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觐与沙特王室

天方 来稿

朝觐是伊斯兰教的主命五功之一,自至圣先知穆罕默德时期朝觐成为伊斯兰教的定制,世界穆斯林朝觐之路延续千年从未中断过。

伊斯兰朝觐事务和麦加、麦地那两圣地的管理事务自四大哈里发时期到后来的倭玛亚、阿巴斯阿拉伯帝国时期,一直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时期,一直由历代哈里发掌管。历代哈里发专享“两圣地监护人”(خادم الحرمين الشريفين‎,Khādim al-Ḥaramayn al-Sharīfayn,或译为:两圣寺的服侍者、两圣地的管理者、两圣地之仆等)这一伊斯兰教的荣誉称号,并持有象征伊斯兰教护卫者的开启天房(克尔白)的金钥匙。

麦加、麦地那两圣地所在的汉志地区(又译希贾兹,الحجاز / Hejaz),位于阿拉伯半岛西部红海东岸沿海地带。历史上先后是倭马亚王朝、阿巴斯王朝以及马木鲁克王朝的一个行政区域。奥斯曼帝国时期,汉志为一个帝国的行省,治所在麦地那,由奥斯曼帝国苏丹委任总督管理。而圣城麦加则由圣裔哈希姆家族统治。

中国穆斯林习惯称朝觐为“朝汉志”,就是到“汉志”的麦加去朝觐,历史上的“汉志”地区后来被沙特吞并,“汉志”这一名称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视听。

历代哈里发专享“两圣地监护人”称号,名义上掌管朝觐事务,实际上具体的朝觐事务和圣城麦加的管理则一直由麦加的圣裔哈希姆家族管理。

近代以后,奥斯曼帝国逐步衰落,其对阿拉伯领地的统治力不从心,1908年,奥斯曼苏丹兼哈里发把“两圣地监护人”称号和朝觐及两圣地事务管理权委托转让给汉志地区的实际统治者汉志总督圣裔哈希姆家族的麦加谢里夫。

这时期,阿拉伯半岛为西部是由哈希姆家族统治的汉志省,中部沙特家族统治的的內志酋长国,北部是拉希德酋长国,名义上仍是奥斯曼帝国的领地。

近代资产阶级工业革命的发展,新兴帝国主义的崛起,帝国主义经济发展不平衡,世界秩序划分不对等,为重新瓜分世界和争夺全球霸权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

1914—1918年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以英、法、美等国为一方的协约国阵营,对阵以德国、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等国为一方的同盟国阵营,不幸的奥斯曼帝国站在了后来失败的同盟国阵营。
曾经的奥斯曼帝国,横跨欧亚非大陆,疆域辽阔,统治着从北非马格里布、埃及到东南欧的地中海沿岸地区和阿拉伯半岛广阔的领地,曾经威震欧洲,此时已是年迈体衰,病入膏肓,有“欧洲病夫”之称。借近代资产阶级工业革命崛起的欧洲列强对已衰落的奥斯曼帝国觊觎已久,早在谋算着如何瓜分庞大的奥斯曼遗产。

一战前,英国势力就已渗透进入奥斯曼帝国后院的阿拉伯半岛,为牵制奥曼帝国的军力,分化瓦解奥斯曼帝国, 英国人鼓动和支持阿拉伯部族势力反叛奥斯曼帝国,许诺帮助他们建立一个统一的阿拉伯国家。一战的爆发让阿拉伯部族势力看到了借英法的势力实现脱离奥斯曼帝国独立为王的希望。在这种政治背景下,汉志的哈希姆家族和内志的沙特家族在英国的煽动和支持下,竖起反叛奥斯曼帝国的旗帜。

1913年,在英国人的支持下,沙特家族对奥斯曼帝国开战,攻占哈萨地区,获得出海口。1915年,沙特家族与英国签订《乌凯尔条约》,与英国结盟。1921年,在英国支持下出兵攻陷奥斯曼帝国委任的拉希德酋长国,拉希德家族投降,建立“内志与哈萨苏丹国”,伊本•沙特宣布自己为苏丹。

