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撤離敘利亞 土耳其虎視眈眈

 

特朗普突然宣佈將撤離駐敘利亞美軍,這一決定遭到了各方的不滿與譴責。撤軍消息一出,各方勢力蠢蠢欲動。敘利亞鄰國土耳其也對美軍在敘盟友虎視眈眈。美軍支持下打擊地區恐怖組織的庫爾德武裝擔心,他們可能遭受來自土耳其的襲擊。

封面 Feb

《超訊》2019年2月號

美國白宮去年12月19日宣佈,美軍已經在敘利亞擊敗「伊斯蘭國」(IS),決定全面從敘利亞撤軍。

特朗普的決定遭到包括資深的共和黨人和外國盟友的批評,他們稱此舉可能導致「伊斯蘭國」組織「復活」。外界批評指他背棄包括以色列及庫爾德族武裝在內的盟友。之後,國防部部長馬蒂斯、協調聯軍打擊IS的美國特使麥格克(Brett McGurk)相繼請辭。

各方對撤軍決定反應不一

特朗普支持者之一、共和黨參議員林賽·格萊厄姆(Lindsey Graham)稱,撤軍將在敘利亞內外產生「災難性後果」,撤軍決定是一個「巨大的奧巴馬式錯誤」。他擔心撤軍將意味著把美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拱手讓給俄羅斯和伊朗。他在一份聲明中稱:「美國在這個時候撤軍,對『伊斯蘭國』、伊朗、敘利亞的阿薩德(Bashar al-Assad)和俄羅斯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勝利。」

據《超訊》觀察,英國政府也對特朗普聲稱「伊斯蘭國」已被擊敗的說法表示反對。英國外交部的一份聲明說,「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不能忽視他們構成的威脅。」

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瑪麗亞·扎哈羅娃(Maria Zakharova)語氣有所不同。她稱,美國的決定將給敘利亞帶來「真正、實際的政治解決前景」。

敘利亞東北部一名庫爾德發言人阿爾達·謝利爾(Aldar Xelil)說,目前沒有人知曉撤軍的細節,「包括這裏的美軍指揮官」。他對庫爾德電視頻道Ronahi TV說,美國的決定將會對整個地區帶來影響。

美敘「合作」對抗IS

未經敘利亞政府允許,美國主導的打擊「伊斯蘭國」國際聯盟於2014年開始空襲「伊斯蘭國」在敘據點。美國因而以軍事手段間接介入敘利亞內戰,次年向敘東北部庫爾德地區派遣地面部隊。

美軍與庫爾德族的「敘利亞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和阿拉伯武裝建立了夥伴關係,他們在實際消滅「伊斯蘭國」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四年前,「伊斯蘭國」組織曾一度佔據敘利亞大半國土。目前,美國軍隊已幫助敘利亞東北部大部分地區擺脫聖戰組織,但仍存在一小部分武裝分子。

美國在敘利亞的駐軍大約2000人,主要部署在庫爾德武裝控制區,向庫爾德武裝和反對敘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的阿拉伯部族武裝提供培訓、充任顧問。

從敘利亞撤軍的想法並非特朗普一時的興起,他一直承諾要將美國軍隊撤出敘利亞。特朗普在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上表示,在他們取得「歷史性勝利」後,是時候讓他們回國了。特朗普2017年1月當選總統後主張從敘利亞撤軍,2018年4月指示美軍將領制定撤軍計劃。

土耳其對敘利亞虎視眈眈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最強大的盟友俄羅斯和伊朗對這一決定感到十分滿意。他們希望這個決定可以增強他們在敘利亞及其周邊的影響力。

在敘利亞,與「伊斯蘭國」作戰的庫爾德民兵感到被拋棄,而此時,土耳其正揚言要加強對庫爾德人的進攻。

土耳其境內的庫爾德人問題長期困擾該國政治生活。「敘利亞民主力量」的主力—庫爾德人領導的「人民保護部隊」(YPG)被土耳其視為土耳其境內爭取自治的庫爾德人組織的延伸。而美國與敘利亞境內庫爾德人之間的合作激怒了鄰國土耳其。

土耳其軍隊長期以來都在為對幼發拉底河東部地區庫爾德武裝進行軍事打擊做準備,而美國從敘利亞撤軍的決定讓庫爾德民兵組織失去主要的支持者,使其陷入困境,為土耳其留下了絕佳機會。

美國一放出將要從敘利亞撤軍的消息,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17日表示,隨時可能對敘利亞境內幼發拉底河東岸發起反恐軍事行動。

美軍撤軍敘利亞消息一出,土耳其與俄羅斯高級官員緊急舉行會談。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表示,「為發展俄土兩國總統之間達成的各項協定,我們考慮進一步推進阿斯塔納和平進程,以打擊恐怖主義、解決人道主義問題為主要背景,為難民的返回創造條件。」據外媒報導,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Melvet Cavusoglu)已證實,莫斯科和安卡拉在敘利亞問題上有共同立場,包括根除敘利亞境內的所有恐怖組織。土耳其認為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武裝是庫爾德工人黨的分支,而庫爾德工人黨被土耳其、美國和歐盟認定為恐怖組織。

對於土耳其的心思,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告訴美國在中東的盟友,在確保土耳其不會打擊與美國聯盟的庫爾德武裝和在徹底消滅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之前,特朗普政府不會從敘利亞北部撤軍。

特朗普宣佈撤軍敘利亞後,外媒紛紛披露美軍將在四個月內撤離敘利亞。特朗普1月2日召開內閣會議時告訴記者,從來沒有設置美軍撤離敘利亞的時間表,撤軍將會在「一段時間內」完成。有分析認為,美國軍隊拒絕宣佈美國從敘利亞北部撤軍的具體時間表,是為了不讓「美國的敵人」掌握美國撤軍的具體時間。

據新華社分析,中東地區各種力量的博弈紛繁複雜,教派之間的衝突經年持久,各種勢力與美國的恩怨盤根錯節。特朗普想要「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沒有那麼容易。在沙特、以色列等國看來,特朗普撤軍決定是「衝動的突發奇想」。而此前在美軍支持下打擊地區恐怖組織的庫爾德武裝也擔心,美軍撤出後,他們可能遭受來自土耳其的襲擊。在敘利亞與美國並肩作戰的歐洲盟友,擔心美國撤軍會讓地區恐怖主義勢力重新做大,威脅歐洲安全,使歐洲「更加脆弱」。

讓敘利亞前線的美國軍人回家,這是美國國內很多人的願望。但為何長期以來,許多美國總統都會面臨「帶我們的孩子們回家」的困局?因為美國的對外干涉戰略總是傷人又傷己,終難免陷入「作繭自縛」的困局。身處敘利亞的美國士兵們,至少目前還看不到回家的路。

文/余蕾,《超訊》2019年2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