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未來之路 大灣區構劃世界旅遊休閑中心

 

隨著港珠澳大橋的落成開通,針對澳門未來發展的疑慮聲似乎正漸漸消退。但澳門博彩業一業獨大仍頻遭質疑。而澳門如何在保持博彩業現有優勢的前提下,實現經濟的適度多元發展,尋找更多的出路,是長期以來社會各界最關注的議題。

封面 Mar

《超訊》2019年3月號

2018年對於澳門來說,是充滿變數的一年。中美貿易戰升溫,澳門賭牌續約之爭引起風波,使不少人對澳門的未來充滿擔憂。

不過2019年首日,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依然公布了屬於澳門博彩業的好消息。據最新統計,2018年澳門全年博彩收入達3028.46億澳元,同比增長14%,這也是澳門博彩業時隔四年年收入再次回升至3000億澳元以上。今年開年以來,澳門賭場更是一片紅紅火火。據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2月公布的數據顯示,博彩業1月營收同比大幅增加36.4%,達到263億澳元,成為2014年以來表現最好的月份。

隨著去年年底港珠澳大橋的落成開通,澳門旅遊業表現不凡,全年旅客人數再創新高,達到3580多萬人次,同比去年增長9.8%。博彩業、旅遊業在不利影響下仍雙雙獲得喜人業績,針對澳門未來發展的疑慮聲似乎正漸漸消退。

一直以來,澳門都是人們心中金碧輝煌、別具風情的亞洲賭城。這個面積30多平方公里,人口僅有60多萬的城市,多年來憑藉著博彩業的飛速增長,從小漁村蛻變為多姿多彩、魅力四射的「東方海上花園」,堪稱奇蹟。

2月18日,國務院正式印發了《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勾勒出灣區城市群的未來藍圖,明日澳門的發展之路再次備受外界矚目。對此,不少學者認為,面對這一難得的歷史契機,澳門需要重新進行審思,如何利用現有資源和優勢在大灣區中擔當角色,再度實現華麗轉身,成功轉型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在新一輪的國際競爭中立於不敗之地。

早在國家「十二五」規劃綱要中就明確提到澳門未來作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戰略定位,是要努力成為一個集遊覽觀光、休閒度假、娛樂體驗、會議展覽、文化創意等多元功能於一身,對全球旅遊 發展具有影響力和帶動力的綜合性旅遊城市。

可以肯定的是,明日的澳門不會只安於做人們印象中的「東方賭城」。澳門的未來,在於更活躍開闊的思路、更具前瞻性的眼光,在於發展以博彩為核心的多元綜合旅遊服務產業,立足灣區,放眼世界。

以博彩為核心的旅遊業

談起澳門這座城市,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離不開的關鍵字便是博彩。長久以來,博彩業一直是澳門最重要的經濟支柱。從1847年澳門博彩業在葡萄牙的管治下合法化後,澳門一直以「東方蒙地卡羅」、「亞洲拉斯維加斯」的美譽廣為世界所知。而澳門本身是多年來連接中國與歐洲的通商口岸,擁有濃縮葡萄牙歷史文化的旅遊資源,作為「中葡文化交融的橋頭堡」,博彩業的繁榮也拉動了旅遊業的發展,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和商人。

但是澳門現代博彩業、旅遊業真正實現飛躍發展,還是在九九回歸後。龐大的內地旅遊市場需求成為了帶動澳門兩大產業騰飛的引擎。

2001年11月,澳門特區政府實行博彩業開放,在澳博、永利和銀河三家獲發牌照後,三家公司又以「轉批給」的方式,發出三張博彩經營權牌照(副牌),三家持牌公司衍變成了六家博彩業開放。這次開放使得澳門過去一家企業專營、完全壟斷博彩的局面被打破,吸引多家國際集團前來投資,引入了良性競爭,更使博彩業的行業水準不斷提高。尤其是美資企業的進入,帶來了美國度假村式的賭場經營模式,也帶動了來自亞洲地區之外旅客人數的成倍增長。

2003年,中央政府又推行了內地居民赴港澳「自由行」政策,澳門的博彩政策優勢,在當時產生了「澳門供給、全國需求」的效應。據澳門政府的統計數據顯示,2003年度赴澳門的內地遊客直線上漲,佔遊客總人數的比重為48.3%,相比前一年上升了11.52%。

據統計,自澳門正式開放賭權和中國內地遊客「自由行」政策實施以來,澳門博彩旅遊業在十年時間內就增長了近十倍,2010年更是大增58%,超過美國拉斯維加斯的四倍,成為全球最大的博彩市場。