1916年,汉志的哈希姆部族武装向奥斯曼帝国军队发起进攻,接连攻占了麦加、吉达、塔伊夫和麦地那。哈希姆家族第 38 代族长麦加大谢里夫侯赛因•伊本•阿里宣布独立,建立汉志王国,自任汉志国王和麦加的埃米尔。1919年,侯赛因又宣布自己为统一的阿拉伯国王,但英法等国只承认他为汉志的统治者。这也引起与同样有着做统一的阿拉伯之王和伊斯兰领袖梦想的内志苏丹沙特家族的冲突。

在他们各自做着统一的阿拉伯国王和伊斯兰世界的哈里发的美梦为英法肢解这奥斯曼帝国效力时,英法两国却在秘密实施瓜分奥斯曼帝国阿拉伯领地的阴谋。

1916年,英国代表赛克斯和法国代表皮科秘密签订了瓜分奥斯曼帝国阿拉伯领地的“赛克斯-皮科协定”。按照这个协定,伊拉克中南部地区和巴勒斯坦由英国委任统治,黎巴嫩和叙利亚西部沿海地区由法国委任统治,在大部分是荒无人烟的沙漠和贫瘠地区的叙利亚东部、伊拉克北部和外约旦建立一个独立的阿拉伯国家;而这个所谓独立的阿拉伯国家又被分别划为法国和英国的势力范围,实质上就是英法控制的殖民地。

1917年,英国又抛出了为害深远的“贝尔福宣言”。

一战前,欧洲出现大规模反犹太主义浪潮,同时犹太复国主义思想也在欧洲各地兴起,鼓吹建立犹太人的民族国家。西欧的犹太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相勾结,鼓吹犹太复国思想。一战期间,协约国和同盟国双方一度陷入僵持状态,为争取犹太资产阶级政治和经济上的支持,一些帝国主义政客示好犹太资产阶级。1917年,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致函英国犹太复国主义者联盟副主席罗思柴尔德。信中称:“英王陛下政府赞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人民族之家,并愿尽最大努力促其实现;但应不损害巴勒斯坦人的权利”。

贝尔福宣言是英国政府支持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的最早的政策性文件,得到当时包括美国在内的协约国主要国家的赞成,成为允许欧洲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和后来在巴勒斯坦建立以色列国的重要依据。

一战后,按照英法私定的“赛克斯-皮科协定”,巴勒斯坦和伊拉克沦为英国“委任统治地”,并由英国代管约旦。叙利亚和黎巴嫩则成为法国的委任统治地。在英国的委任统治下,依据那个所谓的贝尔福宣言,在英法等国的支持下,欧洲各国大量的犹太人开始移居巴勒斯坦,不断引发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冲突。这个“贝尔福宣言”一石三鸟,一是获得到了犹太资产阶级的对协约国政治经济支持;二是瓦解瓜分了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帝国;三是将犹太复国主义的祸水引向了巴勒斯坦。对整个中东局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正是这个“赛克斯-皮科协定”划定了今天的阿拉伯国家版图,而那个“贝尔福宣言”则引入了犹太人和以色列,为中东地区埋下祸根,成为今天中东乱局的根源。

1924年3月,在土耳其宣布废除哈里发制度之际,汉志国王侯赛因率先宣布自己为哈里发,遭到穆斯林世界的反对。內志苏丹伊本•沙特也发表文告,称侯赛因自立为哈里发违反了伊斯兰教的教义与传统,并谴责哈希姆家族对朝觐麦加者征收的高额费用,号召穆斯林世界对汉志展开圣战。1924年8月,伊本•沙特统帅的内志军队向汉志发动进攻。由于侯赛因拒绝接受“贝尔福宣言”,英国撤消了对他的支持,沙特军队很快攻占了塔伊夫、麦加、吉达等城市,驱逐了哈希姆家族,汉志和两圣地落入了沙特家族的手中,沙特家族的内志苏丹国吞并了汉志王国。1932年,汉志、內志和吉赞等地区合并,建立了以沙特家族命名的今天的沙特阿拉伯王国。

