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美威胁有多大?(2) 中国能否撼动美国的科技霸主地位

 

百度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2018年11月1日在北京举行的百度世界大会和展览会上展示百度最新的人工智能技术。
 

中国曾因技术落后和抄袭而被嘲笑为“山寨大国”,不过,随着中国对高科技产业的投入,以及“中国制造2025”等一系列产业战略的推进,近年来,中国在高科技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中国日渐增长的科技实力令美国和西方担忧,“中国制造2025”甚至成为美中贸易谈判的重点。中国能撼动美国的科技霸主地位吗?中国如果成为高科技领域的全球领导者,将如何威胁美国?美国是不是需要像1950年代与苏联竞争一样,再来一次“卫星时刻”?

人工智能

关于中国的高科技能力到底有多强的问题,一直有彼此矛盾的报道。美国和西方说,中国希望支配世界,不是凭借导弹、航母,而是靠控制人工智能(AI)、云计算和其他未来产业。在中国方面,一方面不时传出“厉害了我的国”的豪言壮语,另一方面则有那种“任重道远”的说法,也就是,中国的科技进步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在核心技术上被“卡了脖子”。

来自美国安全情报智库战略预测公司( Stratfor)的科技、经济和贸易资深专家马修·贝伊(Matthew Be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在5G、AI 等新兴高科技领域的确有赶上美国的趋势。

他说:“不是说中国在所有可以领域,在很多方面都赶上了美国。比较关键的是,中国在很多新兴高科技领域,很多以数据为基础的领域取得了相当的进展。在这些领域,中国进行了大量的投资,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在这里领域,他们可以说是赶上了美国。比如,在 5G网络设备制造上,中国公司是领先的力量, 华为就是很好的例子。在基因研究方面,中国也有进步。在 AI领域,中国相当成功。”

虽然如此,贝伊说,美国的谷歌和亚马逊在人工智能领域也保持了足够的竞争优势。

总部设在北京的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Kai-fu Lee)认为,在AI领域,中国拥有超越美国的机会,虽然美国发明了AI,并且在这一领域拥有着数量上十倍于中国的顶尖专家。

他举例说,2010年,人工智能领域中最重大的突破,“深度学习”成为可能,而目前这一突破已经便于应用。当人们试图将人工智能技术付诸应用时,并不一定需要最顶尖的专家的参与,一些年轻的工程师们就可以胜任。李开复认为,中国的机会在于中国拥有数量庞大的年轻工程师。他说,中国的一些创新产品,头条、抖音、快手、VIPKID、摩拜单车以及拼多多,美国甚至都没有。

李开复去年出了一本书,《人工智能超级大国:中国、硅谷和新的世界秩序》,他是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为其新书举行的讨论会上这么说的。

另一个例子是人脸识别的应用。中国已经成功地将人脸识别系统用于安保、抓捕罪犯和监视民众等行动上。最新的消息说,中国利用高科技来控制非洲猪瘟的蔓延。阿里巴巴( Alibaba)和京东公司(JD.com)把人脸和声音识别技术引入养猪场中。人工智能可以识别每头猪,确定它是否感觉不舒服,并可能在早期阶段查出危险疾病。

对公民隐私的忽视和对政府权力制约的缺乏似乎正在促进中国在AI技术上向世界龙头地位进军。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大数据工程师告诉美国之音,“AI 技术不是门槛,获取大量的数据是门槛, 美国对于数据隐私方面的保护是对AI技术应有的重要制约。在AI的某些应用技术上,因为中国获取数据较为容易,已经比美国同行做得更加出色了。”

李开复说:“在人工智能时代,数据就是新的石油,而中国就是新的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

5G网络

在5G技术方面,中国通讯业巨头华为已经控制着183个国家和地区基站设备,华为已经参与制定5G网路的标准。在中国官方舆论看来,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并不是执法问题,而是因为美国要打压华为。

不过,战略预测公司的贝伊说,在5G网络领域,美国高通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高通主宰几亿片CPU,美国的技术仍然在,但是,高通不参与网络设备无限接入网和基站的建设等。

量子科学

量子科学是中国取得重大进展的另外一个领域。中国称自己是最早建成量子通信网的国家,也是第一个成功发射量子卫星的国家。

美国国防安全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去年9月公布题为《 量子霸权:中国的野心以及对美国创新优势的挑战》的报告说:“过去几年中国研究人员在基础研究和量子技术的发展方面取得了持续的进展,包括量子密码、通信和计算,以及量子雷达、传感、成像、计量和导航方面。……。中国2016年8月发射世界上第一个量子卫星‘墨子号’已经成为其大国崛起的科学象征。”

报告说,中国在量子科学方面的进步可能会影响未来的军事和战略平衡,甚至可能超越美国传统的军事技术优势。报告认为,虽然很难预测其实现的轨迹和时间,但这些军民两用的量子技术可能会“抵消”美国军事力量的关键支柱,潜在地削弱当今以信息为中心的战争方式(以美国模式为代表)的关键技术优势。

