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视频引发的争议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资料图片DR网络图片

 

【微言微雨】:近日,中国东方卫视联手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打造播出了一档政论节目,围绕中国政治,社会,经济敏感议题,邀请中国研究院特聘教授张维为,以讨论会的形式予以解答,可以看出,这是中共文宣努力讲好中国故事的又一次尝试。为宣传这套节目,编导组以编前会的形式拍摄了一个短视频,这个视频日前在社交平台引发不少争议。首先看到的是独立学者荣剑的发帖:“煞有介事,装腔作势,自以为是,一本正经地讨论吃屎比吃饭好!”这话听来粗糙,但观看视频后就发现这些用词并不为过。

短片中的一位编导一上来就说,中国解决了挨打问题,挨饿问题,现在要解决挨骂问题,中国人讲不好中国故事,问题的根源是没有自信,现在自信有了,结果发现,就像注册商标一样,有些词已经被人注册,像民主法治人权,中国人怎么才能平等的使用这些词,这就是话语权的问题,关键是,对于民主的定义,是否允许中国人去丰富它的涵义。中国人在二十世纪前半页很憋屈,那个时候,只能被迫接受,没有别的选择,现在中国人有能力去对抗这些概念了,却发现在定义上吃了大亏。中国走的就是一条民主的道路,中国现在就是民主的,你说我们不是,这个词我们就不能用了,这个没有道理。只有创造标准的企业是好企业,如果你能率先制定标准,就站住脚了,现在是重塑话语权的时候了。

 

这些话在视频中由几位编导以聊天的方式说出的,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是,他们似乎在真诚地表达,中国强大后,要对民主人权法治进行重新定义,丰富它们的内涵,中国有必要把握对民主人权法治定义的解释权。一篇题为《信仰是我们抵御恐惧的力量》的网文这样写道:“我反复看了几遍这个视频,心中的震撼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我并不完全为他们的无知震撼,我更为他们没有沉默的权利而震撼。是他们不懂民主吗?我相信他们不是不懂,而是很了解,否则,他们不能说出我们在民主的定义上吃亏了。他们在镜头前讲那些话自己难道不知道有什么后果吗?他们很清楚自己会被学界看不起,但是,他们这些言论是给某些人听的,这就够了。某些朋友可以把他们看成是投机分子,但是,我更觉得他们是没有办法。在目前这个大环境下,某些人因为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出现了严重的偏差,造成了很多思想和认识上的混乱。这个时候,他们就急迫地需要某些“理论”为他们的错误背书,以证明自己的正确。”

 

有微友发来一篇早前因言获罪,遭贵州大学开除的杨绍政教授的讲话笔录,题目是《中国解决挨打,挨饿和挨骂问题的说法是在涂脂抹粉》杨教授说:“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一群人说中国解决了挨打的问题,解决了挨饿的问题,现在要解决挨骂的问题。我听他们说这样的话,感到非常震惊。首先讲一下挨饿的问题。我们国家地大物博,人口众多,这样一个勤劳智慧的民族,国民自己不能解决吃饭问题,还会挨饿?

 

中国在1949年以前,局部有一些天灾,大部分国民还是丰衣足食的,虽然从1911年到1949年,中国内战一直不断,但是没有大面积饿死人的情况发生。恰恰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1958年到1962年和平时期,中国大陆饿死了几千万农民。这期间,我没有发现中国共产党组织救助无数濒临死亡的同胞,相反,它的高级干部还在和外国人大吃大喝,把粮食送给卖给外国人,把大量的资金送给,或无息贷款给外国人。这些信息,都是我从党报党刊上发现的。我看不到高级干部,中央委员一级的干部公开站出来呼吁,或者组织全体国民救助濒临死亡的同胞,把无数同胞濒临死亡的消息向全世界公布,让全世界参与救灾。所以说,挨饿的问题,是中国共产党人为导致的惨剧。

 

关于挨打的问题。在中国大陆,现在有很多人之所以挨打,之所以有成千上万的人要到北京去上访,很显然是中国共产党的各级党组织领导的人在打这些无辜的人,在伤害侵犯这些上访者。这些打人者是有组织的流氓,如果不将他们绳之以法,我们国家能够解决老百姓挨打的问题吗?在国内,我们没有解决人民挨打的问题,原因就是中共各级党组织及其负责人有组织的犯罪行为,没有得到制止和追究。


关于挨骂的问题。你在国内让老百姓挨打,国际上有人看不下去你对民众施暴的行为,来骂你,是理所当然的。

 

怎么解决挨骂问题?停止暴行,停止犯罪,停止违宪,才能解决。你回归人类文明了,挨骂不就解决了吗?杨教授最后说:“一群胡说八道的人,你还说你要讲好中国故事,让中国人解决挨打、挨饿、挨骂问题。这些问题就是中国共产党各级党委颠倒黑白,侵犯民权导致的,你还怎么讲好中国故事?回归文明,归还人民的权利才是正道。”

 

法广RFI 桑雨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