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支出推算逾1.3万亿 尚有隐性维稳支出你要知


2019年两会期间,北京人大会堂前的保安人员。摄于2019年3月4日。
图片来源:路透社/Jason Lee


中国总理李克强提交两会审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曾73次提及「稳」,而包括维稳的公共安全预算支出则是1797.8亿元人民币(下同),但有讲师计算和中国传媒报道,有关开支应该超过1.3万亿元,时事评论员林和立更进一步指出,上述「维稳费」尚未包括由地方政府和涉及国安的企业所承担的开支。

中国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适值是「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和西藏镇压六十周年,社会不稳情绪上升;但另一方面,却又是中共建党一百周年、中国建国七十周年,极需稳定,一般预料,俗称「维稳费」的公共安全预算应会上升,而财政部5日公布的预算只有1797.8亿,按年上升5.6%,但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其后在《明报》撰文指出,根据财政部去年的预算案,2018年的公共安全预算是1991.1亿元,若是增加5.6%,应已突破2100亿元,但今年公布的预算却是不加反减,且比去年基数还要小,明显出现「不协调」之处,未知是否计算方法已经改变但又没有公布。

 

他根据政府公开财政资料计算出中国的公共安全开支主要由中央和地方负担,比例约为两、三成对七、八成,质疑今年出现的「不协调」可能是部分本级开支拨作了「转移支付」,促请财政部门解释。

 

去年新华网的「图解『国家账本』」披露,2018年全国公共安全预算是12589.8亿元,而中央本级开支是1702.46亿计算,中央本级和全国公共安全预算比例是13.5%,吕秉权指出,若此比例不变,则今年的全国公共安全预算「很有机会达到13317亿元」即比由他按公开数据计算出的12178.87亿元军费多9.3%,更比官方公布的1.19万亿元国防支出预算多12%。

 

时事评论员林和立在今(11日)天于《苹果日报》刑登的文章引述《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公共安全预算支出占今年23.5万亿的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5.9%,即1.39万亿元,同样比公开的军费多。

 

林和立引述北京消息人士指出,逾万亿元的公共安全支出只是真正用以打压所谓反党、反社会主义与捣乱社会秩序的费用,而未有包括在维稳经费的,还包括治安志愿者组织、类似新强教育营的「地方支出」,以及涉及国家安全的IT民企支出。

 

他解释,中国近年在城市发动「『人民战争式』的『治安志愿者』组织,这些俗称『民间业余间谍』负责向公安单位通风报信」,光是北京市便有近百万实名注册治安志愿者,而朝阳区的治安志愿者在2015年便向公安部门提供了二十多万条情报线索,部分人可获发车马费甚至多达几万元的奖金,「这些费用基本上由地方政府与公安摊分」。至于在大专院校内的「业余学生间谍」经费,则「大部份由教育部系统而非公安部负责。」

 

至于严重违反联合国人权宪章的新疆集中营,据国际组织指出,已蔓延到西藏,而该等利用最新科技操作的洗脑中心甚至有可能在不同省市成立。林和立透露,这些中心的「费用以数十亿元计,而且并不包括在已公布的维稳预算」。


第三大类不包括在公共安全支出的维稳费,是由IT和通讯企业负担的维稳经费。他解释,基于国家安全考虑,中国的IT与相关网络与通讯行业均由国有企业与跟中共高层和解放军有特别关系的所谓私人企业经营,这些垄断性企业「有义务」把经营时获得的情报,例如新黑五类人士的敏感个人资料无偿提供给国安部门。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麦燕庭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