在一战尚未结束之际,1917年7月汉志国王侯赛因就派三子费萨尔率兵北上叙利亚,以汉志王国名义和圣裔的身份号召阿拉伯人,抢占奥斯曼阿拉伯领地。1918年10月,攻占大马士革,1920年3月宣布叙利亚独立,立费萨尔为国王。但英、法两国拒不承认。叙利亚的委任统治国法国军队攻占大马士革,废黜费萨尔并将他逐出叙利亚,费萨尔逃亡英国。叙利亚和黎巴嫩落入法国之手,沦为法国殖民地,1946年,法国军队才被迫撤出叙利亚,叙利亚才摆脱法国殖民统治获得真正的独立。

在英国托管统治的伊拉克,英国政府担心局势不稳,遂改英国直接统治为名义上的阿拉伯君主制,成立由英国保护的伊拉克王国。经民众投票,英国政府同意费萨尔成为伊拉克国王,于 1920 年 8 月登基,建立伊拉克费萨尔王朝。其后代统治传至费萨尔二世,于1958年7月被伊拉克自由军官组织发动的政变推翻。这就是今天的伊拉克的由来。

1921年,英国以约旦河为界,把巴勒斯坦分为东西两部分,西部仍称巴勒斯坦,东部称外约旦。英国在这里设立了一个半自主的苏旦国,立汉志国王侯赛因次子阿卜杜拉一世为外约旦酋长国酋长。1946年约旦获得独立,阿卜杜拉登基为王,国名为:外约旦哈希姆王国。1950年,约旦河西岸和东岸合并称为:约旦哈希姆王国。就是今天的约旦王国。这是现在唯一由希姆家族执政的阿拉伯国家。

 

Image result for 1914年英国和奥斯曼帝国

自至圣先知时代,穆斯林就已成功地解决了民族问题,四大哈里发时期、倭玛亚王朝时期、阿拔斯王朝时期、奥斯曼帝国时期,在阿拉伯半岛,在整个中东地区,没有民族矛盾,没有阿拉伯人、波斯人、土耳其人、库尔德人之争,只有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区别。抗击十字军入侵和蒙古大军东征的萨拉丁是库尔德人,但他是全体穆斯林的英雄。奥斯曼帝国由土耳其人建立,但它是全体穆斯林的哈里发,在奥斯曼帝国统治下,不仅穆斯林之间没有民族之争,犹太人和基督徒也受到保护。

自英法传授给了“民族主义”这么个新玩意儿,阿拉伯的部族酋长们民族意识忽然觉醒,在英法支持下纷纷寻求摆脱奥斯曼帝国统治而独立,建立以自己为王的民族国家。

奥斯曼帝国解体了,哈里发制度终结了,阿拉伯人没有得到英法许诺给他们的统一的阿拉伯国家。阿拉伯半岛陷于四分五裂,无论哈希姆家族还是沙特家族,他们谁也没有得到统一的阿拉伯国王王位,谁也没有实现继承哈里发的梦想。

奥斯曼之后再无哈里发,没有哈里发的时代,不再有伊斯兰世界的领袖和权威。

“两圣地监护人”虽是一个没有什么实际权利的荣誉称号,却有着代表伊斯兰领袖的象征。对于始终心怀领袖梦想的沙特王室,“两圣地监护人”是必不可缺的大旗。

沙特家族依靠英国的支持抢占了汉志,抢占了两圣地,虽然一直代管着朝觐和两圣地事务,但一直未敢使用“两圣地监护人”这个称号。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抢来的总归是抢来的,来路不正,不合法,非正统,得不到世界穆斯林的认可。只有哈里发和哈里发授权指定人才是合法的“两圣地监护人”。

随着石油的发现,沙特又傍上了美国这个大佬,把自己跟美国捆绑在一起,借美国的势力保护和发展自己。滚滚而来的石油美元壮大了沙特王室的经济实力,也助长沙特争当阿拉伯世界老大和伊斯兰世界领袖的雄心。1986年,法赫德国王时沙特王室首次宣布使用“两圣地监护人”这一称号,法赫德之后的沙特国王也自称“两圣地监护人”。

