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监听的欧洲盟友 选华为 还是选美国

 中国国旗上的3D华为标识投影路透社Dado Ruvic供图

在2019年2月13日的法国报纸摘要栏目里,我们从费加罗报,人道报,解放报,十字架报以及回声报当中选取了经济类回声报的一篇有关华为的文章,题为“华为:美国向欧盟施压”,综述如下。

在移动通讯领域,美国政府强化警惕心,矛头直指中国移动通讯运营与制造商华为,而这一切都在5G技术全面铺设开展之前进行。为了阻碍华为前进的道路,美国政府踌躇满志。本周二,美国国务卿彭培奥到访匈牙利,而华为在匈牙利是下重金来做投资的。彭培奥出身中情局,当然清楚如果华为在欧洲各国如火如荼开展业务的话,将会给美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面对犹豫不决,有可能对华为有限度开绿灯,但也算是开绿灯的欧洲各国,彭培奥的措辞非常坚定:选择用华为来配备电信基础建设,将有损于欧洲各国使用“美国制造”的广泛度。这算是明明白白的说给欧盟听了。

结束匈牙利之旅之后,彭培奥继续在古老的欧洲大陆上访问,行程单上包括斯洛伐克,波兰等等。但他并非一个人前往欧洲“作战”,而是像一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所说的那样,“与整个美国铺设下的外交先锋共同行动,美国已经要求所有美国外交人员在这个问题上有所作为,范围涉及全世界”。这名发言人还表示:“华为问题上的重点是,美国将全力以赴把美国最亲密的盟国和友邦拉到一个阵线中来,同时与工业巨头们打交道,说服之”。

带着这个任务,美国官员们将在二月底前往西班牙巴塞罗那,参加即将召开的世界移动大会,借着多国代表团在场的情况,再次强调美国对5G发展的立场,摆明美国针对华为的担忧理由。

而“特洛伊木马”的理论,还是以前那个理论:除了窃取知识产权的指控和绕过美国制裁,从而和伊朗继续做生意的嫌疑,美国还担心,华为会成为中国政府潜入美国通讯信息汪洋大海的特洛伊木马。证据?现在还没有任何充分的证据能拿出手。自从2010年,“华为网络安全演变中心”都会发布年度报告。上一版的报告提交给了英国政府,其中提到了一些安全问题,非常小的安全问题,例如“针对在关键领域使用华为而给英国全国带来安全隐患,华为只能提供有限的保证”。虽则如此,美国政府的重点担忧却不在这件事上。美国真正的担心是,如果中国政府真的要通过华为来实施间谍活动,华为是不是就要服从中国政府的指令了。对这种猜想,华为矢口否认,创始人任正非也坚决表示在这个问题上“站在客户信息安全的这一边”。但美国政府并不买账。

在对最坏情况的猜想过程当中,美国的准星对准的,是中国的法律和法制体系。美国国务院一名发言人曾经说:“当共产党要求中国企业做一件事,这个企业就会服从”,因为“中国从1949年开始就成为了共产主义国家,近6年以来中国政府的威权更是得以强化,而反映到国家安全的立法方面,中国也对网络安全,反恐等强化了力度,美国相信中国企业是必须要与中国政府合作的,这是一种义务,属于必须要做的事,司法决定在这当中没什么可做的”。斯诺登事件发生后,美国监听其盟友的事情天下知晓,因此美国现在要求盟国当心中国间谍行为的呼吁也许会被认为是可笑的。但美国的解释是,在西方,有权力的制衡,有信息流通的自由,有反对党,但在中国,没有。美国国务院表示:“美国就像法国与英国,不会使用间谍等活动来打压政治反对派,恐吓人群,让自家企业获利,也不会进行商业间谍活动,但中国,是会这样做的”。
(法广 RFI 呢喃)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