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是开放社会的敌人?

2017年年末北京的那场大火和2018年年初的那场大会,就预示了以后的日子将会非常操蛋,其实预兆在更早之前就隐隐浮现,只是修xian后就显得更加鲜明罢了。

在党领导一切的这里,我们先看看2018年党的光辉成就。2018年的最新数据显示,党员人数达到8956.4万。1月11日,人民日报宣称,中国共产党为世界各国政党树立了榜样,而西方政党制度则陷入泥淖。就在那些天中国召开了世界政党大会,当然参会的都是亚非拉各国的兄弟政党。

这一年,重庆还有新事发生,重庆市渝北区区委常委吴德华被指“购买、私存反动杂志,传播政治谣言,加入非法组织,企图自创歪理邪说”。山东滨州也不平静,一家叫“滨州创业促进会”的机构被指是涉政治组织,并且“破坏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出国并不是想出就能出,公务员更是如此。据了解,西藏、内蒙古、福建、山东等地公务员甚至包括教师等被要求上交出国护照,出境管控进一步严格。

香港那边,民族党被禁止运作,因为其公开纲领违反了香港基本法。

张阳、房峰辉的落马令人诧异。反贪一方面看起来义正辞严,同时也有滑稽的一面。甘肃临夏一银行员工,看到甘肃落马高官的赃款不禁眼红,就利用职务便利打起了赃款的主意,结果很快被抓。

荒唐事不一而足,湖南衡阳不动产登记中心就表演了一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戏码。他们承诺“杜绝开发商请客吃饭与办证速度挂钩”、“杜绝交100元钱才能办证”、“杜绝外出吃饭叫美女作陪”。

企业们的戏码今年也是不少。伊利发数字万长文历数前掌门人郑俊怀对伊利的攻击,公开信甚至提到了前副国级干部及几个省部级干部。

一汽集团则没那么糟心,10月21日,工农中建交及国开行一开口就要给一汽授信1万亿,金融机构对共和国长子的爱真是满满的。

西安高新控股迎来了一个80后董事长、两个90后董事,引的舆论哗然,当地管委会回应称这个任用没有问题,但高新区财政局违反了任用管理规定。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不过这些都是屁事。真正的大事是,华为公主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抓了。全国人民动员起来,要跟华为、孟晚舟在一起,事实上人家全家都早在海外好多年了。人人都在讲华为是国人骄傲的时候,任正非倒是先绷不住了,明确表示,5G没那么牛,华为在其中也没有那么重要。

2018年,所有人最直观的的感受是“经济大环境不好”。但这并不阻碍他们不断折腾。

有人呼吁民营企业该退出了,是一个自称什么经济学家的吴小平,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则提出民企要让职工参与企业管理。有的人迫不及待地付诸行动,青岛工会派驻了干部进驻非公企业。这引起了很大的争议。经济日报发文批评了吴小平的言论,同时也严厉指出:有人说“民企被接管是唯恐天下不乱”。

最后领袖出来定调,民企还是自己人,但他在辽宁考察时也曾表示“怀疑唱衰国企的思想和言论是错误的”。事实上国企总资产额已经达到了183.5万亿元。无论经营状况如何,那都是不能唱衰怀疑的。就连陕西省广电公司都敢于公开宣称自己是“党产”,底气十足显而易见,谁敢质疑试试看。

司法部长随后表态将为民营企业发展营造良好法治环境。金融系统也行动了起来,频频表示要支持民营企业、支持小微企业。各地蠢蠢欲动要追缴企业社保的也被国务院发文禁止。

不断有报道说各类公司都在大裁员,虽然多数公司在换着花样地各种否认,但国务院召开的关于做好就业工作的会议却很诚实地表明,就业确实比较困难了。

法律在我们这里是最没有地位的,年底的最高院丢卷宗就是最新的明证,就像年初那次修xian一样。Xianfa都是个屁了,其他法律当然更是屁,应该是连个屁都不算。8月24日成立了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这不过再次明确——朕就是法,法就是朕。第五个宪法日,领袖应该感到十分欣慰,毕竟这一切都是为他准备的。他已经把自己当成拿破仑,搁置多年的民法典编撰又启动了,预计很快通过,但所有人都可以敢肯定的是他与拿破仑之间差了250年还不止,只是没人敢说出来。

