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开幕:处于守势的中国政府

李克强在人大开幕时做政府工作报告, 2019.3.5REUTERS/Jason Lee


【要闻解说 】 : 一年一度的中国人大3月5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拉开帷幕,总理李克强在开幕式的政府工作报告对外描绘了一幅经济形势悲观的暗黑图景:经济增长下降、失业率上升、充满敌意的国际环境...,法国《世界报》评论标题就是,“中国政府处于守势”。

李克强从其工作报告的第二句开始就提到,中国“面对多年来少有的国内外复杂严峻形势,经济出现新的下行压力”。经济和社会的危险更甚于军事,报告引发最多的关注点之一,是中国军费涨幅低于去年。中国国防开支逐年增加,但李克强报告中提到的2019年国防预算增加比例“仅”为7.5%,不到2018年的8.1%。中国1776亿美元的军费预算即使是在这一高增长的比例之下,仍远低于美国五角大楼所能获得的7160亿美元。

 

评论注意到,李克强报告没有提及南海的紧张局势,对于台湾问题,则是在讲话接近结束时简要提及。台湾中央社报道注意到,报告涉台篇幅与去年相当,共165个字,除了重申“一个中国”、“九二共识”、“和平統一”和反台独立场外,今年新增了习近平对台纲领的“习五条”

 

对2019年工作计划,显然有关经济和社会问题成为优先重点。李克强表示,2018年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为6.6%。今年目标为GDP增长6-6.5%。这是中国政府近三十年来所提出的最低目标。李克强检讨了中国在过去一年中遭遇到的诸多挑战: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多边主义受到冲击、国际金融市场震荡,尤其是中美经贸摩擦对企业生产经营、市场预期带来不利影响。产生的结果是失业率可能上升,报告含蓄地承认这一点。目前中国官方公布的失业率为3.8%,但民调机构在对31个城市进行的调查显示,该数字为4.9%。参考后者,李克强预测失业率约在5.5%,而去年他对失业率的预估低于5.5%。

 

李克强强调“优先就业政策必须适用于所有领域...,首次将优先就业政策提到了宏观政治层面。他这样形容中国当前的经济﹕新老矛盾交织,周期性、结构性问题迭加,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为稳住面临成长趋缓压力的中国经济,李克强提出减税政策﹕全年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两万亿元。赤字将占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8%,比2018年增加0.2个百分点。同时,预测通胀率为3%,预算支出将增加6.5%。

 

面对西方国家对中国技术力量崛起的担心,李克强报告对此表述低调。他说中国只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 “自主创新能力仍然薄弱,关键技术和核心技术仍然缺乏”。同样的低调也表现在对链接100多个国家的“一带一路”计划表述上,他称意识到“必须确保我们在国外的投资和合作项目健康有序地发展”,这似乎是对“一带一路”项目可能给一些国家带来“债务陷阱”质疑的回应。更为重要的是他提到发展一带一路并不是中国人的优先,而承认群众对 “教育、医疗、养老、住房、食品药品安全、收入分配等方面有不少不满意,去年甚至发生多起公共安全事故”。

 

《世界报》分析提到,李克强的报告证实了,在经常被外界认为是自信霸气的中国正面临敌对的环境。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年讲话将中国描述为“奥威尔国家”,指中国试图“打造一个与美国价值观和利益相悖的世界”,所发起对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抵制,甚至波及到波兰这样对中国友好的国家。分析提到,习近平在1月21日的组织工作讲话中,提出中国在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等七个方面面临“重大风险”。敦促保持对“黑天鹅”和“灰犀牛”事件的“高度警惕”。正如李克强在报告开始所承认的那样,中国领导人所面临的威胁同样来自内部。

 

报道提到中国公安部长赵克志1月24日讲话甚至提到“采取一切警戒技术和能力防止和打击颜色革命。” 这几乎是中国该级别的政府高曾首次提到中国存在颜色革命的风险。评论认为,习近平的绝对权力和不容任何质疑似乎并没有达成党内一致。自去年3月以来就没有召开中共代表全会,出乎多数观察意料,政治学家陈道寅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表示,“习近平受到争议”。他说中国目前对美关系走坏、经济形势不佳的情况下,召集全会不可避免让习的权威受质疑,而为期十天的人大会议反映这一质疑的可能性很少,但在当前经济面临困难时,李克强的报告就显示了中国这种执政合法性是建立在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基础上的权力的不安,而这也就让“稳定”成为重中之重。

 

法广RFI 林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