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选举及其东盟地区角色


曼谷专栏配图

 

【曼谷专栏 】 : 泰国军事政变五年后的首次全国人民大选,近期以沸沸扬扬的闹剧风格拉开了精彩序幕。在军人集团把政权交还人民的可能性希望渺茫与民众期盼民主体制早日回归的诉求与挣扎中,本年度选举结果注定在泰国君主立宪制87年政治史上具有重要标示作用。而今年时值泰国再度执行东盟轮值主席任务,各方关注泰国究竟将如何扮演好自身的地区角色?本次大选无疑成为泰国能否重塑民主国家形象的关键所在。

泰国大选投票日定在2019年3月24日,这是继2014年5月泰国陆军总司令巴育(Prayut Chan-o-cha)发动军人政变,推翻了英拉(Yinglak Chinnawat)民选政府5年后的首次全国大选。因而备受国际社会瞩目。

 

按照2017年4月泰国执行的第20部新宪法规定,全国大选必须在2019年5月9日以前举行。然而,泰国王室早先传出即将在今年5月举行十世皇登基大典的消息,令此前一推再推的全国大选不得不尽快择期举行。

 

按照泰国选举法规定,泰国民众将投票选举出500名下议员,产生出500个议席的下议院与全国和平秩序维持委员会共同推举出250上议员,经上下院联合投票表决,最终选出新一任国家总理。据悉具有军方背景的全国和平秩序维持委员会成立于2014年泰国军事政变后,新一轮大选被规划在该委员会制订“还政于民”的民主路线图中。

 

就在登记在册的数十个大小政党有条不紊地展开拉票过程中,2月8日这一天突然发生了泰国媒体口中所谓的“早晚两次大地震”,先是现年67岁的泰国王室成员乌汶叻公主(Ubolratana Rajakanya)被泰保国党(Thai Raksa Chart)宣布正式提名为总理候选人。

 

同一天夜晚,泰国现任国王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发布王宫御令,内容引用宪法条例作出御示:乌汶叻公主的王室成员身分令其不具备从政资格。该消息在民间引起极大反响,大多数自称不习惯王室成员从政的泰国民众对新国王及时颁布御令的做法竖起拇指表示称赞。当地媒体将此事件称为史无前例的政治大戏。泰国法律制订有关于维护王室尊严的严格惩处条令,当地媒体纷纷针对此次“天使误入凡间”的报道采取了此前绝无仅有的紧急撤回措施。

 

对于泰国大选竞争态势,当地媒体分析指出,时任泰国总理巴育日前突然表态决定参选,担任国民力量党(Palang Pracharath)的总理候选人。8日这一天发生长公主先被宣布从政后被宣布不得从政的事件,事实上打乱了巴育此前打算连任的计划。由此可见,未来激烈的选战,势必将在巴育代表的军人势力和前总理塔信(Thaksin Sinawatra)代表的草根势力之间展开。这一政治矛盾从2006年军人发动政变推翻塔信民选政府以来延续至今。

 

无独有偶,今年时值泰国十年后再度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各方密切关注泰国当局能否成功举办近200场大小地区会议,是否能成功扮演好自身的地区角色?回溯2009年4月在泰国海滨城市帕提亚召开的东盟峰会,当时正值泰国社会分裂、政治斗争最激烈的时刻,反对黄衫军政府的红衫群众发动暴力集会,聚众打砸东盟峰会会场、抓捕时任泰国总理阿披实(Aphisit Wetchachiwa),导致与会的东盟各国领袖不得不紧急撤离。加上后来长期的军人执掌政权,导致泰国在地区国际舞台上黯然失色。

 

泰国东盟问题研究员宋立表示,泰国新一轮选举对于泰国在地区舞台的话语权具有一定影响,不过更大的挑战却是来自于如何协调东盟成员内部的向心力,以提高这一地区与中国、美国、日本以及其他经济大国之间的协谈能力,即便在东盟成员之间,作为东盟轮值主席也需要相当的话语权来应对未来的重大挑战,譬如南海领土纠纷、能源与资源配置、缅甸罗兴亚人以及湄公河流域合作关系等问题。

 

法广RFI 曼谷特约记者江枫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