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福:"我想,这下,我会变得很难看"


Responsive image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幅照片曾传遍世界:人们飞奔着逃离火海,他们身后的村落已被烧成瓦砾和灰烬。照片中央的女孩,皮肤烧伤,哭喊奔跑。她就是当年9岁的金福。

摄影师 Nick Ut把受伤的孩子们送到了西贡的一所医院,严重烧伤的金福侥幸脱险。越共政府曾把她当作宣传工具。1992年,从古巴飞往俄罗斯途中,在加拿大转机时,金福同丈夫一道离开飞机并申请政治避难。1997年,金福加入加拿大国籍,随后创立了为战争受害儿童提供帮助的"金福基金会"。在德国接受颁奖期间,德国之声对她进行了访谈。金福现年55岁。

德国之声:金福女士,您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幅照片时的情景吗?

金福:我能很清楚地回忆当时。我正从医院回到家里。感到羞耻,我怎么全身一丝不挂?兄弟、表兄弟们怎么都穿着衣服?我的脸怎么那么难看,看上去很绝望。我哭了。还是孩子的我,觉得这幅照片太丑了,一点都不喜欢。

德国之声:这一情况什么时候改变的?

金福:随着年龄增长,10岁以后我渐渐明白,这幅照片对人们产生很大影响。我不再感到害羞,不过在我自己成为母亲之前,也没觉得它到底对我意味着什么。怀抱儿子时,我看了这幅照片,心想,全世界所有儿童都不该受到照片上这个小女孩这样的折磨。于是,我决定开始为和平奋斗。

德国之声:拍摄这张照片的情景您还记得吗?

金福:我刚刚过了9岁生日。快到夏天了,夏天之后我就要上四年级了。我父母得知,我们的村子即将卷入战争,于是全家逃到一座庙里,在那里躲了3天。那天,正在吃午饭,一名士兵跑来大喊"快跑",但我停在庙前,像被钉在那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非常迅速:我看见落下4枚炸弹,然后一片火海。我身上的衣服全烧着了,我还看到,左臂烧伤了。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想,这下,我会变得很难看。

于是我感到非常恐惧,开始快跑。跑出火海后看到了我的哥哥和表兄们,还有几个士兵,我拼命地跑,一直到筋疲力尽瘫倒在地上。一名士兵给我送来水,然后把水浇在我身上,我失去了知觉。这一时刻,尤其是这张照片,改变了我的一生。

德国之声:它怎样改变了您的一生?

金福:我的皮肤不会再恢复到从前。疼痛难忍。因此,儿童时代我经常哭泣。我在医院待了14个月,做了16次手术。后来在德国做了另一次旨在提高皮肤弹性的手术。我失去了童年,整整一年没去上学,后来都补上了(笑)。但战争给我留下了阴影,我常常做噩梦。此外,空袭让我们失去了一切:我们除了逃生,什么都没了。

德国之声:您感到自己是受害者吗?

金福:还是孩子的时候,并没有多想这个问题,但后来每天看到伤疤时,都有伴随而来的创痛。但我并不仅是战争的受害者。当越南政府发现我时,开始把我当成宣传工具:我不再上学,不能追逐梦想,时时刻刻都被监督着。这样,我又第二次成为受害者。也正是由此,我由衷感谢今天拥有的一切:经历战争之后,才知道和平的可贵。我深知和平来之不易。

德国之声:从什么时候开始您又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

金福:有选择的可能,才是自由的。孩提时,我曾有过梦想,很宏伟的梦想。但很长一段时间里,继续拥有这些梦想是很难的。留在加拿大之后,我才知道,我的行动是正确的。现在我是自由的,为此我感激不尽。

德国之声:现在您帮助战争受害儿童。这件事为什么对您这么重要?

金福:战争让数以百万计的孩子成了受害者,而我是其中之一。人们给了我前途,对此我感激不尽,感谢上帝,我还活着,而且没有痛苦,没有仇恨,而是带着人们给我的爱。他们给我启发,现在,我有了回报的机会。我可以对孩子们说:我也曾经和你们一样,现在我来帮助你们。如果你们说到痛苦,我都能理解,如果你说仇恨和暴力,我也能理解。你需要的是和平和欢乐。我这样做不是义务感所驱使,而是心灵的召唤。

德国之声:看当今世界,你认为它在变好,或者人们有理由产生忧虑?

金福:我很高兴,很多人行动起来,但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我们有希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我想说的是:如果每个人都能有爱心、希望和原谅之心,那么我们不再需要战争。照片上小女孩能够做到,每个人也都应该做到。

自2010年以来,德累斯顿市每年2月13日即该市遭到二战盟军大轰炸的纪念日颁发年度国际和平奖。奖金1万欧元。今年的这一奖项授予越战期间被美军燃烧汽油弹烧成重伤的金福女士。当年9岁的小金福裸体奔跑逃命的那一刻被摄影家记录下来,金福的命运也由此受到关注。国际和平奖在解释金福的获奖理由时如此表示:

“我们生活的时代充满了仇恨。但经常恰恰是那些暴力和战争的受害者,拒绝仇视。他们显示了人类崇高的一面,也让仇恨煽动者无地自容。金福这样做了,正是因此她成为全球性的榜样。”

采访记者:Gönna Ketels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