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对朝鲜废核“不急”使日本惊慌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片路透社图片

特朗普于2月27日和28日在越南河内与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进行第二次首脑会谈。而在2月19日,他在白宫对记者说:他希望朝鲜结束核计划,但只要朝鲜没有展开核试验,他就不着急。表示没有无核化具体路线图和时间表。

他说:“我不急。没有进行核实验。只要没有进行核试验,我就完全不急。如果进行了核试验,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只是希望看到朝鲜最终实现无核化。”

他表示将继续对朝鲜进行制裁,但他也指出,自2017年以来,朝鲜并没有进行核与导弹试验。

特朗普当地时间24日晚间又在白宫表示,他不着急跟金正恩达成无核化协议,称平壤方面只要不实施核试验,美国方面就会很高兴。

特朗普在朝鲜核问题上一步一步退让,让日本很担忧。原本日本希望把美朝首脑会谈的先决条件定位为:提出“完全且可验证、不可逆的”弃核的计划和时间表。

针对2018年美朝酝酿第一次首脑会谈,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2018年访美,据共同社2018年3月24日报道,在与美政府高官会谈时,河野与被指定为下任国务卿的中央情报局(CIA)局长蓬佩奥、国防部长马蒂斯和副国务卿沙利文会谈时,分发了5页资料。其中要求在美朝首脑会谈前让朝鲜作出下列承诺:(1)朝鲜半岛完全、可验证且不可逆的无核化;(2)放弃可抵达日本的中程弹道导弹;(3)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核查;(4)解决绑架日本人问题;(5)废弃化学武器等。

而“美方对河野的说明表示理解,但认为将此作为会谈前提条件并不现实的意见根深蒂固。白宫发言人桑德斯称,朝鲜如能遵守无核化、冻结核导试验和对美韩联合军演给予理解这三项承诺,‘就将按计划举行会谈’,表明不增设条件的态度。”

但是第一次美朝首脑会谈远远没有满足日本的要求,在新加坡去年6月12日举行的美朝首脑会谈中,虽然双方在依照两国人民对和平及繁荣的愿望,建立新型美朝关系;合作在朝鲜半岛建立长久稳定的和平机制;承诺努力实现朝鲜半岛的完全无核化等达成共识,但是在联合声明中,没有加入日本要求的朝鲜半岛“完全、可验证且不可逆的无核化”的内容。

而现在特朗普又提出废核“不急说”,进一步使日本感到焦虑,从现在的日本周边各国来看,俄罗斯、中国、朝鲜都是有核国家,现在韩国和朝鲜打得火热,韩国对朝鲜的完全弃核也很不热心。因此日本方面担心,文在寅政权是左倾政权,其最终目的是南北统一,可能会实现所谓的“联邦制”,而在慰安妇问题、二战时日本强征朝鲜半岛劳工判决问题、竹岛问题(韩国称为独岛)上韩国和朝鲜不谋而合,其矛头一起指向日本。如果韩朝真的实现了和解,成立一个联邦什么的,以现在的左倾的文在寅政权对日本的一系列行动来看,日本就会成为韩国和朝韩在东亚的唯一的敌人,而没有核武器的日本会深深感到危机。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1月21日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举行电话会谈。蓬佩奥向河野太郎详细说明了美朝交涉的状况,针对2月下旬将举行的美朝首脑的第二次会谈,双方同意在美朝首脑会谈之前的2月15日-17日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国际会议上举行日美外长会谈,磋商美朝首脑会谈内容,但是据说是“为了集中力量准备美朝首脑会谈”,蓬佩奥取消了访问慕尼黑的预定,因此日美外长会谈取消,这对日本不是好兆头。

对于美国的朝鲜无核化“不急说”,日本公明党的议员在2月20日的日本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指出:朝鲜的无核化完全没有进展,为此安倍指出:日本的基本看法是:完全而且可以检证的不可逆转的无核化,也要求废除所有射程的弹道导弹。

日本作家麻生几在日本杂志《文艺春秋》在2019年三月特别号上发表题为《雷达照射事件全真像“韩国军舰和北朝鲜”紧迫的13分》的文章,文章中说:他在去年12月中旬,电话采访了韩国情报机关相关人士,这位相关人士对他说:“(文在寅)政权非常认真地专心考虑和朝鲜的联邦政府统一,在其内心深处,考虑着如果建立了联邦国家,核武器能为民族共有,我的话是一个事实,现在从各种渠道得到了确认”。(《文艺春秋》2019年3月特别号,101页。)这正是日本所最担心的。

日本网络新闻《JBPRESS》2月26日发表了采访原防卫副大臣、现众议院议员长岛昭久的文章,题目为《美朝首脑会谈,日本要防备“最坏的局面”》(阿部崇采访、整理)。
(法广 RFI 东京特约楚良一)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