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会破局 特习会不妙?

中美元首能再一次握手吗?
路透社

第二次特金会中途中断,取消午餐,取消发公报,抬腿开路,似乎随意性很高。特朗普几十分钟前对这次峰会还抱着极大的信心,但是,谈着谈着“中途离场”了。特习会会不会发生这种“拂袖而去”的事?消息人士称习近平对三月份去美赴会比较犹豫。

特朗普如此表现与他对金正恩的乐观期待有关。他事先没有料到金正恩会要求美国全面取消对朝制裁,这样的话,朝鲜才会全面拆毁宁边核设施,仅仅是宁边核设施,其实西方情报早知道,朝鲜还有其他核设施和暗中提炼浓缩铀的场所。

金正恩的胃口太大,特朗普苏醒了过来。特朗普中断峰会受到不少赞扬,宁肯失败,也不再无谓地谈下去。法国世界报为此祝贺:特金会中断后的特朗普显得“适度,从容”,与其为了不顾一起达成协议做出灾难性让步,不如毫不犹豫地中断一个仓促投入的谈判。特朗普的表现称得上是一位“负责的国家领导人”。

现在不少观察人士关心特朗普与习近平的峰会会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特金会跟特习会谈判的议题不同,但相似之处颇多。

首先,特朗普喜欢把外交个人化,迷信商业谈判术,重视领袖个人直接谈判。这一点他对待习近平和金正恩甚至普京并无二致。在谈判之前高度赞扬对方。他赞扬金正恩是一个了不起的领导人,是“朋友”,赞扬习近平是一个了不起的领导人,而且也是他的“朋友”。

特朗普面对的谈判对象性质也很近似,金正恩与习近平都是说一不二的独裁者,都是共产专制的领袖。而且,两国还是“血盟之国”。

在把国与国的外交关系高度个人化之后,特朗普对摸不清底牌---一般是来自独裁制度的领袖,期待甚高。三月份特习会,也是特朗普提出来的,他以为中美谈判不能解决的核心问题,留给他和习近平直接会谈解决。在最后一轮美中谈判时,特朗普为此放弃了双方准备已久的备忘录,他就要最终协议,不要备忘录。而且这个最终协议由他和习近平来签署。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认为:协议比备忘录还具有法律效力,约束力也较大,可能需要国会同意和监督。他的看法是,这有利于特朗普对内“吹牛”,对内宣称这是一个很大的胜利。

特朗普跟习近平能签署这个协议吗?为什么拖了这么久,关键是美国要求中方进行结构性改革,而且美国要求能够对中方这次承诺的结构性改革措施有效核查。

现在,从美国方面看,好坏消息都有,从美方主谈代表莱特希泽谈话看,结构性问题仍然严重,用他的话说,“中国只是买买买并不足以达成协议”。他肯定双方的谈判取得了真正的进展,但还有好多问题需要解决。莱特希泽说得很明确,“总统想要的协议是这样的,首先,要有可执行性,要能改变他们在强迫性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大型产业政策补贴,以及各种各样具体的,四处蔓延的行为模式和做法。”他再三使用“如果”,如果把所有悬而未决的重要的执行问题以及其他问题解决,也许能够达成一项协议。

但特朗普的贸易顾问库德洛周四却表示,美国和中国即将达成一项“历史性”贸易协议。他作这番表示时透露出一个重大信息,未来的协议包括北京承诺大幅削减对国有企业的补贴,规定不能操纵汇率,中国央行买卖外汇时必须报告,对市场的任何干预都应透明,并弱化北京在“中国制造2025”中列举的有关主导新兴技术的计划。这意味着双方在中国结构性改革以及如何监督中方承诺的程序上达成协议了?不少分析人士至今对此怀疑。

特朗普之前对特习会的成功有着高度期待,现在经历了特金会意外失败,还会这样看吗?特朗普在特金会之后的新闻会上很冷静地表示:“我总是做好放弃准备,我从来不怕放弃协议。如果不成功,我也会对中国这么做”。

要让特习会成功,显然,习近平要做出重大让步,用莱特希泽的话说,光靠买买买是不行的。金灿荣分析,对于3月份在佛罗里达州特朗普的海湖庄园举行特习会,习近平“有点犹豫”。因为这对特朗普有利,特朗普既可对内宣称谈判胜利,又要习近平飞到美国来签署协议。但有分析人士指出,习近平压力不轻,最犹豫的问题仍然是结构性改革。

有分析说,特朗普无心恋战,急于同习近平达成一个协议,哪怕这个协议还不完备。假如有这种可能性,像目前的股市所期待的那样,那恐怕也只是一个过渡性协议。金融时报社评分析,中美协议只不过是一场较长期战争中的短暂休战。市场、投资者和许多企业低估的是,美中已进入战略竞争的新纪元。这种竞争将全方位笼罩两国关系的所有方面。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