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灭--再生 法国老牌政治家朱佩进入宪法委员会


2016年11月3日法国第一轮初选第二场电视辩论时,朱佩(左)与菲永。路透社

 

(法广RFI 安德烈)法国政治家朱佩周三令人意外地被指定为法国宪法委员会成员。显然,这将是他一生政治生涯的最后阶段。73岁的朱佩被前总统希拉克视为最杰出的“精神之子”、曾经是总理、现在是波尔多市长。如果排除2017年他从最被看好的总统候选人到惨败那段短暂的幻灭时期,朱佩的政治生涯可谓圆满。

朱佩将在正式替代任期届满的另一位左翼出身的前总理若斯潘后,随即成为波尔多前市长。有意思的是,1995至1997年担任希拉克政府总理的朱佩由于上台伊始大胆推行改革遭致保守的工会和左翼力量强烈对抗,希拉克后来被迫解散国会,没想到两年前大败的左派随即卷土重来,社会党领导人若斯潘顶替朱佩成为总理,这是法国左右派的又一个共治时期。第五共和国最早的左右共治始于左翼的密特朗总统与右翼的希拉克总理联合执政时期。

 

朱佩深受前总统希拉克喜爱,年轻时即加入新戴高乐党人的“保卫共和联盟”,先后担任共和联盟秘书长及主席,在希拉克担任巴黎市长后担任他的副市长。他与前总统萨科齐都是很早就全身投入帮助希拉克征服共和国总统大位的颇具才华的人物,但朱佩被视为希拉克的“爱子”,萨科齐被视为希拉克的“浪子”。一个关键的原因是,后者在1995年因对希拉克政治前景失望,转而支持同党的总理巴拉杜尔竞选总统。这是新戴高乐党人最分化的时期。不过,朱佩后来由于担任巴黎副市长时期涉嫌“虚假雇员”被迫辞去前身为保卫共和联盟的“人民运动联盟”主席,错过希拉克所期盼的在他第二任总统届满后由朱佩出马竞选总统的良机。2007年总统大选萨科齐胜选,继承希拉克担任总统。在萨科齐担任总统期间,朱佩曾先后担任他的法国国防部长,外交部长等重要职位。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前,朱佩民意支持率极高,他由1995年时期锋芒毕露不太讨人喜欢的政治家转化为温和、中右的政治人物,决定与重返政治前台的萨科齐对抗。在左翼力量式微,右翼萨科齐再次出马竞选但深受一部分中右抵制和左派全力反对的情况下,朱佩一度被普遍视为当选无疑。然而右翼三驾马车--萨科齐、菲永、朱佩严重撕裂,在右派选民越来越不能忍耐左翼总统奥朗德五年统治的背景下,主张“幸福的身份认同”的朱佩意想不到的在初选时败在主张自由保守主义的菲永脚下。从未经过竞选洗礼的马克龙走中间路线杀将出来,一举当选法兰西总统,朱佩从顶峰跌至谷底,可谓遭遇空前幻灭。

 

然而朱佩作为政治家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在马克龙的新政府中,朱佩竞选总统时期的发言人、现任总理菲利普一直视自己是朱佩的“政治传人”,朱佩总统竞选办公室主任博耶成为菲利普的政治顾问。但是,朱佩的第一副市长卡拉梅尔女士却认为“朱佩失败的主要制造者全在马蒂翁宫”。马克龙结合中左中右力量的统治手段,也赢得朱佩的支持。朱佩温和走中道的政治姿态与共和党愈来愈右翼的倾向显得格格不入,不久前,朱佩甚至脱离了前身为“人民运动联盟”的法国共和党。

 

朱佩真正的贡献在于1995年担任法国西南部大都波尔多市长后,把一座灰黑、拥堵、污染的酒都转化为一座生活质量卓越、有朝气、色泽明丽的都市。2017年,一部有名的全球旅游指导把这座城市列为全球最有吸引力的都市之一。朱佩担任市长后,抛弃前任建设地铁的计划,建设了一个城市轻轨电车网络,大量的车辆就这样自动远离了具有悠久历史的市中心,这是一个没有电线的有轨电车,依靠地面的能源供应系统驱动,2003年建成后,深受当地民众欢迎。朱佩在波尔多的另外一个雄心勃勃的工程是把穿过波尔多的大河加龙河沿岸六公里改造成美丽的散步大道。城市的老房屋改头换面,露出淡黄色凿石的真面孔,市中心到处是徒步街,市区变得温柔舒适。对这位每次市长换届都在首轮高票当选的市长最大的奖励是,2010年,他领导的波尔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为全球最美的十八世纪建筑风格的城市,2017年,游客突破七百万大关。

 

法国宪法委员会由九名“智者”组成,每三年改换其中三分之一,每届任期九年。成员多由宪政专家与政治家组成,前任总统都是当然的宪法委员会成员。进入宪法委员会后,将严格遵循中立原则,那些仍指望得到朱佩政治声援的无论是马克龙总统本人,还是法国偏右的中坚力量从今以后再也指望不上。当然,更吃惊的是波尔多市民,他们得知朱佩很快离开他们后,也颇感惋惜。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