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政黨政治操作手段的新變化

 

在備受關注的馬來西亞金馬侖國會議席補選中,朝野各方不斷聯合和對峙,暴露出馬來西亞政黨政治操作手段的新變化,同時政治新生力量的出現,也讓馬來西亞走向可期盼的民主政治發展的新方向。

封面 Feb

《超訊》2019年2月號

馬來西亞第14屆大選後,發生多次補選,其中,金馬侖國會議席補選倍受朝野各方關注(金馬侖高原國會議席是馬來西亞彭亨州的國會下議院議席之一,涵蓋金馬侖縣全境與立卑縣西北部地區),並大力度給予全力支持進行競選工作,但補選中也顯露了509大選後馬來西亞政黨政治操作手段的新變化,同時也冒出引導馬未來政治走勢的第三勢力。

政治操作手法的轉換與圓場

大選後,希望聯盟上台執政,相對比舊政治勢力國陣而言,其以清正廉潔,公平民主自由的宣傳為其選民所認知,自然其選民支持者也以此標準衡量希望聯盟是否有很好的施政,以不同於選民認為的「貪污腐敗惡賊當道」的舊政治勢力國陣。

在這次金馬侖補選中,既存在舊傳統政治造作手法也有新的政治操作規範,同時兩者在不同政治陣營中或同一政治陣營中同時或先後出現,互相對立交織與重新規範與改進,這也應該是大選政黨輪替對政治內容產生的積極因素。

其中舊的傳統操作手法,在在野黨陣營國陣這邊就存在,在競選期間隸屬國陣的彭亨州政府涉嫌利用州政府機關及資源,在金馬侖舉辦農基工業嘉年華以吸引廣大的農民選民,而新政府希望聯盟上台後,就和選委會達成共識,要避免濫用政府資源為政黨拉攏選票,選委會主席阿茲哈就警告參與金馬侖補選的政黨以及候選人務必要遵守選舉法令,禁止設宴,送禮或濫用政府資源等違法手段競選。選委會和警方以及反貪會聯合執法,一旦發現有人觸犯法律,就會對其採取嚴厲行動。

而希望聯盟這邊,似乎也很謹慎,沒有像國陣政府時期利用政府資源,尤其在補選時,撥大筆款項給予補選地區資助與發展,希望聯盟的候選人瑪諾嘉南曾表示,原定晚間在選區進行的一項人民宴會,也取消了,怕被當成設宴款待選民的行為,而希盟各政黨人士前去選區助選,都是向政府請假,自己開車以普通黨員的身份參加競選工作。

但希望聯盟這邊也存在舊的政治操作手法,在競選期間,一張照片引起了政黨與網民的熱議,就是一位穿着標有希望聯盟字樣的紅色體恤衫的年輕女士,在給一群摩托車騎手發錢,政黨及網民質疑希望聯盟政府派錢給選民以期賄賂選民投票,在野黨巫統林茂國會議員凱里諷刺說:「那個兄弟是要求姐姐兌換零錢來購買金馬侖草莓。」遭到法庭判決選舉結果無效而喪失金馬侖國會議員資格的西華拉惹表示:「宴請我的競選團隊被指是一個最大的犯錯,甚至令我在五年內不得參加競選。不過希盟這種行為就不是問題,因為現在他們已經是中央政府了。」

事件過後,希盟領袖紛紛出來解釋說,這張照片不是賄賂選民,而是給摩托騎手為其助選的津貼,但民眾質疑,被法庭取消金馬侖國會議員資格的西華拉惹也可以是通過宴請的方式,津貼他的競選團隊,那為什麼被法庭宣布選舉無效呢?

另外希望聯盟成員黨公正黨的上議員柏瑪諾蘭在金馬侖助選時,對原住民放話警告,如果原住民村長不支持希盟候選人,原住民村長將會被撤換,同時無法獲得村長的津貼。此論述,也遭到當地民眾及社交媒體的廣泛傳播,一些民眾認為希望聯盟怎麼和國陣一樣,濫用職權賄選。而過後柏瑪諾蘭公開道歉,承認其言論過激,冒犯村長和各界領袖。而這不僅僅是言論本身的問題,而是從側面透露出希望聯盟成員黨及其黨員仍然具有恐嚇賄賂選民的舊有政治手腕的慣性思維。

隸屬希望聯盟的民主行動黨的國家財政部長林冠英在金馬侖競選期間,也冒出了「發展金馬侖」威脅當地選民的言論,當時林冠英說,要求選民投給希盟的候選人,如果希盟敗選,將影響該區的發展,言外之意為如果選民不投給希望聯盟致使希盟落選,那麼中央政府也不會給予撥款發展金馬侖地區。此言論亦遭到民眾和社交媒體的注意,過後,林冠英又出來澄清,對他的言論圓場,他說:「投給希盟候選人的話,就可以與聯邦政府一起發展金馬侖高原。如果只有州政府的話,發展就會卡着,因為彭亨是個債務最高的州屬,如何有資金進行任何發展」。此言論也是政黨慣有的賄賂恐嚇選民以獲得選票的不正當的政治手段,雖然後來澄清,但已經對選民造成了影響。

而另外一方面,反對黨巫統與伊斯蘭黨也利用馬來西亞固有的種族政治拉攏選票,在金馬侖競選期間的一場講座中,多名巫統和伊黨領袖公開指責希盟反馬來人及伊斯蘭教,根據當地媒體報導,伊斯蘭青年團長莫哈末卡里指責行動黨企圖剷除伊斯蘭教為官方宗教的地位,並指希盟有意廢除馬來王室等挑起種族不安。而希望聯盟上台後,明顯關於利用種族情緒獲取民眾支持的事件或言論相比國陣時期大幅度減少,也讓不少觀察人士對希望聯盟就消除種族政治給予寄望。

馬來西亞政治的新生力量

從金馬侖補選可以看到,509大選後馬來西亞實現政黨輪替,被認為是民主的進步,的確有些方面,在新政府上台後得到改善,包括不能賄賂選民,不能濫用政府資源賄選,利用種族政治煽動族群情緒的事件減少了等等,在民眾的監督下,朝野雙方都在改善自己的行為,但似乎舊有政治手腕的運用還是政治選舉的主調。

相信朝野政黨在這種民主、賄賂、光明、平等以及種族政治中,會不斷對峙、聯合,交織在一起,並且會一直持續,而在這個過程中,民眾民主覺醒與成熟度也逐漸在提高,並會逐漸厭倦朝野政黨的互相指責與攻擊,而會把目光聚焦在馬來西亞政治的新生力量或第三政治勢力上。

就如這次金馬侖補選,其中有一位獨立候選人黃承毅,他是美國大學園藝方面的碩士,畢業後,回到馬來西亞,在金馬侖搞農業生產,熟知金馬侖當地的民眾與農業的關係,以及金馬侖在農業經濟方面面對的問題,作為候選人,他提出他的主張「高原農業政策」,其包括五個重點,即環境保護、土地政策、勞動力、農業設備及農業4.0等。雖然他明白在朝野兩大主要陣營面前,他只是一個不受關注的陪跑者,但他願意用年輕的心與知識,嘗試一下。在未來會有更多的像黃承毅這樣的新生勢力,帶領馬來西亞走向可期盼的民主政治發展的新方向。

文/馬岩岩,《超訊》2019年2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