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再会,美朝关系正常化与朝鲜弃核前景究竟如何?

 

选择越南作为峰会地点对正在变化的美朝关系而言,有着很强的象征意义。美国和越南曾有过一段流血战争的历史,但现在两国关系已有了很大改善,建立了密切的经济和军事关系。越南和朝鲜的关系更加久远,朝越两国1950年就建立了外交关系。美国国务院方面表示,越南可以证明“和平与繁荣的可能性”。特朗普政府希望金正恩把越南看成是一种经济增长模式。从仇敌到信赖的伙伴,美越关系的发展轨迹被视为重塑对美关系的典范。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进行的二度会晤或将成为打破当下朝核僵局的节点。可以预期,2月27日至28日将在越南召开的第二次美朝首脑会谈将成为决定无核和平进程未来的关键。

  解除美朝间的同床异梦、打破自2018年6月美朝新加坡首脑会晤后双方的僵持状态、将无核化的概念及条件具体化、并就今后制定无核化路线图的原则及方向达成共识是推动美朝达成协议最起码的条件。

620c45c74906d27f817bc16e8731fbbc_w.jpg

  美朝关系向好,特朗普对朝鲜弃核前景盲目乐观?

  选择越南作为峰会地点对正在变化的美朝关系而言,有着很强的象征意义。美国和越南曾有过一段流血战争的历史,但现在两国关系已有了很大改善,建立了密切的经济和军事关系。越南和朝鲜的关系更加久远,朝越两国1950年就建立了外交关系。美国国务院方面表示,越南可以证明“和平与繁荣的可能性”。特朗普政府希望金正恩把越南看成是一种经济增长模式。从仇敌到信赖的伙伴,美越关系的发展轨迹被视为重塑对美关系的典范。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武明姜曾为越南军人,他说:“你可以看到越南领导人思维方式的转变,这对金正恩很有助益。以前,没人比越南人更痛恨美国。现在我们完全改变了看法。”

  朝鲜方面也对这次会晤期待颇多,韩国《中央日报》2月16日引述外交消息人士的话说,朝鲜本月初在同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比根举行会谈时,曾要求美国在第二场的河内特金会举行之前,就是否解除对朝制裁表明立场。

  据悉,比根在平壤期间,朝方不断强调首先应该要完全解除对朝制裁,甚至下了最后通牒称,若在越南特金会上解决不了解除制裁的问题,朝鲜将走自己的路。对此,比根当场并未表态,于是朝方要求他回美国协商后,在首脑会谈前给出答复。

  韩媒称,不愿透露身份的韩国政府官员指出,虽然朝鲜发表了自己的主张,但态度不像以前那样咄咄逼人,而是表现出“若美国不听取朝鲜的意见,朝鲜就不得不这样做”的态度。

  特朗普2月15日在白宫召开记者会,就与朝鲜的无核化谈判表示“并不着急。没有(核与导弹)试验就行。将维持制裁”。

  对于与金正恩的第二次首脑会谈,特朗普强调说:“第一次会谈取得了许多成果。导弹发射与核试验停止了。朝鲜战争的英雄遗骨回来了。(此次)若与第一次同样成功就好。”

  据特朗普透露,与前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交接时,当自己问到最大问题,奥巴马回答说“绝对是朝鲜”,并告知称“与朝鲜的战争近在咫尺”。此次记者会上,特朗普说“现在如何”,明显在夸耀朝鲜不再挑衅是他的功劳。特朗普还多次表示与金正恩“关系非常好”,主张说“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其他谁都没能完成(这一点)吧”。

  特朗普“不急于朝鲜完成弃核”的论调引发外界担忧和质疑。有最新调查报告指出,朝鲜没有试验核武器,不代表愿意弃核和执行弃核行动。NHK2月16日报道,朝鲜建设新的导弹发射基地,与对其要求的弃核完全相悖。

