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报纸广告拍温州瓯海市委区委马屁竟惹起利益输送质疑


2019年初,温州市委领导下的《温州日报》日前刊登的这则全版广告,惹来中央政法委领导下的《法制日报》的批评。
截图


在习近平的“新时代”统治下,党要牢牢主导社会的每一个层面,而身为党媒更要正确传播党的主流意识形态,因此温州市委领导下的温州日报日前刊登的一则全版广告(见图),竟惹来中央政法委领导下的法制日报的批评,事态显然并不寻常。

根据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联合总监班志远(David Bandurski)一篇文章指出,法制日报驻浙江省分社主任陈东升日前在微信发文批评温州日报的一则全版广告。整版的广告由一家生产智能门锁的VOC公司付钱,全版广告字句是:我们用一个整版 只想对温州市委市政府 瓯海区区委区政府说一声 谢谢!

 

值得注意的是斗大的“谢谢”两个字比其他字大了好几倍,而且配上红色的粗体字,分外醒目。右下角是VOC智能门锁的黄色商标。版面正上方有两行小字:奋战一一六一 奋进二〇一九,而右上方字体还要小的字句是:--2019市两会特别报道。

 

文章指出,陈东升对这则出现在温州市委领导下的温州日报的广告,有好几个地方表达不爽。读者或许奇怪,在习近平鼓吹唱好和服从的政治文化下,这则感谢市委和区委的广告,又如何招惹到中央政法委的报纸的抨击呢?

 

班志远指出,法制日报是中央政法委旗下的刊物,而陈东升本人更是浙江温州人,由他来批评温州日报这则广告,事态显得更耐人寻味。班的文章指出,陈东升在微信的发文得到另一名资深的新闻从业员支持:“法制日报浙江记者站主任陈东升的发文,所言基于事实,身为中央党媒的记者,而且又是温州人,对自己家乡的党委和政府作出如此严肃和公正的批评,实在不容易。”

 

其他在微信发文的传媒朋友,甚至认为温州日报根本就不应该刊登这则广告,尤其它本身是一份党报。有些网民更认为登出这则广告是欠缺政治敏感度,甚至是“没有党性”。

 

陈东升对这则广告不爽在那里呢?首先,他问道:“为什么需要谢谢?”他指出,由包括商界和付税者支持的地方政府,其角色和权责是要营造一个有利商家发展的环境,“人人都知道政府与付税人之间存在一个‘社会合约’,政府的责任是向公众提供服务和社会安全”。他说,政府不但不应该期望社会对其感谢,反而应该期望和接受社会对政府失职的批评。

 

陈更隐晦地提出一个敏感的问题,假如一家私人企业需要向党和政府官员说一声谢谢,难免让人怀疑是否涉及不法和贪污的可能,“假如瓯海区政府为这家公司在合法途径之外提供方便,这就自当别论了”。

 

其次,陈东升批评VOC公司的广告出现在报纸的两会“特别报道”中。陈问:“为什么我们每一年都举行地方的两会?”他搬出地方人民政府的组织法指出,两会主要的任务是“讨论和决定涉及政治、经济、教育、科学、文化、卫生、环境和资源保护等重要议题”。他说,根据组织法,人民代表应该以无畏的态度表达他的看法,他们应该提交意见、想法甚至批评。人大代表收集到10个或以上的联署签名,就可以启动质询程序以及要求撤换官员。

 

陈于是问,为什么一家私人公司,特别在两会举行期间感谢政府?陈说:“有一件事是法律所没有规定的,那就是人大代表或私人企业需要在两会期间公开感谢政府。”

 

陈对这则广告第三点不爽的,就是温州日报的广告令人误会“温州的投资环境已臻完美,没有任何改进的需要”,而省领导却经常再三重申“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陈对瓯海区领导层的操守,似乎有所质疑。他写道:“近日我收到一些文件,涉及对瓯海区政府的投诉,或一些政府所输掉的官司。例如瓯海经济发展区管委会和瓯海区城管会,在没有依从适当的法律途径下,以提升工业的名义,拆掉一家工厂大楼,事后遭到这家公司控告,而温州永嘉县人民法院经过聆讯之后,裁定被告违法。”

 

班志远的文章最后指出,陈东升的批评难免令人有进一步的深思,即假如上述遭到瓯海区政府强拆工厂的公司,付钱要刊登一则全版广告,内容是:“我们用一个整版 只想对瓯海区政府说一声 你们的行为太鲁莽了!”试问会有任何一家传媒够胆刊登这则广告吗?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