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一种的分裂

一个书商从香港明报买了几本书的版权,其中一本,是《陈寅恪档案》,实际上就是一些当年发表在明报上的回忆陈寅恪先生的文章合集,以及少量的陈寅恪资料。这些所谓的档案,在当下审查严格的出版界,居然出版都没有问题。同时,我的同学告诉我,这些天央视正在播出五集电视纪录片《西南联大》,对这所流亡中大学,推崇备至。

陈寅恪和王国维,现在是学界特别推崇的思想家和学问家,而西南联大,则是大学中的翘楚,只要谈大学教育,一提到西南联大,人人都翘大拇指,关键是,这样的推崇,事实上也得到了官方的加持。不信去当下最受宠的大学清华去看看,在那里,清华国学院四导师,已经被捧到了什么地位。而王国维和陈寅恪先生的纪念碑,则是那里的风景名胜。

真是时代不同了,当年漫说西南联大,所有民国的大学,都属于资产阶级教育的范围,只有挨批判的份儿,没有受推崇的可能。民国时的大师,无论是哪个,哪怕是1949年之后一度还很活跃的陈垣和马寅初,都没有人捧。至于清华四导师,则连提都赖得提。陈寅恪一度小规模被重视,据说还是因为斯大林在文章中提到过他,而且过问过他的现状。

在洗澡运动中,在西方受过教育,是一种耻辱的经历,有家学渊源的大师,必须清算自己所受的封建主义思想影响。所有民国过来的教授们,对自己在民国时的学术经历,都得说清楚,有谁还敢以此骄人呢?最好的大学,是苏联的大学,不,学院,最好的教授,也是苏联的教授。所以,在1952年的院系调整中,原来的大学都被拆散了,清华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工科,浙大则四分五裂。连动得不多的北大,也没有了农学和医学院。

当然,今天狂捧民国的风气,有的地方也有点过,显然不是所有在民国时期做教授的人,都是大师。即便清华北大的教授,用留学时的听课笔记混课堂的,也是有的。民国虽然有大师,但真正的大事,并没有那么多。但是,社会上推崇民国教育,也就罢了,一本正经的官方,也这样跟着。

我曾经说过,现在的清华,如果王国维和陈寅恪二位先生活在今天,恐怕连清华的大门都进不去,俩人都没有学历,陈寅恪先生在进清华国学做导师的时候,只有一篇小文章,在今天,连个助教都没资格做。

最关键的是,陈寅恪先生在1949年之后,依然坚持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你们是怎么安放的呢?今天的清华,你们到底是推崇这样的说法呢,还是反对?按你们现在的办学方针,恐怕很难说能容忍这两句话,既然容忍不了,那么,干嘛要推崇陈寅恪先生呢?不怕先生地下有知,会拍案而起吗?

我曾经说过,人格分裂,是当今的人一大特征。这个分裂,在官方表现得尤其明显。清华大学,就是典型中的典型。一边把以死坚持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王国维、陈寅恪先生捧到天上,一边则一丁点独立和自由都容不了。真正喜欢的,恰恰是些跟风的马屁精。

张鸣,微信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