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章子怡看華裔女星好萊塢發展

 

時代的變化、中國的崛起以及互聯網文化對電影產業、造星體系和粉絲經濟的影響,讓華裔女演員在好萊塢的發展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封面 Mar 1

《超訊》2019年3月號

去年8月,迪士尼公司宣佈又一部公主系列影片《花木蘭》將於2020年3月上映,花木蘭的人選受到關注,最終迪士尼將角色給予華裔女明星劉亦菲,查閱演員表可以發現,此片竟不見一張白人面孔,有不少時常在好萊塢電影中露面的中國明星,如演員鞏俐、李連杰和甄子丹。

對女打星的刻板印象

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博士劉慧嬋的一次新書發佈會或許能解釋這一現象。時代的變化、中國的崛起以及互聯網文化對電影產業、造星體系和粉絲經濟的影響決定了華裔演員在跨文化背景的好萊塢發展發生巨大的變化。

劉慧嬋的新書《參與性網絡文化中的中國明星》,以華裔女明星章子怡在好萊塢的發展經歷為研究對象,探討了全民參與性的網絡文化對華裔演員在好萊塢發展的影響。

電影是藝術性極強的商業產品,不少電影研究學者將電影明星定義為一種合成物,其螢幕形象是導演、經紀公司、市場、粉絲和演員自身等多種力量相互作用的結果。章子怡在好萊塢的發展離不開李安和張藝謀這兩位知名導演的引路 ,1999年張藝謀的《我的父親母親》摘得柏林國際電影節銀熊獎,清秀面孔的章子怡一夜之間從中央戲劇學院的一名學生變成了中國知名電影明星。

2000年,李安執導的武俠電影《臥虎藏龍》,章子怡飾演的玉嬌龍身段輕盈,功夫了得,在翠綠竹林間舞劍的場景堪稱美學與武術結合的經典,此片除了展現了中華武術的博大精深,還增添了江湖兒女的愛戀情懷,這些以中華文化為基礎電影元素都是當時的好萊塢電影缺乏的,所謂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最後,《臥虎藏龍》摘得第73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在西方世界掀起了中國武俠電影的潮流,章子怡也開始真正踏入了好萊塢,成為國際章。

然而,這部電影成就了章子怡,也讓以她為首的華裔女演員陷入了拍攝武打片的窠臼。2001年的《尖峰時刻》中,章子怡飾演了一名目光兇煞、身手了得的女打手。這樣的形象在好萊塢很賣座,但中式的裝束、矯健的身手、亞裔的面孔卻成了華裔女演員在好萊塢的固定形象。

好萊塢的「東方主義」

2005年,章子怡在電影《藝伎回憶錄》中扮演了日本著名藝伎小百合,她和另兩位華裔女星鞏俐、楊紫瓊搭檔。在片中身著和服,畫著日式妝容,將東方女性的魅力演繹的淋漓盡致,這部電影在奠定章子怡頂級好萊塢華裔女星地位的同時,也側面反映了好萊塢電影人給這群東方面孔的定位:東方女性美麗神秘,但必須放在亞洲文化體系的電影中。

《藝妓回憶錄》不是好萊塢第一次掛起「東方主義」的風潮,這恐怕還要從默片時代的華裔女星黃柳霜說起。恰逢美國實施排華法律的時期,華人深受種族主義壓迫,儘管黃柳霜獲得「最美中國女孩」、「全球最佳女性著裝」等殊榮,並在好萊塢星光大道上佔有一席,她仍然背負爭議,無法跨越種族、政治和性別的藩籬。

她飾演的角色大多爲帶有性暗示的下層女性,最後無不慘死。好萊塢在演員的選擇上從未將她置於核心位置。與章子怡等人在好萊塢發展後回國受到的擁護不同,黃柳霜在華人世界亦未得到尊重,被父母視爲恥辱。

