蛋革命,起因是农历新年期间一群无牌小贩深夜在旺角闹区摆卖小食摊档,其中尤以竹签插鱼蛋小食最受欢迎,但当时小贩管理队却一反农历年只眼开只眼闭的态度,严加取缔此等小贩,但却遭到在场一群“热血”青年阻拦执法,事件更演变成年轻政党招来人马与荷枪实弹的警察对垒,其中有警员更拔枪向天开枪,事件被形容为“鱼蛋革命”。

 

至于香港警务处长被市民或甚至警员控诉,在香港已像是吃饭请客那么见怪不怪,但每次都得以“逍遥法外”。其中一个案例是学生领袖黄之锋2017年在示威时被警方拘捕强行推上警车,宣称在车内遭到警察拳打脚踢,因此控告涉案警员和警务处长并索偿4.5万港元,但法庭却反而要求黄需要举证,又要证明为何其人身自由受侵害及声誉受损是由警队负责,亦要证明为何定出这个索偿总额。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