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中国主席习近平在人大会议开幕式上 2019年3月5日路透社


【公民论坛 】 :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如期于三月初在北京举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两会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召开,经济议题因此受到格外关注。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会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画面却凸显了凝重的气氛,引发种种猜测。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法广:您认为,今年两会的最大看点是什么?

 

陈破空:今年两会中共封锁很严,一种看法认为“没有看点”,因为新闻很少。但是,没有看点,就都是看点。如果说最大的看点是什么,就觉得两会平淡无奇,尤其一些造假的现象引起了注意。比如说:记者会是造假、台湾代表团是造假、甚至领导人染发,都成了一种造假的现象。所以要让大家看到其中很多真实的内幕的确比较难。

人们只能从表面上去解读,包括总理李克强做报告的时候满头大汗、或者习近平听报告的时候不耐烦,这些都是一些看点。可以看出中共内部非常紧张,由于大会空前地封锁,也不准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随便发表言论,甚至于连习近平本人都不能随便发表言论,说的话都是一些套话、或者是范围很小的话,可以看出:中共面对外面有美中对抗、内部有经济大滑坡,潜在的有中南海所掩盖的台前幕后的权利斗争,这些都构成了两会的背景。要说突出的看点没有,(不过)这些看点都存在。

 

法广: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前,各方的安保措施进一步加强,甚至出席两会代表的住所附近也拉上铁丝网,令人嗔目,这种做法说明了什么?

陈破空:中共每年开两会保安措施都是“滴水不漏”,或者是草木皆兵,风声鹤唳。那么今年在“安保措施”上也一样。安保措施分两种:一种是对付人民,这种措施与往年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包括海陆空三方面的检控,不准空中有任何的飞行物、甚至气球、小型无人机或机械;水中不准有孔明灯;陆地上的车站、火车都要进行严格地检查或者认证。这些一如既往。但是内部这种安保,实际上不是安保,是防范。比如说:对人大、政协代表,这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这次采取了空前的措施,他们所住的宾馆被严密地封锁,拉起了铁丝网。实际上是防止这些两会的代表跟人民有所接触,以免在民间得到的东西反馈到党内、引起一些对习近平的反对的声音。在内也是防范:在5000来名代表、委员互相之间串联、或者在目前国内外这种紧张的趋势下议论纷纷,对习近平的权利或政权构成不利。还有就是防范各派系在会上发难。因为四中全会已经是难产,对人民已经是反复禁口、互联网已经是一再地封锁,媒体上也是一再地控制,所以言论一律。但是对内部,他们现在的控制是进一步地接近了习近平身边。

现在的紧张局势不是在国外,而是在国内;不是在体制外,而是在体制内。最后控制范围越来越大。这就说明这些帮助加强一党专制的这些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最后自己也都人身不得自由。他们除了在会上不能自由发言,不能够随便见记者,说话也要按规定来说之外,连他们自己的人身自由都受到限制。以前,这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晚上还可以出去逛逛街、周末可以探亲访友,现在这些都受到了限制。他们甚至不能够携带手机,他们的手机不能够带进大会堂,要被同一收管。也就是说,他们相对来说,跟人民一样,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自由。由此,他们加强了专制,他们借助于他们的力量来巩固了一党专政,最后对他们本身也构成了危害、本身也剥夺了他们自己的自由。这是一个很大的讽刺。

 

法广: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没有像去年一样再次高调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您对此做怎样的解读?

 

陈破空:李克强的工作报告不仅没有提到习近平的“经济思想”或则“外交思想”,而且习近平的名字也提得很少。因为他的报告跟汪洋的和栗战书的报告都形成了对照。栗战书在人大做了个报告,汪洋在政协做了一个报告,李克强在人大做了政府工作报告。在汪洋的报告中,有25次提到习近平的名字;而李克强的报告只有13次提到习近平的名字,如“习近平总书记”、“习近平同志”或者“习近平核心”等等。而李克强报告的长度比汪洋的长出一倍,但是他提到的习近平的名字却相反减少了一倍。这都可以看出国务院系统和党务系统(之间)的不和、或者权利斗争。事实上,这次李克强这个的报告是最难产的一次报告。以前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都会提前几天发到两会代表的手上、人大代表的手上。这次几乎到了做报告前的最后一个小时、最后一分钟才发到代表手上,才印出来。就说明双方对政府工作报告的争执一直在进行。