雖然澳門旅遊業完全依靠博彩業帶動,但是經過十幾年的全面興起,澳門旅遊業已成為澳門的另一大支柱產業,且佔澳門整體產業的比重在慢慢逐年攀升。近年來,在博彩業的迅速增長下,澳門政府也積極進行政策引導,支持國際集團前來投資發展旅遊業及服務業。短短十幾年間,澳門的城市面貌已經脫胎換骨,藝術建築四處林立,澳門國際音樂節、國際煙花匯演、大賽車主題博物館、澳門美食節等一系列豐富多彩的文化活動更成功打造了亮麗的澳門城市旅遊品牌,吸引了大量客流。

今日的澳門,除了是博彩之旅的理想目的地,同樣可以探索大三巴牌坊、媽祖閣等世界知名古跡,親臨漁人碼頭等新都市地景,體驗兼具中葡特色的歷史文化之旅,更可以親近自然,漫步海灘,品嘗葡式蛋撻、豬扒包、水蟹粥等地道風味美食,入住擁有超一流國際服務水準、特色鮮明的五星級酒店,感受一場全身心放鬆的休閒之旅。

2014年底,世界知名旅遊系列書籍《孤獨星球》公布2015年最佳旅遊勝地名單,澳門入選「十大最佳旅遊地區」,成為兩岸四地唯一的入選地。

博彩應為綜合旅遊下的一環

回望過去,澳門博彩業可以說是澳門經濟騰飛、不斷創造輝煌的最大功臣。據資料統計,在去年博彩業上交的直接稅仍佔澳門政府財政收入的92%。但即便如此,可以看到,回歸21年間,外界對於澳門城市發展方向的爭議從未停止,其博彩業一業獨大,經濟結構單一、產業優勢薄弱的問題,一直頻遭質疑。而澳門如何在保持博彩業現有優勢的前提下,實現經濟的適度多元發展,尋找更多的出路,也是長期以來社會各界最關注的議題。

「在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背景下,如果把博彩娛樂服務放進綜合旅遊服務的概念下,使其成為澳門綜合旅遊下的一個環節,不僅會促進澳門旅遊市場和客源的多樣化,澳門的發展路徑也會更加多元。」中國社會科學院旅遊研究中心國際交流部部長、澳門特區政府經濟發展委員會委員唐繼宗博士近日接受《超訊》採訪時表達了對澳門未來發展之路的看法。

在他看來,把綜合旅遊服務的概念作為澳門發展的首要規劃,不僅會使澳門在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中充分發揮作用,還會拓寬當地的發展空間和機會,進而使整個澳門社會走上更加可持續的發展之路。唐繼宗告訴《超訊》,最近他也在向澳門特區政府積極提出這一發展建議。

他還特意指出,旅遊是一個連續的體驗過程,把大旅遊的概念放在博彩前面,博彩成為體驗中的一環,只是在結構中做適當調整,並不會影響博彩業本身的增長。

不得不承認,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規劃的正式出台,中央政府對澳門在城市群中作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定位十分明確。而澳門能否利用好這個歷史契機,緊跟灣區發展步伐,也成為其能否再度完成華麗轉身的關鍵。如果單憑博彩業,澳門很難與大灣區城市群有所連接並進一步融合,但是如果只把博彩元素作為旅遊體驗的一環,而把旅遊服務的總合概念作為發展的總綱領,澳門與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之間就有了更多合作機會,在服務大灣區、提升大灣區旅遊競爭力的過程中,也會進一步提升自身的發展潛力。

借大灣區優勢引中長線客源   

據《超訊》觀察,在大部分旅客眼中,澳門僅僅是短線旅遊的理想目的地。據澳門政府旅遊局統計顯示,2018年前11個月,澳門不過夜旅客佔比高達48%,總旅客平均逗留時間為1.2天,即使是52%的留宿旅客,平均逗留時間也僅為2.2天。去年澳門旅客中,來自中國內地、香港、台灣、日本、韓國等鄰近國家和地區的人數佔絕大多數,而亞洲以外地區的遊客僅佔3.1%。

對此,唐繼宗博士指出,澳門要想克服這個瓶頸,吸引更多的中長線客源,必須要使遊客從旅遊動機的根源上實現改變。一般遊客來澳門的主要旅遊動機為博彩、歷史文化等,行程一般不多於三天,而中長線客源坐十幾小時的飛機,不可能只來澳門玩兩天,所以只有將澳門旅遊與大灣區相關城市的行程相結合,才能誕生比較豐富的中長線旅遊產品。

隨著港珠澳大橋等跨境交通設施開通,大灣區內部的有機聯繫日益緊密,唐繼宗認為,這種利用大灣區整體資源發展中長線旅遊的未來市場很大。「這個行程,可以是先來澳門進行博彩娛樂,去歷史文化名城,再去香港開會,最後去內地大灣區城市看一些投資。那麼從澳門來服務大灣區旅遊的發展路徑來看,很明顯,我想整個澳門的出路就是在大灣區擔當角色。」