报告说,随着中国将其最敏感的军事、政府和商业通信转向量子网络,这种转变可能会增强信息安全,或许会挫败美国的网络间谍和信号情报能力。

与此同时,中国向量子密码学的转型,可能会确保中国在更遥远的威胁面前更安全,因为未来的量子计算机可能会利用算法破解流行的各种密码学。相比之下美国还没有在大规模地实现这些解决方案,或量子加密的替代方案方面取得进展。

马拉松赛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资深研究员罗伯特·曼宁(Robert Manni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美国和中国,最终谁主导二十一世纪的高科技,这还很难说,因为这是一场马拉松不是短跑。

他说,“这个问题其实还没有答案。我不认为中国在很多方面已经后来居上了。在AI领域非常复杂,在某些方面,他们确实遥遥领先,比如,在电子支付方面,每个人都在使用中国大的科技公司的支付APP,他们拥有很多的数据等。这不像百米冲刺,你已经赢了。我的看法是,国家和公司,如果你是先行者,你会拥有一些优势,但是,在我们能看清结果之前,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这场新兴科技革命方面,美中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领先。”

不过,曼宁在去年大西洋理事会一份有关全球科技发展的报告中表示,他担心美国人对科技的态度,以及科技教育上的劣势会让美国在这场新的科技革命中落后, 他呼吁美国再来一次新的“卫星时刻”。

芯片之痛

不过,战略预测公司的贝伊说,尽管如此,中国在半导体集成电路等那些需要几十年的技术积累的传统科技领域的进展可能确实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2月底发表报告说,尽管中国在集成电路产业投入巨大,但仍依赖于西方,关键芯片在未来许多年仍然要依靠大量进口。

CSIS科技政策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在这份报告中说,中国使用的半导体产品只有16%是在国内制造,而真正由中国公司生产的只有8%。

2018年8月,中国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总裁丁文武也承认,中国高端核心芯片基本上依赖于进口。高端核心芯片 CPU 、FPGA、存储器芯片,还有高端的通信、视频芯片基本靠进口。中国目前还是中低端产品为主,这个差距还是很大。

2018年4月,美国宣布全面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 ,让这个全球第四大电信设备制造商濒临倒闭事件很好地诠释了中国科技对西方技术的依赖。“中兴事件”被很多中国人看作是被美国“卡了脖子”。

也有评论认为,“中兴事件”,也许将是会是中国的“苏联卫星时刻”。1957年,前苏联发射人类首枚人造卫星,美国受到刺激,掀起科研热情,此后数十年的科技领先。

争取人才

美国智库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TIF)主席罗伯特·阿特金森(Robert D. Atkinson)就警告说,中国不惜重金从海外获取人才。

阿特金斯2月28日在华盛顿的一场研讨会上说:“他们(中国)可以从韩国和台湾买到人才。每个星期一,都有航班载着一群工程师到中国,他们去各个工厂和研发部门,到了星期五晚上就坐飞机回去。”

上文提到的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大数据工程师也告诉美国之音,“中国芯片现在采用‘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逐步实现国产替代。中国从台湾挖了不少人,虽然在芯片制造装备上还受到禁运影响,但是依靠巨大的市场,解决‘卡脖子’问题应该只是时间问题了。”

美国国会参议院小企业与创业家委员2月12日公布一份名为“中国制造2025与美国产业未来”的报告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重点发展的十个领域做出的评估。报告指出,在航空航天装备、新一代信息科技、生物科技、能源和电力装备、新材料等领域,美国公司仍占据优势,但是,美国需要采取统一措施,否则,有一天这个优势可能会被中国侵蚀,而美国也有可能失去高端产业的就业机会。

阿特金森前些时候在国会作证的时候告诉议员们不要小觑了中国的科技能力。他说:“许多人仍然在怀疑中国的能力,想当然的认为中国没有能力达到,甚至部分达到‘中国制造2025’的目标,虽然掌握像半导体集成电路这样的复杂技术对中国来说还是个挑战,但是中国公司在其他技术领域已经取得了相当瞩目的进展,包括部分半导体芯片,物联网的芯片。”

他说,日本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台湾和韩国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取得飞速进步,成为先进的科技经济体的例子说明,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中国取得同样的进步,况且中国政府对科技发展还倾力支持。

应对措施

面对中国在高科技方面取得的进展,美国特朗普政府正在采取应对措施。

2018年12月21日,特朗普签署了美国国会提交的《国家量子计划法案》,使得“国家量子计划”成为法律,为美国加速量子科技研究发展与应用,在量子技术领域夺取战略性领先优势提供了法律保障,制定国家计划, 进行国家投入。

