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教學暨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祿 澳門博彩業五年內優勢明顯

 

當前,中美貿易戰局面尚未明朗,國際形勢風雲變幻。在這種背景下,澳門的六張賭牌即將到期,其中尤以美資企業永利和威尼斯人的續牌議題備受外界關注。不少人都在擔憂澳門博彩業是否會被捲入中美博弈的「驚濤駭浪」中。

封面 Mar

《超訊》2019年3月號

雖然外界的憂慮和質疑很多,但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的最新統計則顯示,2018年全年澳門博彩業的各項數據都在諸多不確定因素下保持利好,同比去年增長14%,2019年1月業績更是創四年來最好。

那麼澳門博彩業的發展現狀和未來趨勢究竟如何?近日,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教學暨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祿博士接受《超訊》專訪。他指出,內地不斷擴大的市場是澳門博彩業多年來保持增長的關鍵因素,現階段澳門的博彩產業相比其他非博彩產業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優勢。他還預測,雖然亞洲其他地區的賭場發長迅速,但是澳門在未來五年內還是優勢明顯。

以下是《超訊》與曾忠祿博士的訪談內容。

收回美資賭牌可能性小

超訊: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許多人擔心2020年澳門賭牌的續牌問題。更有人認為,不讓在澳門的三家美資企業續牌,是中央政府手中可以和美國打的一張牌。您對此怎麼看?

曾:講到貿易戰對澳門的影響,很多人都說中國手裏有牌,就是澳門的三個美資企業的這個牌。可以說,我們確實有這個權力,從法律上來說,賭牌到期了,我可以不跟你續,這個政府真的可以做到的。如果中國真的和美國到了魚死網破的地步,中央給澳門施加壓力,不給他們續牌,法律上一點問題都沒有。

如果真的打出這個牌,確實可以打擊美國公司,但這對我們自己整個的經濟衝擊也會非常大。因此我覺得現在政府遲遲沒有公布這個續牌的、重新競投的標準,在做這方面決策的時候是很謹慎的。首先是中美的關係還沒有達到那個程度,現在雙方都急於達成貿易協議,關係也有所緩和。因此我覺得雙方在現在的趨勢下不會走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所以可能也不會要求澳門一定不給這幾家博彩公司續牌的機會。我相信,政府在做這方面考慮的時候,一定會慎之又慎。

超訊:如果不給美資企業續牌,對澳門經濟也有很大影響。那麼美資企業對澳門博彩業有著怎樣的意義?

曾:如果澳門真的不給他們機會,再重新進行招標,那麼其實新來的公司,不能確保它的經營能力如何,這可能會使澳門的整個經濟發生動蕩,引出很多問題。當然澳門博彩業的增長,美資的貢獻是比較大,它把美國「度假村式賭場」的經營模式帶到了澳門,集吃喝玩樂為一體。

但是,我覺得澳門博彩增長最主要的因素還是市場增長,即使美資不進來,當時有中國公司進來,這個市場也會增長。內地改革開放以來,經濟迅速發展,居民消費能力以及對娛樂多元化的追求也在快速提升,導致了市場的迅速擴大。但是美資公司來到澳門,其實也是先看到市場,然後才來積極投資的。

博彩業具有抗經濟衰退能力

超訊:您之前也提到,澳門博彩業的增長主要依靠內地市場因素的帶動。那麼是不是意味著一旦內地經濟放緩或者政策緊縮,就會對澳門的博彩業產生致命的影響?

曾:其實博彩業與其他行業不同,博彩業長期以來有著抗經濟衰退的能力。以美國為例,從1992年到2007年,美國期間經歷了幾次經濟衰退,但是博彩業都是在增長。直到2007年—2009年,發生金融海嘯,博彩業受到影響相對較大一些,但即使在這期間,美國很多州的博彩業也在增長。

當時美國全國的賭收下降主要是受拉斯維加斯影響比較大。拉斯維加斯在2008年賭收同比下降12%,2009年再下降了9%。 但是拉斯維加斯不同於澳門,它發展到現階段,已經非常成熟,在經營模式上對商務客人依賴比較大,會展非常發達,那麽這就對經濟非常敏感。在2008年,拉斯維加斯很多大型的會展都取消了。

比較之下,澳門現在還沒發展到那個階段,因此我認為到目前為止,澳門博彩業仍然是抗經濟衰退的。例如去年內地經濟下滑比較厲害,但是澳門博彩去年增長是14.5%,再次證明了澳門的博彩業是抗經濟衰退的。

超訊:澳門回歸至今21年,博彩業有沒有過下滑?

曾:下滑就是2014年下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有26個月的時間是下滑的負增長。關於原因,有人說是反貪,有人說是內地經濟不好,但是去年比前年的經濟更不好,博彩業反而在增長,因此這個觀點是站不住腳的。

超訊:那下滑背後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呢?

曾:其實下滑的原因是澳門貴賓廳的泡沫破滅造成的。從2003年開始,澳門博彩業的主要推動力是貴賓廳。2010年至2011年期間,澳門博彩業的增長特別迅猛,這些增長很大程度上是由於貴賓廳過度放貸造成的。

澳門博彩業形勢一好,這些貴賓聽的廳主就使勁放貸,內地很多人都把錢投到貴賓廳來,僅每個月的分紅就可以達2%,最低也是1.5%,那在當時非常有吸引力,大量資金湧進來。那麼錢多了,他們就很寬鬆地放貸出去,然後形成泡沫,泡沫積累到一定時間就破滅了。一破滅的話,那些貴賓廳的廳主跑路了,捲款逃跑, 隨後信用危機一下蔓延開來,就是這個原因。

超訊:那麼澳門現在過度放貸的情況還存在嗎?

曾:經過了當時26個月的大浪淘沙,把這些資信差、經濟實力弱的,全部都淘汰了,那麽現在應該是健康多了,他們放貸也變得比較謹慎。另外,澳門政府監管也提高了門檻,監管更加嚴格,因此現在應該是處於一個比較健康的狀態。

超訊:您認為未來澳門博彩業的發展趨勢會是怎樣的?

曾:澳門博彩業也不是一點問題都沒有,我們還不能這麽說,但是相比過去已經健康多了。因此我覺得現在的增長可能不會再像以前70%、50%這麼多的數字,現在是百分之十幾,這是一種比較健康的可持續的增長。

當然今年有點特殊,禁煙可能對博彩收入有一定的影響。如果說沒有禁煙這個因素,正常情況下,今年的博彩業應該會繼續穩定增長。

文/孫雅靜,《超訊》2019年3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