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青年應對香港老齡化問題

 

人口老齡化成為阻礙香港經濟發展的一個因素。為了解決勞動力短缺的問題,香港政府決定提高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引起各方的批評。有評論認為,留住青年人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封面 Mar 1

《超訊》2019年3月號

特區政府決定於2019年2月1日起,將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由60歲改為65歲,還要求60至64歲健全成人參與「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援助計劃」,引來不同黨派議員及民間團體的批評,更要求政府擱置措施。

政府回應,新措施是為鼓勵60至64歲健全成人投入勞動市場及持續就業,並為他們提供每月1060元「就業支援補助金」。然而,即使相關津貼補足的差額,令60至64歲綜援受助人的標準金額提升至與長者綜援金額相當,他們卻仍失去了長者綜援可領取的多項補助和特別津貼(包括長期個案補助金、租金按金津貼、牙科津貼等),等於變相令他們的基本生活受到剝削。

是鼓勵而非威逼?

1月23日早晨,64歲的TVB臨時演員劉何志被巡邏的管理員發現猝死街頭。劉何志在前一晚9時開工,工作直至淩晨4時。

長者劉何志仍要熬著夜拚命工作,最終卻在街頭猝死,令人唏噓不已。然而,香港政府最近將長者綜援的門檻由60歲提至65歲,被人批評是在用「威逼」的方式讓60至64歲的老年人在生活成本極高的香港繼續辛苦工作。

在香港,例如清潔工、保安、看門人等職位缺少勞動力,政府就將心思動到了本應享受長者綜援計劃的60至64歲老年人身上,用撤銷他們的福利的方式威逼他們繼續工作,來解決政府的難題。有評論認為,雖然60至64歲的老年人仍然可以工作,但政府不應該用這種威逼的方式,而應該用鼓勵的方式解決問題。60歲至64歲的老年人,可以視自己的身體狀況決定要不要繼續工作,而非因為沒有了長者綜援,而被逼迫著不顧自己的身體健康辛苦工作。

資料顯示,2018-19年度60歲至64歲群組受助人共有25,359人,其中有17,688人僅得小學或以下的學歷,佔群組受助人的七成;高中或以上教育程度的則為3,121人,佔群組的12%。而擁有初中或以下程度的60至64歲較相同年齡組群的就業人士整體每月收入中位數為低。這些數據,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高齡人群繼續從事工作的就業困難。有議員批評,政府無視貧窮長者的教育程度及護理需要,以行政手段強逼有需要的長者繼續工作,如同懲罰貧窮長者。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業務總監黃健偉認為,在這次爭議中,社福界提出了幾方面支援措施,都是基於現實處境考慮。「例如我們提出綜合就業援助計劃,改為自願參與,就是認為政策應按長者處境和需要,鼓勵長者選擇而不是被迫就業;至於政府帶頭創造適合長者從事的工作,亦可以示範如何按長者處境提供具支援性質的就業機會。此等建議措施,尚有很多空間可以探討,包括政府現時提出的就業支援補助金,也是一項值得深入探討的政策。」

應考慮如何留住年輕人

香港政府統計處稱,過去30多年,香港人口老齡化趨勢持續,并預期該趨勢將繼續持續。統計處表示,預計未來20年,65歲及以上人口的比例,將會由2018年的17.9%,急速上升至2036年的31.1%。日趨老齡化,會導致年輕人壓力的增長。據統計,2017年,香港約每3.55名從事經濟活動的人口,就要撫養一名65歲或以上的退休長者;而到2066年,每1.4人,就要撫養一名長者。

人口老齡化伴隨而來的是勞動力不足。然而,香港政府給出的解決方案確是「威逼」老年人繼續工作。有評論認為,香港解決勞動力不足問題應該是想辦法留住年輕人。

據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調查,在成功訪問的708名18歲或以上市民中,34%表示,如果有機會,將會打算移民,較2017年的33.1%微升,且越年輕、越高學歷的港人,打算移民的比例越高;18至30歲受訪者中,51%表示有打算移民。擁有大專或以上學歷的人士,47.9%表示有打算移民,至於想移民原因,以政治爭拗太多、社會撕裂嚴重及不滿居住和生活環境等高居榜首。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稱,該調查結果與他們日常接觸的民情相符,不少高學歷年輕人均計劃移民。但林鄭並未對此提出應對方案,他擔心一旦這批高學歷港人離開,會對香港長遠發展造成打擊。 

除了本地香港年輕人外,每年有大量的留學生來到香港讀書,但是真正留下來工作、為香港經濟發展作出貢獻的又有多少人呢?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佈的《2018年IMD世界人才報告》中,香港在全球63個國家及地區排名較2017年下跌六位,排第18名,在亞洲方面更痛失榜首。

《2018年世界人才報告》以三大指摽計算63個國家或地區在培養及吸引人才方面的排名,分別是「投資與發展人才」、「吸引與留住人才」及「人才準備度」。香港的排名由去年的12位下跌至第18位,三個評分指摽排名全部下跌。「投資與發展人才」排名第31名(去年第24名),其中細項「公共教育支出總額」的全球排名為56名;「吸引與留住人才」方面,香港排第14(去年第11名)。「人才準備度」方面,香港排全球第九(去年第六名)。其中排名最低的細項是「勞動力增長」(34名)。

一家全球諮詢公司發佈的調查結果顯示,如果香港不解決污染和住房問題,香港將面臨失去頂尖外籍人才的風險。

目前,香港正面臨著人口老齡化的問題,政府想要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不應該將目標鎖定為延長老年人的工作年齡,而應該思考如何留住本港年輕人和吸引外籍優秀人才。只有這樣,才能真正解決勞動力缺失的問題。正如特首所言,在全球化之下,城市之間一直都在競爭人才,如何吸引各地精英並留住本地人才,是保持優勢的關鍵。

文/余蕾,《超訊》2019年3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