不过,美国开展量子科技研发已经有二十多年,国防部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情报高级研究计划局、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国家科学基金会等均参与其中。2002年,美国制定并推进了《量子信息科学与技术规划》。2015年7月,美国启动的“国家战略性计算”计划,将量子计算列为维持和增强美国高性能计算能力的核心工作之一。近年来,IBM、谷歌、英特尔等美国民间企业也纷纷投身其中。

3月5日,美国政府科技政策办公室正式成立了第一个国家量子协调办公室。该办公室将与联邦机构合作,开发和维护量子项目,与利益相关者建立联系,支持研发基础设施的获取和运用,并支持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的量子信息科学小组委员会。根据《国家量子计划法案》,美国将在未来五年内投入超过10亿美元支持美国量子技术的开发,量子协调办公室将负责监督量子项目的跨部门协调,并帮助美能源部和美国在新一代量子计算软硬件方面保持领先地位。

2019年2月11日,特朗普再次签署行政令,启动“美国人工智能倡议”。行政令要求联邦机构在研发投入中把人工智能列入优先地位,同时扩大科研人员使用有利于人工智能研发的政府数据的权限。特朗普在声明中说“继续美国在AI领域的领导地位,对于维护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白宫官员还透露,特朗普即将签署一系列行政命令,旨在推动美国在尖端科技领域的实力。新的举措包括鼓励美国新兴企业进军人工智能和5G等领域,以及动用联邦政府资源推动美国在相关领域的竞争力。

虽然到目前为止,白宫还没有表示有兴趣建设美国政府经营的5G通信网络,但是很多中国人认为,美国现在针对中国通信设备巨头中兴和华为公司的行动,就是在对中国5G通信技术实施大力追杀。

美国去年4月宣布对中兴实施禁运,后来中兴不得不接受美国的条件和罚款。随后,美国禁止华为5G产品和智能手机进入美国市场。另外,美国还敦促其盟友不要使用华为5G技术和产品。

去年12月,应美国因欺诈罪等指控提出的引渡要求,加拿大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逮捕。

今年2月25日,美国政府将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在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变成了对华为5G网络的公投。在巴塞罗那,美国政府官员组成的几个代表团联合反对华为,并寻求说服行业组织和电信运营商出于安全考虑,将华为从下一代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中剔除出去。

卫星时刻

美国安全情报智库战略预测公司的贝伊在被问道中国高科技发展对美国的威胁时说,仅是中国的GDP和人口规模,就足以让美国感到威胁。

他说:“……如果中国能够弥补这些(科技发展)差距,考虑到他们的规模,无论日后中国采取任何动作,都会取代美国。这是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对美国是个威胁。中国现在在5G网络设备上与我们媲美,中国公司可以和苹果和谷歌竞争,这样美国很快就不会在这些领域成为领导者了。美国公司将无法再主导有关全球未来发展的辩论,也不再引领未来的发展方向。”

彭博通讯社在去年4月份发表的一条题为《如何应对中国的高科技雄心》的社论说,美国及其盟友对中国发展高科技有两个合理的担忧。社论提到的第一个合理担忧是,在中国所追求实现科技优势的领域,比如,人工智能、机器人、自动驾驶车辆,增强现实技术, 这些不仅是民用创新,更是关键的军用技术,美国及其盟友必须保持在战场上的优势。

社论提到的第二个合理担忧是,中国不按规则出牌。中国希望接触到别国的市场和技术,但是却不愿意开放自己的市场,在技术推进上也是依赖有问题甚至非法的手段,通过网路盗窃,大量获取商业和军用机密,违反中国加入世界贸易阻止的承诺。

美国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主席阿特金森将中国的这些非法手段称之为“创新重商主义”。他认为,美国政府在打击创新重商主义方面已经开始采取措施,但是支持自己的企业发展高科技方面还不足。

大西洋理事会的曼宁则认为,在这场新技术革命中,美国需要的是另一场“卫星时刻”,需要全民动员,激发民众对科技的热情。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抱怨中国的崛起, 而不是投入到竞争中。如果你看了李开复的书, 在书里他说,有3亿中国人在围观(谷歌研发的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与世界围棋冠军的人机大战,这对他们来说是‘卫星时刻’,激起了全国范围对AI的热情。在美国,当中国探测器首次登陆月球背面时,这应该是我们的‘卫星时刻’,国防部当然有人了解,但是,如果你谈到美国民众,谈到美国人在1950年代的做法,我们还没有达到这个程度。”

他还对美国在科技教育方面的劣势表示担忧。他说,相比中国大约一半的大学毕业生学科技,美国人不再鼓励学习科技、数学和工程。但是,他说,在1950年代,苏联的第一颗人造卫星的上天激发了美国学生对学科学的热潮。他说,如果美国不能调整好这样的现状,美国可能会在这一轮科技革命中落后。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