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胜利走向胜利​——纪念“打麻雀”胜利60周年

 

1958年4月20日,《人民日报》就发表了《首都不容麻雀生存 三百万人总动员第一天歼灭八万三》的战况报道——

从19日清晨五时开始,首都布下天罗地网,围剿害鸟——麻雀。全市三百万人民经过整日战斗,战果极为辉煌。到19日晚10时止,据不完全统计,全市共累死、毒死、打死麻雀八万三千二百四十九只。

19日清晨四时左右,首都数百万剿雀大军拿起锣鼓响器、竹竿彩旗,开始走向指定的战斗岗位。八百三十多个投药区撒上了毒饵,二百多个射击区埋伏了大批神枪手。五时整,当北京市围剿麻雀总指挥王昆仑副市长一声令下,全市八千七百多平方公里的广大地区里,立刻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枪声轰响,彩旗摇动,房上、树上、院里到处是人,千千万万双眼睛监视着天空。假人、草人随风摇摆,也来助威。不论白发老人或几岁小孩,不论是工人、农民、干部、学生、战士,人人手持武器,各尽所能。全市形成了一个声势浩大的“麻雀过街,人人喊打”的局面。被轰赶的麻雀在天罗地网中到处乱飞,找不着栖息之所。一些疲于奔命的麻雀被轰入施放毒饵的诱捕区和火枪歼灭区。有的吃了毒米中毒丧命;有的在火枪声里中弹死亡。

为了摸清“敌情”,围剿麻雀总指挥部还派出三十辆摩托车四出侦察。解放军的神枪手也驰赴八宝山等处支援歼灭麻雀。市、区指挥、副指挥等乘车分别指挥作战。在天坛“战区”到处是鞭炮和锣鼓声,三十多个神射手埋伏在歼灭区里。他们一天之中歼灭麻雀九百六十六只,其中累死的占40%。在南苑东铁匠营乡承寿寺生产站的毒饵诱扑区,在两个小时内就毒死麻雀四百只。宣武区陶然亭一带共出动了两千居民围剿麻雀,他们把麻雀哄赶到陶然亭公园的歼灭区和陶然亭游泳池的毒饵区里,在大半天时间里,共消灭麻雀五百一十二只。在海淀区玉渊潭四周十里的范围内,三千多人从水、旱两路夹攻麻雀。人们从四面八方把麻雀赶到湖心树上,神枪手驾着小船集中射击,只见被打死和疲惫不堪的麻雀纷纷坠落水中。

傍晚以后,青年突击队到树林、城墙、房檐等处掏窝、堵窝、捕捉麻雀。全市人民正在养精蓄锐,好迎接新一天的战斗。

后续报道总战果:自4月19日至21日,捕杀麻雀401160只。

北京麻雀战役取得辉煌胜利的当天,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大文豪”郭沫若,就在《北京日报》上发表了《咒麻雀》的天才诗篇——

麻雀麻雀气太官/天垮下来你不管/麻雀麻雀气太阔/吃起米来如风刮/麻雀麻雀气太暮/光是偷懒没事做/麻雀麻雀气太傲/既怕红来又怕闹/麻雀麻雀气太骄/虽有翅膀飞不高/你真是混蛋鸟/五气俱全到处跳/犯下罪恶几千年/今天和你总清算/毒打轰掏齐进攻/最后方使烈火烘/连同武器齐烧空/四害俱无天下同

郑兢业,心泉低吟2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