老百姓已经管不了那么多,还是想想与自己切身相关的事情比较实际。于是个人所得税法的出台,引起了一些讨论。不过讨论归讨论,最后明降暗增的税负该通过还是通过了。

在法律这一块,当然也少不了荒诞的节目。大的荒唐就不说了。小的有河南检察院做出对强奸案进行和解的决定,并且办案检察院觉得这很有创意,还进行了大肆宣传。湖南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因为女儿被老师批评,直接把老师抓回派出所关了一夜。

在这里没有市民社会,只有权力阴影下的苟且偷生以及荒谬。山东成立了8万多家红白理事会,江西的民政干部们忙着跟老人们抢棺材,温州在试点丧事集中办理,这一切都是为了社会新风尚建设。

江西要拆除老子的雕像,少林寺升起了鲜艳的国旗。这些都是小事。连少儿疫苗都能出事的,您说这还都不是些小事吗?

山东某地又吃起了大锅饭,山东某地发生了据称退役的军人骚乱,山东某地6人烧玉米芯取暖中毒身亡了,山东就是这么复杂的一个地方,最近人们老说坑灰未冷山东乱,但如今的山东可能已经不是原来的山东。河北人民就比较乖,为了北京的蓝天,河北人冬天不烧煤,有两个农民在12月8号因为烧煤被抓了。有人说过办大事总是要有人牺牲的,比如雄安,那里的人们为了千年大计已经牺牲了两年多了,并将继续牺牲,除非这个大计叫停,但领袖显然没有要叫停的意思,前不久又去了一次。

北京还在继续清理着低端人口、拆除小产权房、关停街边门店、禁止房地产机构发布小产权房交易信息,经过“六亲不认”的努力,北京外来人口一年下降了10万人,这个数据未必真实。其实我们能看到真实信息很少。

人民不该看见的信息,我们的公仆们和领袖永远不会让你看见。8月29日,网信办辟谣平台上线,事实上很多谣言比所谓的国家级媒体所说的更真实。媒体被整顿是常事,凤凰网在9月26日被整顿,这个名单能拉一尺长。自媒体不是法外之地,10月23日,人民日报连续四评自媒体乱象。随后网信办表示,对自媒体严监管将常态化。如果实在不好管,就把媒体人发展成为党员,10月24日新浪微博总编辑曹增辉成了正式党员。

有堵还要有输,输出的输。年初的时候,你能看到人民日报、央视都在宣传厉害了我的国,后来被美国人打脸后就不再这么说了。新华社对义和团运动给与了高度评价,认为这是爱国反帝运动,只是当时的高层没引导好。

孩子是未来的关键,教育一定不能放松控制。8月23日,教育部发文要求收看央视播出的《开学第一课》,从娃娃抓起真不是随便说说。新浪微博又一次中招,10月9日,新浪微博宣布暂停对14以下未成年人注册。未成年人要保护,大学生也要保护,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院长因为跟新生们讲了一些关于人格、尊严、独立、自由的话题,被处理。桂林科技大学做得更无微不至,担心师生们电脑里有不健康的东西,学校下令全校师生上交电脑以供审查。念出鸿皓之自的北大林校长虽然去职了,但公然在北大抓捕学生仍然上演着。

这就是2018年发生的哪些事情。当然不能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中美贸易战。从制裁中兴到后来的制裁中国军队装备部长,再到年底的打击华为;从一开始说的只有特朗普想打的,再到彭斯谈话、保尔森谈话以及最近的索罗斯谈话,他们都指向一个核心问题——你们是开放社会的敌人。然而,我们也这么说美国。

那么到底谁是开放社会的敌人呢?​​​

观金大士,微博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