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破天荒指令香港就取缔民族党交报告 民主派反弹

北京首都向港府公开发国函要求交代事件
中国政府网

位于北京的中央政府首次向香港特区发出公函,要求行政长官就禁止香港民族党许作一事提交报告。特首林郑月娥强调,提交报告体现特首向中央政府负责的宪制责任,否认这是干预。建制派议员期望淡化事件,指北京表达关注是理所当然;不过,民主派则指事件破坏「一国两制」的治港方针,更忧虑日后北京会发出更多指示,向香港施压,令港人自由空间进一步收窄。

熟悉中国事务的评论员程翔指出,这是北京进一步箝制香港和突显一国之举,是表明「我(指北京政府)要你(指香港)做,还要你交报告」的上下级关系,为日后「向香港发出更多order(命令)」开了先例,这种做法令香港比内地省市还不如,「一国两制」名存实亡。他更批评特首和港府没有勇气与中央据理力争,他举例称,中国政府在1999年把法轮功定性为非法组织,时任国家主席指它为邪教,当时的港府能抗拒中央的要求,坚持法轮功在香港是合法组织,但如今却按北京指示,拒绝香港民族党的社团登记,禁止其运作,面对这样的特区政府和官员,日后有更多指令是可以预期的。

特首林郑月娥昨(26日)午会见传媒,交代中央公函,内容指中央支持港府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的决定,并重申维护国家安全和统一是港府和港人的共同义务。公函最后指出,特首依法向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负责,「请行政长官就依法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等有关情况向中央人民政府提交报告」。

在记者不断追问这是否北京施压或干预?港府是否叩头?,林郑月娥均一一否认,认为中央要她交报告没有问题,而在禁止民族党运作一事上,中央政府并没有任何指示或要求,她看不到有削弱一国两制和损害高度自治。

有关公函同时在中国政府网的「政策」分页中展示,订明是今年发出的第19号「国函」,具法律效力。

至于事件会否影响陈浩天就禁止民族党提出司法复核,陈未有响应,但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质疑,中央有意藉公函高调支持政府决定,是先下手为强地向法院施压,「想一棍打死民族党」,以免节外生枝。另外,中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更扬言,民族党仍可就被禁止运作的政府决定提出司法复核,一旦败诉,将成为先例,特区政府日后有很大可能性取缔其他港独组织。

建制派人士均认为,中央政府发出公函只是表达对港独零容忍和对事件非常关注,不存在批评港府或向港府施压,亦不影响高度自治。刘兆佳亦认同中央政府此举是要表达对事件的关注,但亦承认,中央政府此举是「参与」了香港事务。

民主派人士不满北京政府的做法,公民党主席梁家杰指出,中央日后可藉公函直接插手香港事务,令香港俨如「无掩鸡笼」,任由北京指令自出自入,日益肆无忌惮;该党议员郭荣铿直指中央此举将破坏「一国两制」,忧虑中央日后会继续发出指示,向特区政府施压,收窄港人的言论和结社自由。另外,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议员批评中央不尊重香港处理问题的程序,更忧虑中央对港独问题的关注会激发更多人挑战北京底线。

民族党在雨伞运动后成立,党纲订明要建立独立和自由的「香港共和国」,故此虽然成员不多,仍甚受政府关注,2016年欲登记成为公司时以「政治原因」被拒;到了2018年7月中,遭警方建议保安局禁止其运作;8月下旬,保安局长李家超在北京与副总理韩正会面后引述对方指,要依法处理民族党;到了9月下旬,港府决定引用《社团条例》禁止民族党运作,并刊登宪报,以作公告;该党发言人陈浩天随即提出上诉,但于一星期前被驳回。
(法广RFI香港特约麦燕庭)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