時代的進步和中國的崛起使得好萊塢東方主義的內涵和華裔女演員的地位發生了變化。《藝妓回憶錄》後,章子怡入選英國版全球最性感100人,三次入選人物雜誌全球最美50人,以及時代雜誌全球最具影響力100人,然而,雜誌封面中的章子怡從裝束到神情無一不透露著濃厚的東方韻味。

華裔女明星形象的轉變也離不開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的崛起。劉慧禪說:「電影明星不是一個人,他或她往往被電影產業鏈中的各種力量影響和塑造,電影的製造者、市場、觀眾,明星實際上是共用財富。」21世紀的華裔女明星在好萊塢形象的轉變,背後是中國的崛起和在全球化進程中的積極融入。

這一時期的章子怡被西方視為了新時期的東方面孔和中國名片。在News Week(新聞週刊)的一期雜誌中,章子怡作為封面人物,身後是東方明珠塔和萬里長城,封面更是用醒目的英文「中國的世紀」作為標題。

互聯網時代的華裔女星

「如果說之前電影和娛樂產業的發展是市場中心論,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一切發生了變化,電腦螢幕前的每個人都能發表關於電影和明星的評論,全民參與性質的網絡文化也使電影明星變得去產業化。」劉慧嬋說。

早期章子怡的英語一直是西方媒體調侃和詬病的對象。然而,當她拍攝完《尖峰時刻》後接受採訪,雖然英語仍然磕磕巴巴,但落落大方,全程堅持用英語回答問題。採訪視頻在互聯網上得到了外國網友的肯定,紛紛表示「She is a hot girl(她真是個性感可愛的姑娘)」。毫無疑問,互聯網讓章子怡更快地被觀眾瞭解和接受。

然而網絡也讓她陷入了輿論漩渦。2009年,章子怡與外籍男友在海灘的私密照片被媒體曝出,並轉賣到了網上,令網上出現了不少負面評論,「中國女性應該和她塑造的溫婉的銀幕形象一樣,章子怡的性醜聞與鏡頭前的形象反差太大,讓人難以接受。」劉慧禪的話語讓人感受到外界對華裔女星的苛刻要求,同樣的照片發生在一位歐美女性甚至是亞裔男明星身上,所形成的網絡效應絕不會如此。

如今的粉絲經濟和明星效應,互聯網和新媒體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少明星通過直播發佈短視頻「吸粉」,中國綜藝節目《創造101》和《偶像練習生》讓人感受到互聯網文化下粉絲經濟的巨大能量,其實10年前的好萊塢,互聯網的影響已在華裔女明星身上顯現。

社交媒體助女星進軍好萊塢

當今好萊塢爲打開中國市場,主動邀請華裔女演員加入。2017年,范冰冰在接受《時代》雜誌採訪時説道「好萊塢需要亞洲面孔,他們找到了我。」她先後在電影《X戰警:未來逆轉》和鋼鐵俠3中露臉。另一位中國女明星楊穎(Angelababy) 也在《獨立日:捲土重來》中飾演一位飛行員。

不同於章子怡,這兩位華裔女演員的優勢在於在社交網絡和時尚領域的高人氣。范冰冰在Instagram上擁有380萬的追隨者,在微博上擁有6200萬粉絲的擁躉;楊穎在Instagram 上的粉絲數也達到660萬之多。這些數據直接反映出她們的人氣與商業價值,也爲女演員進軍好萊塢打開了新的方向。

從黃柳霜的爭議到楊紫瓊和章子怡的刻板印象,到《藝伎回憶錄》中三位中國女性集體展示東方魅力,再到女明星依靠互聯網打入好萊塢,可以看見中國的發展以及好萊塢對「東方主義」解讀的變化。當然,新時代出現了更多的娛樂形態,比如互聯網文化背景下的粉絲經濟和全民娛樂,正如劉慧嬋所說的,「電影明星更像是多種因素作用下的化合物。」

文/郭文靜,《超訊》2019年3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