然而,伊斯兰世界并不认可这个领袖,阿拉伯各国也不认这个老大。阿拉伯世界的老大和伊斯兰世界的领袖地位不是把持了两圣地,不是有钱、不是有美国支持就可确立起来的。

不用说土耳其、伊朗这样的中东强国,四分五裂的阿拉伯各国,群雄相争,一个不服一个,哪一个都没把沙特放在眼里。

伊拉克强人萨达姆,同样有着雄厚的石油美元,也曾有着美国的支持,自恃实力强大不仅没把沙特放在眼里,还常常对沙特颐指气使;沙特对此恨在心上,敢怒不敢言。2003年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谎言为借口悍然发动伊拉克战争,沙特借机出钱出力积极配合,为美军提供基地,为这场战争买单,推翻萨达姆政权,借美国之手剪除了自己的威胁。

2011年美英法等西方国家煽动起来的阿拉伯之春,给沙特带来了机会。

利比亚的卡扎菲是阿拉伯地区又一位桀骜不驯的枭雄,坐拥丰厚的石油美元,特立独行,从来不买沙特的账,常常向沙特叫板。阿拉伯之春,沙特又乘机出钱出力扶持反对派配合美英法推翻了卡扎菲政权。又扫除一个实现自己领袖梦想的障碍。

阿拉伯之春后,埃及穆兄会赢得选举上台执政,穆兄会独树一帜,在阿拉伯穆斯林世界深有影响,根本不理会沙特那一套,是沙特无法左右的力量。沙特也是必除之而后快,支持塞西发动军事政变推翻民选的合法总统穆尔希。

叙利亚也是一个在阿拉伯地区有着重要影响的国家,什叶派总统阿萨德强力统治着叙利亚,长期与沙特不睦,非沙特所能左右,也是沙特必欲清除的障碍。借阿拉伯之春之机,配合美英法,扶持武装反对派颠覆阿萨德政权,于是有了今天牵动世界的的叙利亚乱局。

阿拉伯之春也引发也门动荡,政权更迭,社会陷于混乱,导致什叶派胡塞武装控制了也门,亲沙特的总统流亡沙特。后院也门出现异己势力掌权,更为沙特所不容。于是沙特亲自出马,拼凑所谓十国实际仅有三国象征性派兵参与对也门展开军事行动。结果,用美英法最先进的武器武装的沙特联军,打了两年,损兵折将,至今也没搞定装备落后也门胡塞武装。

在阿拉伯地区,沙特能玩转的只有几个海湾石油小国。

沙特把自己绑在美国的战车上,积极追随参与美国领导的所谓“反恐”战争,借美国和英法的力量把阿拉伯各国诸位强人一个个清除,扫除实现自己领袖梦的障碍。

在朝觐事务上,自称“两圣地监护人”的沙特王室,对朝觐的管理与服务不仅没有尽心尽责,反而玩忽职守,甚至亵渎两圣地,以朝觐事务管理权为自己的政治目的服务。为笼络各国穆斯林王室政要,接待王室贵宾的国王宾馆修建的紧逼禁寺可直接进入禁寺,彰显王室特权;每年朝觐期间,都有王室贵宾享受军警护卫、封锁道路的特权,去年朝觐期间造成两千多人遇难的踩踏事故就是因为为王室贵宾提供特权服务封锁道路所致。这是严重的渎职行为,可沙特王室负责朝觐的高级官员们没有一个被追责,没有一个免职或引咎辞职,把责任都推给了真主,说是真主的意欲。

为了讨中国政府的欢心,沙特王室不遗余力地积极配合中国政府的宗教政策,限制中国穆斯林朝觐,与中国方面签订协议,不仅限制中国穆斯林朝觐和副朝,还限制中国穆斯林沙特商务签证,以杜绝有人持商务签证去朝觐。中国政府和沙特王室的联手限制,致使中国穆斯林的朝觐之难为全球之最,中国穆斯林的朝觐费用为全球之最,中国穆斯林的沙特签证费用为全球之最。

麦加是非穆斯林禁区,任何非穆斯林严禁入内,可在沙特王室的监管下,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竟在沙特情报人员的配合下把前去朝觐的伊朗核科学家绑架去美国。中国穆斯林朝觐和副朝异常艰难,中国非穆斯林的统战部长和宗教局长却能在沙特高官的陪同下进入麦加,进入禁寺! 沙特这是在为谁监护两圣地?