  美国战略国际问题研究所2月15日发布报告,称对最新的卫星照片分析后得知,以前不曾看到过的一个导弹发射基地新建完成,可以发生中距离导弹,射程可达关岛,日本全境被囊括在射程中。该基地位于距离韩国和朝鲜的边境向北250公里的山中,卫星照片拍到了基地入口。报告还指出,该基地自2018年12月起,活动频繁。

  2018年6月首次特金会后,朝鲜表示会废弃位于朝鲜东仓里的导弹发射基地,这个基地也是第二次特金会商谈的对象。因此,报告警告称,朝鲜表面上迎合美国要求进行核导设施的废弃,但实际上在秘密兴建新的设施。特朗普对朝鲜弃核前景的盲目乐观没有事实依据。

  对于第二次特金会,《联合早报》称,如果说新加坡“特金会”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破冰会晤,那他们在越南的二次会晤应当互相伸出橄榄枝,才能更好地进行下一步沟通,解开纠结,增加互信,为朝鲜半岛和平进展作出贡献。

  特金再会,应借鉴前事经验,尽早取得实质成果

  美国与朝鲜的矛盾,脱离当年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倡议的六方会谈解决机制后,逐步在双方直接接触的方向上取得突破进展。其实,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当政时,面对不利的国际局势,也曾借助与美国前总统卡特(James Carter)会晤的机会,成功化解第一次朝核危机。当时正是1990年代初,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遭受严重挫折,朝鲜的处境并不比现在好。如今,朝美第二次会晤在即,或应借鉴前事经验,尽早取得实质成果。

  1991年10月,金日成最后一次访华。彼时,苏联已呈解体之势、东欧转向,而美国因在海湾战争中取胜,势头正劲。金日成担心社会主义国家会被美国各个击破,要求中国负起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袖的责任,与美国抗衡。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向他告知中国“不当头”的方针,同时承诺:如果朝鲜受到军事威胁,中国绝不会坐视不顾。

  中国着力发展本国经济的决心或对金日成有所触动,也是在这一年,朝鲜主动提出半岛无核化,并于当年12月31日与韩国签订《半岛无核化协议》。朝鲜此举被认为获益颇丰,不仅阻止了韩国开发核武器的计划,也迫使美国撤出先前部署在韩国的战术核武器。

  但后来的历史表明,反而是朝鲜在拥核的路上义无反顾的走了下去。分析个中原因,其自身安全感的缺失不容忽视。虽然得到中国的安全保障,但朝鲜自身在1990年代恶化的经济状况,社会主义小国地位,以及相比之下,资本主义韩国的日益强大、美国在韩长期驻军等一系列因素,让朝鲜领导人不得不将注意力更多转移到如何巩固政权层面。此外,自朝鲜战争后,金日成一直希望再有机会统一半岛。而发展核武器可威慑韩国,也可在统一朝鲜半岛时阻止美国干预。而且,发展核武器的必备原料铀在朝鲜储量丰富;早在1956年,朝鲜就与苏联缔结“核能研究合作计划”,此后每年都会派科学家到莫斯科学习交流,技术储备也打到一定水准。

  但朝鲜研发核武器会打破整个东北亚的战略平衡,自然难为美国所容。美国早在1970年代起就关注朝鲜的核项目,1994年,鉴于朝鲜禁止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指定核设施,美国总统克林顿扬言要联合英、法等国对其进行严厉制裁。当时,克林顿曾准备立即轰炸朝鲜宁边核设施,并派遣航空母舰到朝鲜东海岸。而朝鲜则放出狠话:一旦战争爆发,将“把汉城变成一片火海”。韩国总统金泳三下令全国军队进入特别戒备状态。在朝核危机的紧要关头,金泳三出访中国,中韩取得通过对话解决朝核问题的共识。克林顿见发动军事打击时机不成熟,一方面对朝鲜实行制裁,一方面委托前总统卡特出访朝鲜。