「澳門融入粵港澳大灣區是對接國家發展戰略大勢所趨,也是必然選擇。澳門應該發揮自身優勢,與灣區城市群優勢互補、資源共享,聯合打造世界級城市群,提升區域的整體競爭力和吸引力。」近日,澳門萬國控股集團董事長劉雅煌接受《超訊》採訪時同樣也談到大灣區規劃對澳門未來發展的重要性。

萬國控股是澳門最早在澳洲上市的非博彩最多元化公司。作為印尼歸僑的劉雅煌,在海外學成後選擇來到澳門創業。多年來,他把企業的很大一部分精力都用來做旅遊。目前,他的萬國控股集團旗下擁有20多家旅遊公司,還曾多次承辦澳門政府舉行的旅遊文化活動。在2015年,他還親自編輯了《來澳門旅遊的100個理由》一書,列舉澳門100個非博彩元素,向世人展示澳門「萬人迷」的多元風采,為澳門旅遊做推廣。

作為澳門旅遊方面的專家,劉雅煌告訴《超訊》,澳門作為大灣區城市群中的「第四大核心城市」,服務業和娛樂旅遊業獨樹一幟,應該創造更多高端、追求自身特色的旅遊業態,更應與灣區城市共同打造「一程多站」的旅遊模式,吸引國際遊客,共同開拓國際市場。

用服務業優勢輻射大灣區

相比澳門富有盛名的賭場之外,少有人知,酒店服務業品質高、五星級酒店雲集,也是這座城市一個不可替代的亮點。據澳門旅遊局統計,澳門市內共有22家五星級酒店,12家四星級酒店,是亞洲地區五星級酒店最密集的城市之一。常有人說,如果想要體驗世界頂級的五星級酒店服務,不用去美國,也不用去歐洲,來到澳門便可以。

在澳門,幾乎每家酒店都具備獨一無二的專業服務,以別致的體驗來打動住客。銀河渡假酒店擁有全澳門最大的3D豪華影院以及全球最具規模的空中沖浪池天浪淘園;新濠天地推出結合雜技表演、視覺藝術為一體的大型水上滙演「水舞間」,帶給觀眾極致浪漫享受。

也許在其他地方,酒店只是一個歇身之地,但在澳門,酒店卻是旅遊體驗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五星級酒店林立,也使澳門吸引了無數酒店管理精英人才的集聚。

現在澳門永利酒店的餐飲部門工作的Linda今年26歲,來自廣東。在國內畢業於酒店管理專業後,就來到澳門。問及為何將澳門作為事業起步的平台,她坦言身邊不少同學都做出了與她相同的選擇,因為這裏有規範的酒店管理培訓和與國際接軌的行業標準。據澳門官方統計,在2017年澳門所有五星級酒店的工作人員總數達到38150人。

而澳門人才和產業上的優勢,很長一段時間都將在大灣區中具有領先地位。對此,澳門萬國控股集團董事長劉雅煌認為,對內為灣區其他城市提供旅遊培訓方面的工作,也是未來澳門可以考慮的道路。立足服務旅遊業,如果澳門將這種優勢輻射大灣區,將使整個地區的總和競爭力得到提升。

多元文化的合作交流基地

除了旅遊博彩資源的得天獨厚,一直以來,澳門因為歷史淵源的關係就與葡語系國家在經濟、文化、法律和社會等方面保持著密切聯繫,具有建立交流合作的先天優勢。從2003年首屆「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簡稱「中葡論壇」)成功舉辦,澳門就開始充當中葡商貿合作平台的角色。至今,中葡論壇已成立15年,獲得了安哥拉、巴西、莫桑比克、葡萄牙等八個葡語國家的參與,通過澳門達成的中葡經濟交流可謂碩果纍纍。

今年2月18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出台,除了提及已有的將澳門建設成為「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願景外,此次還新增了「打造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的目標。這再次提示澳門,利用好自身的獨特優勢,打開思路,未來發展仍有很大空間,其中會展業就是一個潛力不小的領域。

雖然澳門特區政府在2016年時就將會展業認定為優先培育的產業,但可以看到,相比發展階段十分成熟、依靠會展作為經濟命脈的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澳門會展業的發展仍尚處早期階段。

適逢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出台的歷史契機,如果澳門能藉助自身的葡語文化優勢,通過會展活動,充分發揮雙重精準聯繫的作用,一方面對內聯繫灣區,引領「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以至泛珠省區共拓葡語市場,另一方面對外聯繫葡語系國家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搭好吸引外資進入內地市場的橋樑,將對其他相關產業發展有著巨大的拉動作用。