在会前,有个习近平总书记主持政治局会议、“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或者“审议政府工作报告”。说明国务院的报告要经过政治局审议、而具体要经过总书记的批准。但是,里边仍然有两套班子在起草:一个是李克强的国务院班子起草一份,另一个是习近平的人马(包括王沪宁、刘鹤),他们另外起草一份。最后双方达成一个妥协,以致于双方争斗到最后一夕。这个报告就体现了两点:一个是经济路线上的争议,基本上来说就是,习近平这一套的思维、习近平、王沪宁的思维就是“加强党的领导来解决所有的经济问题”,包括向各种企业派出党组、包括外资企业。而李克强讲话中的思想是提出“以市场经济来激发市场活力、来顶住市场下行的压力”,以市场经济为主。所以他在报告中着重提到要“遵循市场规律、解决难点”。这就与习近平唱了反调。这就可以看到,为什么李克强在做报告的时候满头大汗、而习近平表现出极度不安、不屑看报告的样子。也就是说,在路线斗争的背后,有权利斗争。把国务院系统、党务系统、习近平和李克强的权利斗争都以昭然若揭的方式呈现在世人面前。

 

法广:有传闻披露,胡锦涛之子胡海峰升任西安市委书记,此一消息如果属实,有着怎样的特殊意义?

 

陈破空:关于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最近两年传闻不断,证明中共内部有人故意放风、或者说中南海高层故意放风、或者习近平、习家军故意放风,制造出一个有接班人的样子。

 

因为现在各种迹象显示,胡海峰是被习近平和胡锦涛商量、摆出一副有接班人的样子。对他的规划基本上是从县、市级升到省级,再升到中央级,逐渐在二十年内去接习近平的班。这是习、胡两家的私相授受、也是习近平对胡锦涛的一种”知遇之恩”的报答,投桃报李。因为当时胡锦涛裸退、把党政军大权一起交给习近平;让习近平感激不尽。因此就故意把胡锦涛的儿子作为一个培养(对象)。

 

他这样做是一石三鸟:一是报答胡锦涛;二是排斥了同代太子党、把同代太子党都扫地出门,排挤出人大、政协两会和党政军各种要塞,再就是把隔代太子党胡海峰摆在那里、排斥其他太子党;第三重作用就是习近平因为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在党内外引起极大反弹,党内的官员、党员都非常不满,为了安抚这种不满的情绪,为了减少自己在这方面受到的压力,表面自己没有终身执政的意思、没有终身制的意思,就故意摆出一副有接班人的样子。因此胡海峰的这种升迁,就受到了党内外、国内外的极度的注目。而中南海也故意放风来说明这一点。在会前的放风是:胡海峰要升到福建省,当福建省委常委兼组织部部长。最新的一个消息说要升到陕西,当陕西的省委常委兼西安市委书记。这就比前面的传闻更升一级,试图最后制造一个胡海峰有地区、省会管理的这么一个职务。

 

当然胡海峰能不能够接成班,这是一个问题。因为中共的接班人都没有一个合法的接班的机制。最后接班人在路途上都会遭遇很多风险。对现在40多岁的胡海峰来说,要摆出接班人或者王储的样子,对他来说是凶多吉少,过早地暴露了这么一个目标,或者过早地暴露在镁光灯下,对他本人来说并不利。但是对于习近平本人来说,是另外一回事。就像我前面所讲的,多重意图、一石三鸟,为自己脱困减压。

法广:您认为,中共当前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什么?

 

陈破空:在这次会前,我们都知道,中共习近平当局提出了“七大风险、三大危险”。七大风险涉及到各个领域:社会、经济、外交、国际和政治等等,意识形态、党的建设。但是这七大风险归结到最后都是一个政治风险、是政权风险,具体来说,是习近平个人权力的风险。因为经济大滑坡,国外是美中权利对抗,贸易战没有结局,这些都构成习近平执政的严峻局势。因为“六四”以来(“六四”三十年了),他们把经济增长当成政权的唯一的合法性的支撑,现在这个支撑力不存在了,中共倍感紧张。而习近平本人在党内外支持率并不足,过去一年主政乏善可陈、也在党内议论纷纷,对他们都是一个很大的风险。

 

至于三大危险,共产党面临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以及脱离群众的危险。这都是中国共产党自己造成的、习近平自己造成的。比如“精神懈怠”:现在不进反退,总是要找出一条倒退的路,甚至要退到毛泽东时代、文革时代,前一段时间的风潮。这就看出中共确实精神懈怠,无意与时俱进。再一个“能力不足”:我曾说过,他们如果是不搞民主政治,而专门要搞专制政治,这就是能力不足的表现。有能力的人总是即能够接受民众的监督和批评,又能够施展自己的能力施政,那才叫“能力足”。还有最后一条“脱离群众”的表现:不搞民主、而搞专制本身就是脱离群众。最后他提到的三大危险完全是他们的执政方式,僵化的思维。这种本本主义,这种一党专制、“祖宗之法不可变”、“保红色江山”这一套僵化的、极左的、固有的思维、固化的思维,自己造成的。所以应该说是咎由自取。

如果他们要走出这种风险、走出危险,必须开辟一条新的思路、新的道路,就是跟人类文明保持同方向的这种道路,才有可能脱困。否则的话,这种危险和风险只会使他们陷身越来越大的恐惧,最后是内外交困、不能自拔。

法广RFI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