  1994年6月,就在卡特从美国动身时,朝鲜宣布退出国际原子能机构。这表明朝鲜如果因为不允许其核设施遭到检查而受到制裁的话,就准备打仗。不过,这也很可能是朝鲜选在与美国接触前故意释放强硬姿态。当卡特经韩国,越三八线,最终抵达平壤时,受到金日成的热情欢迎。卡特在平壤逗留了3天,天天与金日成会谈,每次会谈的时间很长,最后一次竟持续6个小时,中间只休息了20分钟。通过与卡特的接触,金日成对美国的印象有所改观,原来专横跋扈,气势凌人的美国并不想用武力解决核危机。他颇为感慨地对卡特说:“平壤和华盛顿之间存在的是信任危机,而缺乏的是互相信赖。” 卡特还为金日成带来他期待的消息:韩国方面邀请金日成访问汉城。这就意味着朝鲜半岛南北首脑第一次会晤可以在金日成有生之年完成,他也将因此留名史册。

  卡特此行更重要的或许是在朝美之间建立起对话沟通渠道。卡特在平壤斡旋后不久,美国即与朝鲜达成《朝核问题框架协定》,虽然这一协议后来因美国未充分履行而引发两国间矛盾不断,但在当时确实为濒临战争边缘的朝核危机提供了各方能够接纳的解决方案。而第一次朝核危机的成功破局,即得益于朝美这次高层互动。此后,这种模式被重视,卡特以及后来卸任的克林顿,都以美国前总统的身份访问朝鲜且成功实现“解救”美国公民的目的。

  只是,金日成当年会晤卡特后不久,即因心脏病突发去世,计划中的朝韩首脑会晤就此搁置下来。朝美关系自然也难有进展。金正恩上台初期,秉承了其父金正日先军政治的国策,朝鲜半岛局势一度呈现愈加紧张的状态。待其“弃武从文”,即顺利实现与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会晤,继而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表示,希望朝鲜走越南的道路。其实朝鲜无论走哪条道路,为国家利益起见,都应开拓足够的国际空间,在世界舞台上长袖善舞。金日成当年未竟之业,金正恩接续完成,只是当年卡特作为美国“前总统”就能顺利破局第一次朝核危机,如今朝美两国元首会晤,自当有更多成果体现。

  朝鲜半岛走向和平是大势所趋

  对于即将到来的美朝首脑二次会晤,朝鲜问题六方会谈韩国代表团前团长千英宇认为,在朝核问题上,美国对朝鲜的“岿然不动战术”和“切香肠战术”必须有全面准备。

  如果从积极的角度来看,朝鲜“致力于朝鲜半岛无核化”可解释为“若朝鲜不弃核,就只能放弃经济发展和体制存续的希望。如果代价与好处相当,朝鲜会考虑弃核”。尽管美国拥有决定朝鲜体制生死的手段,但在同朝鲜的协商中总是处于劣势。这是因为美国在政治耐心、策略、及战术上不敌朝鲜。因此美国若不想再次失败,应摸清朝鲜的战术并做好全面应对的准备。

  朝鲜最熟练使用的经典谈判战术是“岿然不动战术”和“切香肠战术”。“岿然不动战术”是指一旦决定了自己的立场就绝不更改,使对方认为这就是自己的底线从而打消协商的念头。朝鲜贯彻新加坡声明中的立场和观点正是运用这项战术的体现。这一战术使在下届选举前迫切希望做出成绩的美国总统感到疲惫和焦躁,并率先做出让步。但是美国一味以强化对朝制裁来应对朝鲜其实没什么用。制裁的程度在协商中决定了时间站在哪一方。越是强化制裁美国越有时间优势,但一旦缓解制裁,时间掌控权会回到朝鲜手里。