根據澳門在2016年一項關於會展旅客的調查顯示,來澳的會展旅客消費約為一般過夜旅客的3.8倍,其逗留時間是兩倍以上。一旦澳門會展業的發展迎來突破,那麼產生的經濟效益將十分可觀。

作為土生土長的澳門人,澳門科技大學人文學院助理教授譚志強博士打趣道:「外面總有人說澳門發展有一大堆問題,需要解決,可澳門本地人才不那麼想,我們希望澳門最好就維持原狀,甚至發展萎縮一點也沒關係。」

過度發展困擾當地居民

一句話,道出了本地居民對於澳門過度發展的怨言。譚志強告訴《超訊》,澳門博彩旅遊產業的繁榮很大程度上並沒讓普通民眾有多大受益,反而帶來一系列社會問題,所以當地人意見很大。

他舉例說道,由於澳門旅遊業、服務業的飛速發展,因遊客造成的交通擁堵以及環境污染問題已經不止一次遭到澳門居民的投訴,而目前澳門輸入的外來勞動力將近17萬人次,使得本身就狹小的澳門難以承載,感受最明顯的便是上下班高峰期無比擁擠的巴士,很多人直言「痛苦萬分」,所以基本每週都有澳門居民上街遊行示威,反對外勞。

而由於澳門賭場數目激增,引得當地的物價、房價也一再飆升。譚志強稱,據他一位擔任澳門立法會議員的朋友統計,金沙城娛樂場開幕後周圍區域的房價十年間平均漲了11.2倍。他表示,這種因旅遊業刺激而畸形的房價使當地本身的年輕人怨聲載道,澳門越來越多30歲以下的年輕人買不起本地住房。

這些都是澳門這座「東方賭城」風光背後少有人知的陣痛,而這些難題也有待澳門政府通過有效的管理來一一解決。

對此,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教學暨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祿博士也表示,不只是澳門,全世界所有熱門的旅遊景點都會發生類似的狀況,而政府需要努力在兩者之間保持平衡,既考慮經濟發展的需要,又要保證居民對生活的基本要求。

澳門面臨亞洲賭場競爭

近年來,雖然澳門博彩業的形勢大好,賭收依然處於穩健增長中,但隨著外部競爭者越來越多,亞洲各國紛紛解禁政策,陸續進軍博彩行業。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柬埔寨、越南等地先後建立賭場,東南亞地區澳門作為唯一賭城的歷史已被改寫,就連香港也出現了數目不斷增多的海上賭船。2016年12月,提出「觀光立國」的日本也已經通過了推進建設以賭場為中心的綜合度假村的法案,着手引入賭場。這些變化無疑也為澳門帶來了空前的挑戰。

在國內,連海南也開始在中央政策的鼓勵下探索博彩業,可能成為澳門未來潛在的競爭對手。對此,澳門海上絲綢之路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郭健青向《超訊》表示,他並不支持中央政府對海南開博彩政策的口子,反之,他認為在國際競爭異常激烈的今天,中央更應該確保澳門在國內「博彩合法化」政策的唯一性,使澳門充分發揮一直以來的優勢,保護澳門的特色。

他說:「不同的城市應該具有不同的特色,不能看到博彩產業有利可圖,就再放開政策,讓千個城市同一面貌。我覺得這個原則上的問題,中央需要堅守住,同時這也可以保證澳門社會目前乃至今後的繁榮穩定。」郭健青在接受採訪時還提到,中美貿易戰升溫的情況下,很多人說澳門賭場是中國手裏隨時可以打的一張牌,但其實反向思考,澳門不是作為籌碼使中美之間互相制約,而是作為中美經貿關系一個良好的平台,完全可以在促進中美經貿關係正常化方面發揮巨大作用,使中美關係朝著健康、雙贏的方向發展。

這樣看來,面對當下的外部形勢,澳門更有必要重新評估自身的發展優勢,把博彩業做到最好,同時挖掘非博彩方面的潛力空間,尋找新的出路。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教學暨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祿博士接受《超訊》採訪時指出,現在一個地方要想贏得整體旅遊業競爭的勝利,絕非靠某個公司、某個產業,而是要依靠一個生態系統的競爭,而澳門現在要做的正是完善整個澳門的博彩旅遊生態系統,如果整個生態系統非常健康,那麼其他地方要與之競爭,或者想要超越就比較困難。

面對日益激烈的國際競爭以及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成熟,澳門的未來發展機遇與挑戰並存。而如何藉助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歷史契機,發揮優勢,克服局限,決定了其能在可持續發展的道路上走多遠。

文/孫雅靜,《超訊》2019年3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