无论沙特王室如何牺牲中国穆斯林的权益讨中国的欢心,中国对于沙特只是进口廉价的石油和卖给沙特三流的武器,不会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表决权在国际事务上支持它,因为它根本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国家。

朝觐是全世界穆斯林的事务,两圣地属于全世界穆斯林,朝觐与两圣地管理权理应归还全体穆斯林,由世界伊斯兰各国成立专门机构共管。沙特王室的朝觐与两圣地事务管理权是从哈希姆家族手里抢来的,不合法。沙特对朝觐事务的管理也没有尽责,它的所作所为早已丧失朝觐与两圣地事务管理的资格。

德不配位的沙特王室的倒行逆施,在阿拉伯各国四处挑事,如今阿拉伯世界,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也门都被炸的支离破碎民不聊生,数十万生命惨遭涂炭,数百万人流离失所沦为难民,每一场战乱背后都有沙特的黑手!可它对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犯下的暴行它却无所作为,闭口不言,从未见其发声。

沙特王室内忧外患,危机四伏,不仅阿拉伯各国不服不满,基地组织早觊觎已久;IS更是虎视眈眈,势力已深入沙特国内;王室内部也内讧暗起,国内民众也怨声四起,沙特王室屡屡大开杀戒以震慑国内民众。一位沙特王爷曾宣称:沙特家族的政权是用剑得到的,也要用剑来捍卫。

早在至圣先知时代,穆斯林就终结了君主制,统一了阿拉伯半岛,以后一千多年来一统穆斯林世界的伊斯兰帝国内没有民族、国家之分。现在阿拉伯各国四分五裂、倾轧相争,以沙特王室为代表的部族君主制,这些本身就是对伊斯兰精神和穆圣教诲的背离和叛逆,是最大的“比达尔(异端)”。

美国主导包括沙特在内多国追随的反恐战争进行了十几年了,结果是越反越恐,不仅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没被消灭,反使基地组织已向世界各地扩散。IS更是异军突起,在中东各国攻城掠地,分支遍及各国。美英法俄世界超级军力的联合围剿,没能消灭IS,反使它满世界遍地开花,甚至杀入欧洲院内,搅得欧洲不得安宁,又无计可施。这已不是军事力量对比能够解决的普通的战争,这是两个文明旷日持久的冲突较量的延续。一百年前,英法签订的“赛克斯-皮科协定”划定了现在阿拉伯各国版图,英国的“贝尔福宣言”把犹太复古国主义的祸水引向巴勒斯坦,从那时起他们就埋下了今天中东乱局的祸根。而美国以谎言为理论和依据发动和领导的所谓反恐战争,毁灭了中东的和平与安宁,催生出基地、IS等“恐怖组织”,揭开了这场大戏的序幕。

IS公然打出哈里发旗号,意在一统阿拉伯乃至伊斯兰世界,两圣地也自在必得。2014年6月,IS打出哈里发旗号之初,就发布一段名为“赛克斯-皮科的终结”的视频,宣布:将摧毁“赛克斯-皮科协定”划定的边界,直至耶路撒冷。

关于IS,我们知之甚少,就主流媒体让我们知道的那些信息,不足以让我们做出判断。无论IS的真实背景究竟如何,它已搅动了整个世界,这个世界的顶级强国顶级军力都在围着它转。这中东乱局如何收场,尚不得而知。让我们拭目以待,静观其变。

如今,这汇聚了世界各地不同民族“恐怖分子”的IS,没准终结中东乱局和沙特王爷们领袖梦的还正是他们。

2016年斋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