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中国已成美国各党各派共识惟人民仍无特定取向

中美关系 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华盛顿邮报一篇分析文章指出,特朗普总统上任两年以来,他的政府内部,同其他更广泛的外交社区对世界的看法,可说是背道而驰,当中包括北约、俄罗斯和贸易政策等议题,两者之间的鸿沟而且越来越大。特朗普对此一点也不以为然,因为他认为美国的外交政策已经被远离现实的精英分子把持了太久,而且他也毫不介意外界批评他的外交政策只是民粹主义,“我寻求的外交政策,要得到所有的美国人民支持,不论他来自哪一个政党”。

本身属于自由派的华盛顿邮报的分析指,然而,特朗普的其中一个外交范畴,却居然可以得到共和党的支持者、民主党、现实主义者、自由派分子以及甚至几乎所有的外交评论员一致同意和支持,这就是特朗普的中国政策。

但根据民意调查,美国人民对中国的印象,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反面,反而转趋正面,对特朗普挂在嘴边的“要得到所有的美国人民支持,不论他来自哪一个政党”,似乎有不小的落差。

分析指出,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以特朗普政府一向低劣的水平而言,背后还居然有其理论和想法。副总统彭斯去秋发表的一篇关于中国的演说,肯定得到不少中国通的关注。彭斯说:“美国人民应该知道,北京此刻正在倾全国之力,利用政治、经济和军事工具,而且还包括政治宣传,谋求达到其对美国造成影响和掠取利益的目的”。

分析的作者指出,特朗普委任鹰派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作为对中国贸易谈判的领导,显示了他(特朗普)的鹰派作风。特朗普政府有意劝阻美国的盟国采用华为的5G网络,进一步显示他更广阔的外交政策。分析指出,特朗普意图减弱中美两国经济的相互依赖。

令人侧目的就是几乎朝野上下都响应特朗普的政策,民主党党员所讲的话,几乎跟出自特朗普之口一模一样,例如民主党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华伦,公开抨击中国的贸易行为,又指中国企图颠覆美国为全球所定下的秩序。

现实主义者多年来已经指出,美国因为长期被中东议题拖住后腿而未能及早严厉对付中国,自由派分子则对中国漠视国际经济游戏的规条早已感到忧虑,他们支持对中国有所惩戒。就算美国的商界对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独裁转向和肆意的经济政策越来越感到恼怒。对特朗普出名苛刻的政治评论员,包括Josh Rogin和Tom Wright等人,都对中国的崛起感到忧心忡忡。

不过分析指出,特朗普的中国政策,尽管得到几乎各界的支持,但有一群人却对议题无所取向,他们就是美国的大众。

经过20年来对中国的不友善看法,盖洛普去年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美国人民对中国的看法有所改变。皮尤(Pew)的民调更显示,美国大众对中国的观感,并非如各界的那般反感,“对共和和民主两党,大众不认为对付中国的崛起,应该是主要的议题。”年轻的美国人对中国的恐惧,最不表可否。总体而言,皮尤的民调显示,美国人民对俄罗斯、北韩和伊朗的议题,较中国所带来的恐惧,更表关注。

分析最后指出,为何美国大众与政策的拟定者就中国的看法出现如此的分歧,原因难以定论,或许有很多的解释,包括恐惧持续的贸易纠纷将招致经济上的损失、对精英阶层的不信任,又或者中国的政治宣传对美国的影响,正如彭斯所言,受到效果。

但无论如何,特朗普的中国政策,毫无疑问是他唯一得到美国各党各派支持的外交政策。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