  “切香肠战术”是指把自己的义务像切香肠一样分成很多部分,在完成每一部分时都要求相应的“好处”,让有限的协商内容充分发挥作用,得到对方最大的让步,同时争取最多的时间。例如朝鲜在废弃核设施时将宁边核设施场分为内部和外部,废弃过程重新分为冻结和废除,核申报和检测再次分为多个阶段,核废弃分为核弹头及远程导弹弹头的拆除及运出、钚(Pu)运出及高浓缩铀(HEU)运出等手段,在每个阶段都试图要求美国做出相应措施。

  而韩国国家安全研究院首席研究委员赵成烈则认为,朝鲜要达成的无核化目标和国际社会所要求的并无差异,且朝鲜从未在谈判中要求驻韩美军撤离。

  他认为,第一次会谈达成的“新加坡美朝共同声明”中的第三项,即“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在新的协议中如何具体化尤其令人关注。第一次美朝首脑会谈当时,美国在声明中用“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CVID)”来代替“完全无核化”,但美国无法贯彻其声明内容。

  对此,一部分韩国国内及国外专家主张应在第二次美朝首脑会谈协议中明确提出“朝鲜无核化”,而非“朝鲜半岛无核化”。但无论是“朝鲜无核化”还是“朝鲜半岛无核化”,不可否认的是朝鲜应履行完全无核化。韩国总统文在寅在2019年新年记者会上也就朝鲜半岛无核化发表讲话,称“金委员长……明确表示,已向会见过的世界各国首脑传达,国际社会要求的无核化同朝鲜主张的完全无核化并没有差别。”

  严格来说,反对阵营提出的部分不是无核化内容,而是无核化的具体措施问题。不可忽略的是,金正恩委员长在承诺放弃核武器的同时,提出两项相应措施,即解除军事威胁、美国提供实质性安全保障。因此朝鲜中央通讯社于2018年12月20日发表评论,反对将朝鲜半岛无核化视为仅有朝鲜一国的无核化,并主张“在朝鲜消除核遏制力前,美国应先完全解除对朝鲜的核威胁”。

  朝鲜曾于2016年7月发表政府声明称,朝鲜实现无核化需要美国的相应措施,包括公开美国在韩核武器、撤销在韩所有核武器和核武器基地、确保不再将核打击手段迁入朝鲜半岛和周边地区、承诺任何时候都不对朝鲜使用核武器、宣布撤离在韩拥有核使用权的美军等五项要求。但金委员长在2019年新年致辞中以“朝鲜的主张”方式,将无核化相应措施更改为不再进行美韩联合军事演习、不再从外部迁入战略资产等战争装备。不仅删除了撤离驻韩美军的要求,上述两事项也从“要求”更改为“主张”,语气更加温和。

  尽管朝鲜仍然将美韩联合军演和从外部迁入战略资产视为最大的安保威胁,但可以看出,朝鲜已经对驻韩美军本身改变了原有立场。实际上最近有外交界消息人士称,朝鲜劳动党副委员长金英哲访问美国白宫时,直接向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在构建朝鲜半岛和平体系后也不会提出撤离驻韩美军的要求。这说明朝鲜不只是向韩国表明允许驻韩美军的立场,更是向美国直接传达了这一信号,具有重大意义。

  实际上朝鲜并不是拒绝完全无核化,而是在寻求美国对此的相应措施,并且从未将驻韩美军问题置入相应措施中。自2018年初形成对话局面以来,朝鲜从未在美朝及朝韩对话中提起过驻韩美军问题。尽管如此,反对阵营恶意制造假新闻不断扩大争议,阻碍朝鲜无核化及朝鲜半岛走向和平。

  赵成烈分析,第二次美朝首脑会谈若成功召开,金正恩也将很快访问首尔,再次举行朝韩首脑会谈。若接下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朝、金正恩委员长访问莫斯科事成,朝鲜半岛将迎来僵局“缓和期”,共同迎接和平的“春天”。此时,不应再沿用过去的视角,因过去的作为而草率判断现在的朝鲜,在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及走向和平的道路上制造障碍。同时,应跨越各党派间的分歧,共同推动朝鲜半岛走向和平的历史洪流。

昀舒,钝角网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