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藏人巴黎集会游行纪念西藏310事件60周年


海外藏人于法国巴黎纪念310事件60周年资料图片
DR网络图片


数百名流亡和生活在海外的藏人与法国西藏问题同情者们在周日下午,聚集于巴黎埃弗尔铁塔对面的“人权广场”(特罗卡迪罗广场),表达了他们对发生在60年前的西藏310事件的纪念,以及对在中国当局管控下西藏境内所存在的藏文化生存、人权、生态等问题的担忧和不满。

1959年3月,时年23岁的第十四世达拉喇嘛受中央政府驻藏及军方代表邀请,计划会前往西藏军区内观看军区文工团演出,随后由这一消息引发的系列效应导致在拉萨藏人对达赖喇嘛人身安全的严重担忧,部分藏民开始上街粘贴海报,高呼口号要求达赖喇嘛不要前往军区观看演出,并呼吁中央政府势力离开西藏。此前原本并不平和的当地局势随之升级,数日内藏人武装和解放军驻藏部队的活动被称加剧。事件发生的过程及细节在双方之间争议至今,但可以肯定的是,该事件发生后达赖喇嘛及亲信班底流亡印度,宣告成立“西藏流亡政府”。达赖喇嘛的出走也得到了在不久后8万藏人的跟随。而留在西藏的藏人武装和民众在当月与驻藏解放军于拉萨等地发生严重武装冲突,藏人势力遭到解放军的镇压,北京当局在事后将该事件称之为“1959年西藏武装叛乱”,而“西藏流亡政府”则将其称为“西藏310自由抗暴”事件。

 

活动当天有数百名海外藏人及家属来到了巴黎著名的“人权广场”,与全世界多地的流亡藏人一道参加了,对这一西藏近代史中重要一页的纪念活动。在巴黎的活动于当地时间下午1点半左右展开,活动组织者在等待纪念示威参与者们纷纷聚齐后发起集体祈祷,并伴随着藏民音乐歌唱。部分组织者后发表演说。高举着西藏“雪山狮子旗”和诸如“自由西藏”、“西藏对外媒开放”和“停止文化灭绝”等标语的示威人群,在结束了第一阶段于“人权广场”的聚集和演说活动后,按计划汇成人流向步行约20分钟外的中国驻法使馆前进发,举行和平示威游行。在巴黎初春的大风中,他们不乏相貌年轻的藏人男女,及携带儿童的藏人家庭。同时,这一集会游行活动还得到了法国当地等西方西藏问题同情者们的参与。值得一提的是,该活动明显可以看到公开主张“西藏独立”,同时又提出要遵循达赖喇嘛教导的海外最大流亡藏人团体“西藏青年大会”的身影。而达赖喇嘛和达兰萨拉方面则对外宣称,坚持“放弃极端”以“中间道路”和平解决西藏问题。

 

在这并不大一统的政治理念下,一名身着“西藏青年大会”工作人员黄背心,名叫弹杜克(音译)的青年藏人告诉记者称,“他本人及这些数百名前来参加活动的流亡藏人,是在内地藏人无法自由发声的情况下,希望于自由的社会中对60年前的310抗暴事件加以纪念。”他表示,“认同应按照达赖喇嘛所提出的 ‘和平非暴力’路线,来改善在西藏今天存在的人权及藏文化生存等问题,并支持高度自治。”与此同时,游行人群中除了有在中国遭到禁止的“雪山狮子旗”的出现,例如“西藏不属于中国”此类被北京称为是象征着“分裂主义”的标语,也被部分示威者高举。就这一话题,达赖喇嘛中文秘书才嘉在近日受访中,则以达赖喇嘛从务实角度坚持“中间道路”和平解决西藏问题,但尊重藏人在民主社会中政治观点多样性的方式作出间接回应。

 

中国方面,《西藏日报》从3月8日起,一连三天在头版刊登痛批达赖喇嘛的评论文章。该系列文章将达赖喇嘛称之为是“分裂主义的政治集团总头子”、“国际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在西藏制造社会动乱的总根源”。此外,同样到场的部分法国参与者们表示,他们选择参加此次示威集会是出于对人权、维护自由民主理念、及保留西藏文化和当地生态环境等多方面问题的关注。一名叫弗洛伦斯自称从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就开始关注西藏问题的女教师说,“我认为中国在当今世界上举足轻重,无论是在与人、动物还是和环境有关的问题上,我们都应维护民主社会中的自由。”另一名叫杰里米的男企业主称,“对我来说西藏问题象征着对人和人的身份认同的尊重,同时也包含对环境问题的考虑。”他说,“参加这一活动显示我们的存在十分重要,尽管目前对西藏问题的支持属于低潮,但要证明它仍然存在并能重生。”

 

特罗卡迪罗广场又称“人权广场”旁的夏乐宫是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宣言》的所在地,因此当地也常年举行意在表达各种政治和社会诉求的集会示威活动。而就在藏人于巴黎集会示威纪念西藏310事件的当天下午,离他们不到数米的数十名法国男女摩托手们也开始在骑警的陪伴下,以骑行的方式庆祝刚刚过去的国际妇女节,和近年来在当天举行每年一度的“法国女性摩托车节”(Toutes en Moto)。

 

法广RFI弗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